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原创 纵相新闻 2019-10-28 21:12:59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当地时间10月26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神神秘秘地发了一条推文:“刚刚,有件大事发生了。”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特朗普推特截图

27日上午,在卖了一晚上的关子后,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于美军在叙利亚的一次军事行动中被炸死,“巴格达迪死得像条狗,死得像个懦夫。”

特朗普着重笔墨控诉了巴格达迪担任“伊斯兰国”头目期间犯下的恐怖主义罪行:在“伊斯兰国”被拘禁后斩首的美国人、被活活烧死的约旦飞行员、针对雅兹迪人的种族灭绝大屠杀……

“他(巴格达迪)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堕落的人,是一个狠毒而暴力的人,现在他死了。”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 图/视觉中国

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死了,被自己身上的炸弹背心炸死,同时死去的还有他的3个孩子。而此前,他所领导的“伊斯兰国”从基地组织的分支开始,成为跨国恐怖组织,在数十个国家杀戮平民,其圣战组织在它的控制地区实施了残酷的统治,并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很多起袭击。

而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从神学博士到“哈里发”:“全球头号恐怖分子”是谁?

巴格达迪曾被《时代》周刊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原名 Ibrahim Awad Ibrahim Ali al-Badri al-Samarrai)于1971年出生于伊拉克萨迈拉的一个逊尼派家庭。

巴格达迪所属的部落据称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代,一家人对宗教非常虔诚。据报道,巴格达迪从小就一丝不苟地遵循伊斯兰教法,甚至会训斥那些他认为没有遵照宗教习俗的亲戚,因此,他被家人称为“信仰者”。

巴格达迪曾就读于伊拉克的阿宰米耶伊斯兰大学,获得伊斯兰学硕士和博士学位。由于视力不好,巴格达迪曾想要参军,却没有成功。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伊拉克政府提供的疑似巴格达迪资料图 图/视觉中国

在读研究生时,巴格达迪的叔叔说服了他加入穆斯林兄弟会,受到穆兄会内极端保守派成员的影响,巴格达迪在2000年接受了萨拉菲圣战主义思想。萨拉菲派是一个极端主义教派。

在2004年以前,他都住在托布奇一座小清真寺的附室里,托布奇是巴格达西部一个什叶派与逊尼派混居的贫民区。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托布奇街景 图/Telegraph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巴格达迪在清真寺里当阿訇。英国《每日电讯报》曾采访了巴格达迪同龄的熟人,描述其为一个内向、礼貌、不引人注目、对暴力不感兴趣的宗教学者,“从未对美国显示出敌意”。据这名熟人说,巴格达迪足球踢得很好,是全清真寺踢球最棒的人。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在巴格达迪和他的房东、也是清真寺的拥有者发生了一次冲突后,巴格达迪被逐出了住所,也被逐出了托布奇地区。他的熟人后来回忆说,巴格达迪当时还是一个无名小卒,“没有人认识他。”

2003年,巴格达迪协助成立了叛军组织“逊奈与团结人民军(Jaysh Ahl al-Sunnah wa al-Jamaah)。2004年,巴格达迪在伊拉克费卢杰被美军逮捕,后来将其关押在“布卡营(Camp Bucca)”。

布卡营曾关押了许多阿拉伯复兴党人和宗教极端主义分子,尽管其中派系林立,但复兴党人和极端分子之间“取长补短”,前者学习后者的意识形态,后者学习前者的组织形式和管理纪律。由于被关押的数名囚犯后来都成为了“伊斯兰国”的高级头目,布卡营被称为“培养恐怖分子的大学”。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囚犯在布卡营内 Independent/Getty

巴格达迪在布卡营里被关押了10个月后被无罪释放。这10个月成了他人生最重要的时期:在布卡营里,巴格达迪专研宗教、组织礼拜、进行宣教,还为其他囚犯上课。据称,布卡营中的支持萨达姆的复兴党人与极端主义分子处于对立状态,但巴格达迪对付起来游刃有余,成功地与不同派系的成员结成了联盟。

