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北约“脑死亡”背后的美欧暗战 

不久前,《经济学人》杂志登载对法总统马克龙的专访,马克龙在采访中称,“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这番发言一经发布就在整个北约内部引发轰动,作为北约军费开支第二大的法国,在北约成立70周年之际抛出如此言论,背后究竟暗藏何种玄机?法总统马克龙缘何冒“北约”之大不韪发出这种不合时宜的言论呢?

步入耄耋之年的北约艰难前行

事实上,成立七十年的北约早已身心俱疲。自新世纪初,北约军队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战争中泥足深陷,难以自拔;在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行动中,束手束脚,内部各自打着小算盘;在应对乌克兰危机时,畏手畏脚,只是象征性地派出观察员,并未派出实质性的军事力量。这样的北约很难让人把它和呼风唤雨,影响世界格局的头号军事同盟联系在一起。

更为致命的是,冷战结束后,北约失去了其成立之初的假想敌目标。苏联解体后,北约逐渐将战略重心从集体防御转向地区安全管理,走出传统防卫区域,面向全球开展任务。但如今,虽然俄罗斯与西方怒目相向,但双方不会重回冷战的紧张局势。“斗而不破”已成双方的主基调,北约即便有心固化军事对峙,提升自身价值,也恢复不了冷战时期的全球地位。

“北约无用论”不仅在美国白宫盛行,在欧洲内部也大有市场。如今乌克兰局势微妙,英法德三巨头经济陷入困境,难民危机让其政府焦头烂额;俄罗斯国内经济缓慢恢复,但飘忽不定的油价令经济前景蒙上阴影。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北约军队中装备老化问题日益突出,难堪在乌克兰地区的强力行动。如今的北约日渐萎缩成为“反恐组织”,且内部土耳其等国对于极端组织的态度暧昧不清。对于外部的俄罗斯只听雷声不见雨点,对内部的土耳其徒有警告,难有行动。“老虎不敢打,苍蝇打不着”成为如今北约的真实写照。

特朗普挥舞经济大棒直指北约

看似铁板一块的北约,内部如今面临着巨大的分歧。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高举美国优秀大旗,要求北约各国增加军费,以减轻美国的驻军压力。多年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呼吁欧洲北约成员国增加国防开支。他要求所有盟国在2024年之前,其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至少2%”。马克龙的“脑死亡”言论即是对美国这位“带头大哥”的不满。

美国不时拿着“北约”条款强调军费占比,对欧洲国家施加压力,已令盟友甚为不满。根据调整后的北约国防预算,从2016年初到2020年底,北约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额外支出总和将达到1300亿美元。到2024年年底,甚至将达到大约4000亿美元。根据计划,2019年德国的国防开支将超过法国,达到478.8亿欧元,而法国仅为443.6亿欧元。目前美国支付的费用占北约预算的22.1%,2019年为25亿美元。德国占北约预算的14.8%。而根据新版协议,美国将降低出资比例至北约总预算的16.35%。而波罗的海国家、波兰、荷兰和保加利亚去年军费大幅度增加,爱沙尼亚、希腊、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和英国6个北约成员国军费达到占GDP总量的2%目标,比前年多两个国家。如此大范围的增加军费,让欧洲民众对于美国的甩锅做法尤为不满,大幅度增加军费将会严重挤压用于养老,基建,救济等方面的资金,进一步恶化金融危机后民众的生活条件。

更加令欧洲感到寒心的是不断恶化的贸易局势。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0月2日公布了一份长达8页的清单,表示将从10月18日开始对欧盟征收关税。具体来看,美国对欧盟的喷气式客机将征收10%的关税,对爱尔兰和苏格兰威士忌,以及其他成员国的农产品(包括火腿、奶酪、咖啡、橄榄)和工业产品(包括机电工具和挖掘机)等的关税则高达25%。高昂的关税令欧洲商品难以进入美国市场,将会产生连锁反应,破坏欧洲原有的生产销售体系,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这一结果的灾难性难以估计,不少欧洲商人和农场主对于贸易战保持悲观态度,认为这将会伤害到艰难复苏中的欧洲经济,对于美国的霸道行为感到不满和无奈。军费增长,贸易寒潮,这令欧洲与美国的未来充满不确定,也让北约这一欧美同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土耳其铤而走险开启北约”内战”

