航空宇宙自卫队:日本现实版的“奥特曼”要来了

很多人都曾记得,奥特曼系列的日本“半动漫”电视作品中,有“宇宙作战队”之类的角色设定,职责是捍卫宇宙和平,每集打一个怪兽。

如今,电视中的威风凛凛的“宇宙作战队”,有可能会变为现实。

据媒体报道,9月17日,安倍晋三在出席日本防卫省年度高级干部会议时谈到,日本计划于2020年在空中自卫队编内设立一个“宇宙作战队”,并且“不排除该宇宙作战队未来‘进化’为航空宇宙自卫队的可能性”。

这次防卫省年度高级干部集会,有包括6天前刚由外相转任防卫相的河野太郎以及高级自卫队干部180多人。

安倍则是作为自卫队最高指挥官训话。在这种高级别集会上的言辞,真不像是在开“奥特曼”式玩笑。

搞“奥特曼战队”的目标是什么?

文艺作品中的“奥特曼”假想敌就是怪兽,那现实版“奥特曼”目标是谁?

按照安倍的说法,“宇宙作战队”的任务主要是“监测电磁干扰、太空碎片和其他国家卫星,这些卫星可能对在轨日本侦察卫星构成威胁”。此外它还肩负着“在中美俄等太空强国激烈竞争中确保日本航天领域竞争力”的使命。

不过“奥特曼战队”是讲究“精兵主义”的,“1.0版”的编制只有70人左右。

不出所料,安倍提到了朝鲜近期举行的一系列远程火箭发射,以表明“加强日本在太空和网络空间防御能力的必要性”。言下之意,“宇宙作战队”和未来“2.0版”的“航空宇宙自卫队”,目标是诸如半岛火箭之类的“不速之客”。

问题在于,根据日美安保协定,美国负有保护日本的义务。出于自身国土防御利益考量,多年来,美国在日本及周边不惜成本,部署了大量导弹防御力量,包括陆基、海基,还有不同射程和高度的反弹道导弹及配套的侦测设备。

日本自卫队也“配套”装备了“宙斯盾”驱逐舰等,并与美国体系联网。当然如果这些“洋奥特曼”好使,其实也就无需区区70人的“宇宙作战队”锦上添花。

▲特朗普参观自卫队“加贺号”准航母。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安倍是在“项庄舞剑”

许多分析家指出,安倍提出这一构想,针对的是日本自己的和平宪法第九条。

尽管一直不遗余力推动,但安倍谋求让日本自卫队变成正规军,取消和平宪法“不得拥有军队”的第九条从而令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努力,至今并未获得关键突破。

今年稍早的参院选举,并不利于执政的自民党,安倍支持率近来也因经济和日韩关系等原因有所下滑。

为此,安倍在9月11日不惜内阁大换血(首次入阁者达创纪录的13人)。按照他自己的话,就是“集全党之力强势推进修宪”。

此时此刻搞“奥特曼战队”,意不在打怪兽,而在借“太空威胁”打动选民支持修宪。

而他半遮半掩的“2.0版”,实际上意在创建自卫队第四个军种。他还趁势喊出“把太空防御需要写入宪法”口号,用意也很明显。

“奥特曼”搞得成吗?

日本早在1970年2月11日就发射首枚人造卫星“大隅”号,是苏、美、法后第四个拥有卫星发射能力的国家。

日本还曾创造过绕月飞行、彗星探测等纪录,并拥有自己构建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准天顶卫星系统”,在民用太空领域独树一帜。

但由于和平宪法及美国的掣肘,日本航天科技是全球主要太空国家中唯一“纯民用”发展起来的,其火箭和探测技术很多看似先进,却“不宜入伍”。

如果美国不“扶上马、送一程”,单凭日本自己,即便搞出个“奥特曼”,战斗力只怕也有限。

但如果安倍仅仅将修宪而非真的把“入侵”弹道导弹当假想敌,那就简单多了:他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是拼命证明“奥特曼”是日本“刚需”,亟须宪法保护就可以了,打不打得死“怪兽”没那么要紧。

“奥特曼1.0”首次预算拨款申请不过524亿日元(约合4.84亿美元),日本怎么说也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负担起这笔拨款还是绰绰有余的。

□陶短房(专栏作家)

    相关报道    

九一八前,安倍要建“宇宙作战队”,不懂反思的日本走向何方?

