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20-1”军演增强美军杀伤力

2020-04-25  智邦网

来源 装备参考

简介

“红旗”军演是美空军重要的模拟对抗演习。据3月23日美国空军相关网站的报道,美国空军、太空部队及其他军种和多国部队的数百名空、天、赛博人员及近百架飞机参加了美国空军举办的“红旗20-1” 联合军演,本次军演通过实兵、虚拟和构造仿真,开展了空中、太空和赛博的一体化作战演习和训练。

1

军演概况

2020年2月美国空军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影子”作战中心举行了“红旗20-1”多国联合军演。“红旗”军演的战术空战演练众所周知,而 “影子”作战中心则赋予该军演更多的能力。

在“红旗 20-1”军演期间,75%的演习是由“影子”作战中心的专业控制人员通过一个“人在回路”的构造仿真环境完成的,而25%的训练则是通过内利斯战术与训练靶场的实兵和虚拟仿真系统完成的。

聚焦空、天、赛博联合演训,“红旗20-1”军演增强美军杀伤力

图1 美国空军、太空部队及其他军种和多国部队在美国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影子”作战中心参加“红旗20-1” 联合军演。

内利斯“影子”作战中心针对先进空战中心的战术、技术与程序(TTP)开展战役级指挥控制训练,并提供在竞争、降级和作战受限(CDO)环境中的作战演练。“红旗”军演的主要目标是提供大规模作战行动场景中的战备训练,同时还为战役级参演者在CDO环境中规划和运用实兵、虚拟和构造的战术实体提供条件,以应对势均力敌的对手的威胁。

据美空军第805作战训练中队指挥官Julie Salceies介绍,“红旗”军演是少数几个可以开展战役及战术级指挥控制演练的环境之一,参加演习的都是联合部队或多国部队。他说:“内利斯‘影子’作战中心为参演者提供一个单一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不仅可以练习使用已有的基础设施,而且可以试验新兴的能力和体系架构,这样我们可以在与敌人第一次交战前就试验和训练各种设施和能力。因此,‘红旗’军演使我们更具杀伤力。”

2

多域、多国联合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所领导的空战中心,扩充了来自多国部队(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和海军、皇家空军和海军)、联合部队(美国空军、海军陆战队、陆军和海军)、空军国民警卫队、空军后备役司令部和现役空战中心、空战大队与中队及情报中队的人员。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中队长Shaun Reece说:“我们在任务规划尤其是在如何规划防御性的赛博作战任务以及如何将其整合到空战中心方面,收获良多。‘红旗’军演中使用的一些战术非常独特,因为所承担的任务和面对的对手非常复杂”。“我们不仅在战术、技术与程序方面学到很多,而且在任务规划以及如何将我们的能力整合到联盟环境中获益匪浅。”

来自三个国家的21个分队、91架飞机、317名空军、太空和赛博人员、461名空勤人员、912名维护人员和242名保障人员参加了本次“红旗 20-1”军演。

据“红旗”军演的指挥控制值班军官、美海军陆战队Ronald Dewey介绍,“在进行指挥和控制时,需要与联军以及多国部队进行沟通。‘红旗’军演让我们知道需要与谁交流以及如何交流,从而在特定时间达成针对特定目标的预期效果”。

来自空中、太空和赛博各域的参演者参加了在联合作战演习区举行的68项联合战略与战役任务的训练。他们在为大规模作战行动场景中的战术级受训者提供支持的同时,还在内利斯“影子”作战中心接受有关作战行动处、ISR处、作战计划处以及特定业务组席位和流程的战役级训练。

3

太空演练

在演习中,太空单元处理了82个定位、导航与授时(PNT)请求以支持人员救援(PR)和动态目标计划(DT)活动。此外,还对79个导弹警报和196个红外/电子情报(IR/ELINT)请求做出了响应。据美国太空部队飞行指挥官Lydell Scott介绍,军演帮助他们更好地整合了许多能力并基本完成了他们应完成的任务。本次军演共策划了279种非动能(NKO)打击方案,执行了267种。

4

指挥控制协作工具

在“红旗 20-1”军演期间,内利斯“影子”作战中心创新处首次在作战环境中部署并测试了oneChat——唯一的作战指挥控制聊天/协作解决方案。作为替代传统聊天程序、主要用于指挥控制的协作工具,oneChat的目标是应用于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

“影子”作战中心创新处主任Thomas Turner说:“目前各军种使用不同的聊天程序。研制oneChat的目的是建立一个由政府开发的聊天/协作产品,它可以向后兼容并吸收那些通信方法。”

5

赛博演练

在本次军演中,防御性赛博行动小组成功地抵御了351个赛博攻击中的241个,保护了通信基础设施。第552任务防御队白军单元赛博负责人Joseph Giametta说:“我们在演习中努力解决这些攻击,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均势或近均势对手肯定在研究如何攻击我们的武器系统。因此必须研究如何防护它们”。

据第505作战训练大队指挥官Shayne Yorton介绍,内利斯空军基地“影子”作战中心正在开展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研究以及如何将其纳入诸如“红旗”军演等联合和多国演习环境。

延展信息:oneChat — 一种新型指挥控制协作工具

据美空军相关网站报道,oneChat是美空军为作战人员开发的新一代聊天协作工具,它采用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理念及符合行业标准的安全和加密技术构建,允许用户在安全的环境中快速、轻松地进行通信。

健壮的服务器设计和投递机制支持系统存储用户参数,使用户在不同计算机上可以获得相同的体验,并允许持续提供新的能力。

oneChat采用为远程用户构建的低带宽消息传递协议。这意味着在internet带宽有限的环境中(例如西南亚或其他地理位置偏远的地区),用户可以获得更好的应用程序性能。oneChat是完全独立的工具,可以安装在物理硬件或云平台上。

oneChat有一个多级安全数据库,允许用户按不同密级的要求将数据存储在同一地方。它还支持在不同网络用户之间的通信,但仍然保持适当的数据分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