据界面新闻报道,离开布卡营之后,巴格达迪与伊拉克基地组织的发言人取得联系,后来被派往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负责监管基地组织在当地的宣传工作。2006年,伊拉克基地组织的领袖、约旦人扎卡维死于美军空袭,之后来自埃及的马斯里继任领袖;同年10月,马斯里解散了伊拉克基地组织,宣布成立了伊拉克伊斯兰国(ISI),宣布对基地组织效忠。

巴格达迪深耕多年的宗教知识和对宗教的虔诚,在基地组织内部发挥了作用;同时,巴格达迪很强的协调能力也帮助他在组织内部工作,他也一步一步地成为了ISI的高级头目。

2010年4月,在ISI创始人和埃米尔分别丧生后,巴格达迪被推选为ISI新任埃米尔。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巴格达迪命令ISI的叙利亚成员在当地成立分支,也就是后来的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

努斯拉阵线成立没多久后,该分支的领袖与巴格达迪产生了分歧:前者希望与叙利亚反对派合作,但巴格达迪则希望先成立一个“国家”。

2013年春天,巴格达迪宣布将ISI改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为ISIS或ISIL),并宣布努斯拉阵线是“伊斯兰国”的分支。基地组织的扎瓦希里则呼吁废止“伊斯兰国”,并要求巴格达迪将活动限制在伊拉克范围内。努斯拉阵线的领导人约兰尼也不同意巴格达迪单方面“合并”的决定,两者最终决裂。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5年,“努斯拉阵线”武装人员向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发起进攻 图/视觉中国

2014年1月,“伊斯兰国”将努斯拉阵线逐出了叙利亚东部城市拉卡,两者在代尔祖尔省发生了火拼。同年2月,基地组织宣布与“伊斯兰国”断绝一切关系。

2014年6月,“伊斯兰国”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随后宣布“哈里发国”重现,并将ISIS的“伊拉克和沙姆”字样舍去,直称“伊斯兰国”;几天后,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发表讲话,宣布自己为哈里发;6月29日,巴格达迪于正式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定都”叙利亚拉卡。

基地组织曾在声明中称“伊斯兰国”过于极端、残忍、野蛮,本·拉登的高级幕僚则谴责了该组织的恶行:包括多次炸毁清真寺、违背《古兰经》展开血腥的种族清洗、在天主教堂里屠杀信徒等,因此基地组织宣布与“伊斯兰国”划清界限。

媒体曾将巴格达迪描述为“一位强有力的协调者、残酷的政客、宗教学者,和一个被认为有高贵血统的领导者”,而这些特质集中在一个全球性恐怖组织的头目身上的情况“非常罕见”。

在“伊斯兰国”壮大的过程中,这个极端组织采取了非常现代化的互联网传播方式(包括网络杂志和网站等),为“哈里发国”吸引到了成千上万的战斗人员。

早在2011年,美国就正式将巴格达迪列为“恐怖分子”,悬赏1000万美元将其抓捕或击毙。后来,对巴格达迪的赏金提高到了2500万美元。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9年10月27日,叙利亚Ayn al-Bayda村,袭击现场一片狼藉。

行踪成谜,多次被“诈死”

2015年10月11日,伊拉克军方声称,巴格达迪前往伊拉克安巴尔省与叙利亚交界一带参加“伊斯兰国”高层会议,遭到伊拉克军队空袭,不少高层官员被炸死。据称,巴格达迪本人则生死不明。

同年12月,巴格达迪发布了一段谈话录音,声称要报复以色列;

2016年6月14日,英国《每日镜报》报道巴格达迪可能于两天前在美军领导的一次空袭中于叙利亚拉卡重伤后死亡。

同年11月,巴格达迪本人的一段音频公开,鼓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继续“战斗”;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正在演讲的巴格达迪 视觉中国 图

2017年6月11日,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宣称巴格达迪被美军炸死,几天后,俄罗斯媒体也报道称巴格达迪可能已经死亡。

但美国媒体对这一消息表示怀疑,并指其“缺乏独立证据”;

