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医学科学家大胆指认:新冠病毒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且源自美国!

2020-04-29 智邦网

来源 SMSCQB 星辰时空

作者:星辰大海

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医学论文汗牛充栋,这位加拿大华裔科学家罗盖经过对这些论文的研究,以自身在学界的经验,得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真相……

著名加拿大华裔医学科学家、中国武汉罗盖肌母细胞医学研究院董事长罗盖(Peter K.LAW)教授,于2020年04月21日发表在《再生医学开放杂志》上的《2019冠状病毒大瘟疫(COVID-19):起源、影响与治疗》(COVID-19 Pandemic:Its Origin,Implications and Treatments)一文[1],通过对已发表科学文献的直接引用,来讨论新冠病毒(2019-nCoV)的起源,以及新冠肺炎病(COVID-19)的影响,以避免在这一导致人类生命和国际社会、经济巨大损失的非常重大的事件上出现错误判读。

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警告和纠正故意伪造科学文献和事件造成的国际误解。这种误解可能导致进一步破坏人类生命以及经济、政治关系。人们在做人生决定时,不应无知盲从。

罗盖(Peter K.LAW),被誉为“人类基因治疗之父”和“人类体细胞治疗之父”,是钱学森学派人类健康系统工程团队暨抗疫系统工程团队专家,是抗疫系统工程团队4位发起人之一,国家特聘专家。

他在看到2019新冠病毒大瘟疫席卷全球,被传染者迅速增至百万计(已有数万人死亡),导致全球亿万民众恐惧、经济衰退时,非常难过。作为一生追求以发明生物高科技救治天下病患为己任的善良而正直的医学科学家,他除在大疫之初向世人推荐基于“对因治疗”路线的血清疗法(已在国际上发表2篇相关论文并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申报了PCT专利),此外他还全面搜寻国际学术界已正式发表的有关新冠病毒的科学文献,并进行了系统分析

他近日在国际上发表的这篇论文,以直接取自众多国际科学文献中的大量关键内容作为证据,经过迄今为止空前完整且系统化的论证,得出了新冠病毒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且源自美国的结论,对一些国家、组织和个人在缺乏科学实据情况下对中国污名化并要求巨额赔偿,进行了反驳。此文的目的,在于帮助世界各国的各界人士,系统地了解众多科学家在国际科学杂志上发表过的科学证据,尽量不受误导地探求疫情真相。

其中,罗盖在论文中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和新冠肺炎病的影响进行了重点研究探讨,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一)新冠病毒可以通过人为构建

新冠病毒(2019-nCoV)基因组学表明:它是严重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源的重组病毒。这两种病毒的系谱不同且相差甚远,并且由于它们存在的空间和时间不同,它们的重组体在自然环境中从未出现过。因此,新冠病毒(2019-nCoV)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

为了揭示新冠病毒(2019-nCoV)的科学起源,有必要了解基因治疗的某些相关科学报告。基因治疗包括故意改变活细胞遗传物质以预防或治疗疾病的干预措施。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这个定义,给基因疗法领域引进了两项主要技术:(1)肌母细胞疗法,(2)单基因转导。

其中单基因转导,是用逆转录病毒载体将腺苷脱氨酶(ADA)基因转移到人的T细胞中。这项技术的核心,是利用病毒作为载体,将有缺陷或缺失的基因的正常副本传送到患者的特定类型细胞中,希望治疗基因被表达以产生结构蛋白或调节蛋白,从而减轻疾病症状。然而,病毒载体基因移植技术并未像预期的那样拯救众生,而是已害死了多人。

研究人员分析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整体分子结构或主干相关的基因组数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的主干与在新冠肺炎病大瘟疫开始之后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组最为相似。然而,从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结合的部位看,类似于在穿山甲中发现的一种新病毒,穿山甲是一种长相怪异的动物,有时被称为有鳞食蚁兽。这为引起新冠肺炎病的冠状病毒几乎肯定起源于自然界提供了额外的证据。如果新型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科学家很可能会利用已知的冠状病毒主干来导致人类的严重疾病。