原创 第一军情 2019-09-18

第一军情评论员:执戈者

88年前,日本军国主义者蓄意制造的“九•一八”事件,掀开了侵华战争的序幕——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浴血抗战,最终取得了完全胜利。中国抗战胜利,标志着日本军国主义为祸东亚多年的历史终结,东亚地区乃至整个亚洲国家,迎来了独立发展的新时期。

往事并不如烟。日本军国主义对各国人民残暴伤害的阴影,犹如梦魇般挥之不去。那些受到伤害的国家和人民殷切希望日本能够对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做出真诚的反省和道歉。然而,时至今日,日本始终不能以正确的态度反省侵略历史,回应邻国关切——不仅如此,战后的日本一直不断在历史问题上搞出各种伤害邻国人民感情的动作,日本与有关国家的关系在陷入历史问题的纠缠中麻烦不断。

九一八前,安倍要建“宇宙作战队”,不懂反思的日本走向何方?

“九•一八”事变88年后的今天,日本在再武装化的道路上又开始了新的狂奔——据日本共同社报道,9月17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在日本防卫省举行的自卫队高级干部会议训话中,明确提出2020年在航空自卫队新设“宇宙作战队”。安倍还表示,“宇宙作战队”向“‘航空宇宙自卫队’进化也并非梦话。”

和平利用宇宙空间是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形成的共识,反对宇宙空间军事化也一直是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努力在做的事情。作为一个有着不光彩侵略历史,并顶着“和平宪法”名义的日本,却公然提出要建设所谓“宇宙作战队”,这显然不仅仅是忘记历史教训,而是在公然践踏国际原则。这充分表明,当今的日本政府,正在带领日益右倾的日本在再武装化道路上的狂奔,并且已呈刹不住车之势。

此间国际舆论认为,虽然安倍这一次并没有提及他心心念念的“修宪”话题——但在去年9月的集会训话中,安倍已经提出“将创造所有自卫队员能够高度自豪感完成任务的环境”,暴露了他把“修宪进行到底”的执著。

英国《金融时报》曾披露,安倍其实已经为修订宪法提出明确的时间表——实施新宪法的时间定在2020年。安倍修改“和平宪法”目的,就是为日本走向再武装化扫平道路,也就是他美其名曰的“创造所有自卫队员能够高度自豪感完成任务的环境”。报道认为,日本正面临着战后以来最严峻的国家发展转向。

九一八前,安倍要建“宇宙作战队”,不懂反思的日本走向何方?

虽然美国主导下的“和平宪法”尚有不够严密的地方,但毕竟是防止日本军国主义东山再起的“紧箍咒”,也是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指路灯”,它的关键之处,是将日本军国主义的恶魔通过宪法第九条装进了“笼子”。如今,日本政府却执意要揭开这个“封印”,这就等于把魔鬼放出了“魔瓶”——完全忘记了日本近代史上的侵略扩张行径带来的恶果,也完全忘记了日本整个国家几乎走上自我毁灭的历史教训。

日本竭力扩张军力的事实表明,日本国内一些人的头脑还沉溺在遥远的过去,沉迷于依靠武力凌驾于亚洲各国之上的不光彩历史之中。近年来,日本在历史问题和国民教育方面丑恶动作频频,淡化、甚至美化侵略历史的行径屡见不鲜,甚至为臭名昭著的战争罪犯树碑招魂,甚至以臭名昭著的侵略战争工具命名新型武器装备,甚至包装和隐瞒作为发动军国主义侵略战争基础的“历史遗迹”申请世界遗产。凡此种种,已经引起亚洲各国人民的极大不安和高度愤慨。

日本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试图通过美化和篡改侵略历史,引导日本国民忘记当年发动军国主义战争的惨痛教训,感怀昔日高高在上奴役他国的“荣耀”,也是企图把日本当前政治右倾化和走向再武装化的行为“合理化”。这种选择性的“历史记忆”和误导性的国民教育表明,日本政府至今无法找到日本这个国家在当前国际关系中的定位。

九一八前,安倍要建“宇宙作战队”,不懂反思的日本走向何方?

事实上,正是因为过分沉溺于过去,让日本当前的行为方式充满了旧的思维模式。以对抗性的心态处理国家间关系,把抵制别国发展作为赢得自身优势的途径——日本吹嘘的所谓“地球仪”外交,其实就是拉帮结伙,就是大搞所谓远交近攻。大肆军力扩充,四处炫耀武力,把走再武装化道路作为“正常国家”的标志;在涉及领土海洋权益争端中否认历史事实,不断示强;拒绝参加自身不能发挥主导作用的地区合作机制;谋求联合域外力量加强自身在东亚地区的特殊地位……日本这些逆潮流而动的举措,与当前东亚地区寻求和平发展稳定的时代潮流格格不入,也增加了地区发展的不确定性。

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既然日本摆脱不了心魔纠缠,显然也就不可能赢得邻国的信任。日本政府如果不吸取历史教训,反而继续坚持狭隘的民族主义,一意孤行重走复活军国主义之路,难免就会重蹈历史覆辙,输掉日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