2017年7月11日,伊拉克媒体援引“伊斯兰国”的声明称,巴格达迪被证实已死亡;彼时“伊斯兰国”刚刚失去对摩苏尔的统治;2017年12月,土耳其报纸《叶尼萨法克报》报道称,巴格达迪与其他IS核心人士在伊拉克被美军生擒,

2019年4月29日,行踪成谜的巴格达迪公开露面现身,他在“伊斯兰国”旗下媒体发布的一则视频中承认,“伊斯兰国”战事受挫,威胁将发动更多“报复行动”。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9年,巴格达迪罕见地在视频中露面 图/视觉中国

2019年10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巴格达迪于美军在叙利亚的一次突袭行动中自爆身亡,并已确认DNA,证实死者就是巴格达迪本人。

不过,尽管此次巴格达迪的死讯由美国总统本人宣布,相比过往更为正式,但有俄罗斯媒体引用俄学界和政界的一些看法称,美国还未提供证据就做出了“巴格达迪已死”的声明,因此消息并不可靠。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9年10月27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美军突袭行动后的现场 图/视觉中国

巴格达迪之死对IS影响几何?“伊斯兰国”会就此消亡吗?

早在今年3月,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叙利亚民主军(SDF)”宣布拿下了“伊斯兰国”的最后居点——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的巴古兹镇,从此,“伊斯兰国”失去了其在叙利亚的最后一块领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存在转入了地下。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认为,目前,IS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有形存在已濒临消亡,巴格达迪之死反映了IS在叙利亚的存在更受重挫。

新华社引用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马晓霖的观点称,巴格达迪之死会极大削弱“伊斯兰国”的凝聚力,可能会引发组织内部的权力斗争和分化。

钮松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表示,尽管巴格达迪已死,但其对“伊斯兰国”的影响力实则有限 ——尽管作为IS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在组织内部的威望无人能及,但是由于IS有着相对严密的组织模式和庞杂的分支机构,不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9年3月,叙利亚代尔祖尔巴古兹村,叙利亚民主军战士与投降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和家属们

国际暴力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艾哈迈德·亚拉曾担任土耳其警察反恐部门的负责人,他撰文指出,IS十分擅长重组,“没有哪位恐怖组织的头目是不可替代的。”

28日,《环球时报》引用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的评论称,巴格达迪之死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是一个“巨大胜利”。

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巴格达迪的死能够称为特朗普任上的标志性时刻,“他能够以此证明自己打击IS的方法是正确的。”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前特朗普决定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并默许土耳其越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行动遭到了美国国内两党乃至民众的批评,而杀死巴格达迪的“功绩”可以为自己此前的外交政策“撑腰”。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10月27日,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巴格达迪死亡 图/视觉中国

此外,据报道,目前有上万名前“伊斯兰国”囚犯被关押在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的30个羁押营地内,由于土耳其的越境打击,库尔德任不得不将精力放在对付土耳其人上。

钮松认为,由于IS目前实际上在叙利亚已难以立足,被俘IS成员如若逃离,其向母国的圣战回流,或潜入欧洲或恐袭较少光顾的“世外桃源”之地采取随机圣战的可能性会上升。

“伊斯兰国”真的能够就此消亡吗?答案依然是模糊的。

据美国国防部今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叙利亚和伊拉克仍有多达1.8万名“伊斯兰国”战斗人员,在其他国家的战斗人员则有5.8万之多。尽管在叙利亚、伊拉克失去了领土,但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依然活跃在西非、利比亚、埃及的西奈半岛、阿富汗和菲律宾等地。

钮松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说,“伊斯兰国”代表的是当前国际社会中的极端主义思潮的暴力恐怖主义转向,如今不过是从有形的“国家化”形态回归传统恐怖组织的无形状态,只要恐怖土壤犹在,“伊斯兰国”就会在任何国家治理失败、局势失控的地方卷土重来。

起底巴格达迪:神学博士如何成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2017年6月,叙利亚拉卡,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YPG)”向“伊斯兰国”的无人机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