自土耳其政变以来,埃尔多安对于政变中的美国黑手一直耿耿于怀,转而不断与俄罗斯走近。双方近期不仅在叙利亚北部划定安全区开展共同巡逻,土耳其更是使用美制F16战斗机来对进口的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进行检测,令美国大为恼火。但面对近期咄咄逼人的德法等国,特朗普政府还是选择为土耳其站台,压制北约中的欧洲三巨头,达到进一步的力量平衡。

土耳其为增强地区影响力,也甘愿为美国冲锋陷阵,与法国打起了口水战,指责对方暗中资助恐怖分子,看似反恐,实则帮恐。而法国英国等国对于土耳其的反恐态度则保持高度怀疑,认为土耳其与ISIS达成某种协议,放任其在土叙边境活动,以打击这一地区的库尔德武装。

自从叙利亚危机以来,大批难民涌入欧洲,令欧洲的社会治安和就业形势恶化,作为欧洲门户的土耳其并没有将难民做好安置,反而送其北上,进入欧洲大陆。并且有相当数量的圣战分子在土耳其获得了合法身份混入欧洲,制造了大量的袭击事件,让欧洲对土耳其的信任度大大下降。在反恐问题上,北约各国各有所图,美国希望在中东地区保持力量存在,并不想看到恐怖分子在中东全部消失,试图将恐怖分子的活动压制在可控范围内,让其保有军事存在的理由;土耳其为了打击库尔德武装力量,对于ISIS等恐怖组织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借恐怖分子之手消灭库尔德分裂势力;而欧洲等国一方面不愿意看到俄罗斯在中东站稳脚跟,让阿萨德政权统一叙利亚,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动乱进一步扩大,引发更大规模的难民潮,所以对美国持续加大中东动乱的做法十分不满。

打击恐怖主义的分歧矛盾只是近年来北约内部指挥不统一的缩影,无论是在叙利亚化武危机,还是在乌克兰危机中,美国一直试图拉欧洲国家下水,以减轻自身压力,但欧洲国家对于美国的甩锅并不感冒,希望可以由自己决定欧洲的未来。除此之外,北约各国之间也是矛盾不断:土耳其与希腊在地中海领土问题上的争夺,匈牙利对乌克兰少数民族政策的不满,英国和德法之间的脱欧难题,常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内部纷争难消停。

欧洲与美国的长期拉锯战

今年5月,美国五角大楼军备采购专员向欧盟致信。信中强调,倘若欧盟的军事合作项目将美国排挤出欧洲市场,美国将对欧洲军工企业实施制裁。欧洲防务合作的推动者之一的马克龙,积极倡导建立“欧洲军”,在今年法国国庆阅兵仪式上,会场有着“欧洲干预倡议”十个成员国旗帜。其中,德法混合旅的旗帜格外引人注目。欧洲军的难产除了来自欧洲内部的问题,美国也暗中阻扰欧洲军的成立。

美国为保持其对于欧洲国家的控制力,并不愿意看到欧洲实现防卫独立。在马歇尔计划后,美国一直在欧洲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在欧盟成立后,欧洲国家逐渐摆脱美国的控制,希望能把握自己的未来。而美国担心欧洲的复兴将会带来另一个战略上的对手,所以一直试图稀释瓦解这种欧洲统一体概念。法国德国对于美国持续插手内部事务感到不满,认为美国不会允许欧洲走上防务独立自主的道路,但在战略决策问题上却并没有将欧洲视为一体共存的手足。马克龙讥讽北约的言论,欲借此突显欧洲防务合作的重要性。

尽管马克龙的”脑死亡”言论博得了不少赞同,但在未来的数十年内,北约这一成熟的防卫合作体系仍会继续运行,判断它大限将至还为时尚早。一方面美国不会放弃北约这一控制欧洲的绳索,另一方面欧洲的防卫体系迟迟未能完善,需要北约这一同盟集体实行共同防卫,以应对可能的危机。至少,北约这位七十岁的耄耋老人磕磕绊绊地度过了它的生日,继续向着不确定的未来伛偻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