在论文中,罗盖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员2004-2007年指导的博士研究生任武泽的论文中研究的结果为证据,直接而明确地证明了新冠病毒是可以从实验室中被构建出来的。从而认为,新冠病毒(2019-nCoV)是一种最初在美国生产的生物战武器,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出现是为美国巩固和维持国际政治和经济霸权而设计的预谋事件。

罗盖在论文中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引用含糊其辞的参考文献,并故意篡改以下所述的、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至少3个研究所支持的研究证实了的已发表的科学研究文献,以误导世界,认为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是起源于湖北蝙蝠的病毒的自然进化。

(二)新冠肺炎病具有强大的传染破坏能力

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2015年的文章值得关注,因为它描述了通过国际合作对新冠病毒的原型进行了成功的基因工程改造,确认了它的传染破坏能力,证明没有有效的药物、疫苗或任何治疗和预防方法,并预测新型的冠状病毒病将是超凡的。它描述道:“除了为应对未来新出现的病毒进行准备外,这种方式必须放在美国政府对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强制暂停的背景下考虑。”虽然发出了停止呼吁,旨在终止14家美国研究机构从事的有风险的病毒学研究,但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

人类的聪明才智将病毒和蝙蝠的进化提前了100万年,使它们有了杀死人类的新能力。病毒重组、宿主转换和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的组合运用,业已实现。SARS冠状病毒以其在上呼吸道的广泛传播效率而闻名,真正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质粒可以破坏被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在这种情况下,病毒进入的目标是人类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受体。对病毒重组技术和宿主转换技术组合使用的研究,已经在错误的方向上进行,这扰乱了人类、蝙蝠和病毒之间百万年的自然平衡。正是由于功能获得型突变(GOF),一种脱氧核糖核酸工程技术,提高了SARS冠状病毒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重组体在人类中的传染效率,使其达到了瘟疫和大瘟疫水平。

从1998年的病毒穿梭载体P-shuttle SN Vector到现在的常规散布短回文重复序列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新冠病毒的原型SHC014CoV是病毒基因工程的雏形,也是致命的。这是最好的生物武器。它以科学的眼光和热情实施,发明人为其发明在资金和发表方面获得了应有的支持。然而,这项发明对人类和蝙蝠都没有好处;如果不加以控制,将会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和蝙蝠的死亡。它彻底改变了军事战争,无须部署军队、无须划定边界、无须宣战便可杀戮敌人,并且通常也不知道是否遭受了攻击或攻击的证据。这项发明使它的主人能够杀死有人类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受体的任何哺乳动物。

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2015年发表的文章已预先警告说,如果不加控制,可能会出现大瘟疫。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那篇初稿的标题中,用了“对人类构成紧急危险”这样的短语。在发生新冠肺炎病(COVID-19)的5年前,在技术霸权主义之乡美国,两位中国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副研究员的葛行义及研究员石正丽)分享了他们的学术进展,并在15位作者的长名单中被排在中间和倒数第2的位置。他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UNC)合作研究的正是功能获得性突变(GOF)这种美国技术。

(三)新冠病毒无疑是来自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北卡罗来纳大学靠近德特里克堡(FortDetrick),这是一个生物安全4级(BSL4)的、生产和测试生物武器的生物防御重点实验室。功能获得性突变(GOF)对SARS冠状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SARS-CoV/HIV)重组体进行了“涡轮增压”,并且第1次将其转化为世界上最强的、大瘟疫口径的生物武器这便是新冠病毒的起源

麦那奇瑞(Menachy)等作者的成果中记录了:“V.D.M.设计、协调和进行实验,完成分析并撰写手稿。B.L.Y.设计了传染性克隆并重新获得了嵌合病毒……R.S.B.设计实验并撰写手稿。”

这些人,便是截至2020年4月8日给211个国家带来1,852,021位确诊感染者及114,090位死者(这些数字正呈指数上升趋势)的新冠肺炎病(COVID-19)这个生物炸弹的最初的设计者、科学责任人。

至于“对未来新发病毒的准备”,自5年前麦那奇瑞(Menachy)等人的文章发表以来,即2020年4月6日,只有拉尔夫·巴瑞克教授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同一实验室发表过一篇文章,该实验室设计并测试过新冠病毒(2019-nCoV)原型。该文章记录了一种在小鼠身上试验过的疫苗可能是新冠肺炎病(COVID-19)的潜在治疗方法。除此之外,目前还没有为保护人类生命而把传播新冠病毒的蝙蝠杀掉的文章。通过把新冠病毒(2019-nCoV)接种给蝙蝠来研究蝙蝠-病毒之间是否存在共生或寄生关系,以及蝙蝠免疫系统对这些自然或外来抗原的耐受性的研究记载,亦未见发表。

对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来说,除非疫苗能卖出好利润,否则为什么要花钱制造一种能杀人的嵌合病毒,并找到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呢?然而,即使北卡罗来纳大学团队自己开发这种疫苗也是极其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由于来自不同病人的不同脱氧核糖核酸序列的嵌合病毒核糖核酸的巨大随机重组,原则上没有一种疫苗是完全有效的,甚至连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UNC)的巴瑞克(Baric)团队为美国人生产的疫苗也是无效的。唯一科学有效的疫苗只能来自相同血型康复患者的混合抗血清。立即能够给重型患者和危重型患者用上的疗法,只能是前述血清疗法。人自身的免疫系统是头号保护神。如果这也不顶用的话,为了救命,就不得不立即使用被动免疫原了。

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的研究得到了大量的资金资助。其论文致谢部分载明:本手稿中的研究项目,通过编号为U19AI109761(R.S.B.)U19AI107810(R.S.B.)AI085524(W.A.M.)F32AI102561(V.D.M.)K99AG049092(V.D.M.)项目的奖励,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国家过敏症与感染病研究所、国家老龄化研究所的资助;通过编号为81290341(石正丽)31470260(葛行义)项目的奖励,得到了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并从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获得了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EPT)新发大瘟疫威胁预测项目的资助(石正丽)。人类气道上皮细胞培养项目,通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编号为DK065988(S.H.R.)项目的奖金,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糖尿病、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院的资助。我们还感谢M.T.Ferris(北卡罗莱纳大学遗传学系)对统计方法的评审,并感谢C·T·曾(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生物防御和新型疾病中心教授Chien-Te(Kent)TSENG博士)提供Calu-3细胞。

“致谢部分的末尾,有一个极不寻常的罕见声明:“在暂停资助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之前,已启动并进行了全长并嵌合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此后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审查并批准继续开展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最后两句话构成了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免责声明。资助方在资助这个项目时是怎么想的?没有科学家会相信这个项目是为了人类、蝙蝠亦或病毒的利益。

寇塔答(Coutarda)等人在新冠病毒(2019-nCoV)、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中发现了弗林蛋白酶样的裂解位点,但在同一进化枝的冠状病毒中没有。这个弗林蛋白酶样的切割位点本应在病毒释放过程中为刺突蛋白‘启动而被切割,并可能为新冠病毒提供功能获得性突变(GOF),使其在人群中比其他谱系bβ冠状病毒更有效地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蛋白序列包含12个额外核苷酸这些正是基因工程的“插入物

起草1989年的《生物武器法案》的印第安纳大学的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教授认为,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的SHC014冠状病毒或新冠病毒(2019-nCoV)是一种攻击性的生物战剂,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技术没有合法的科学或医学用途。博伊尔教授的职责正是监督美国的生物战。据博伊尔说,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是一种能够将危险生物战物质或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DNA基因工程技术。在亚历克斯·琼斯节目(Alex Jones Show)上,他谈到了12个在美国拥有许多生物安全3级\生物安全4级(BSL3\BSL4)实验室的战争基地,这些实验室专门从事生物战武器方面的系统工程,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安全3\生物安全4级(BSL3\BSL4)战争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新闻报道,德特里克堡在一次约2万人死亡、附近75%居民受感染的、类似于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的疫情爆发后,于去年7月被吊销了许可证。他说:他谴责北卡罗来纳州德特里克堡违反了他起草的1989年《生物武器法》,对他宣称来自德特里克堡的包括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在内的所有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他坚持要关闭德特里克堡,并对研究人员进行全面调查。

至少在5年前,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多个负责人,从病毒学研究所的弗兰奇·安德森直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便以学术追求和人类健康的名义,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研究,以制造和测试不比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更接近的病毒。对于所有这些“预备应对未来新发病毒的准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没有开发出任何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当关注的科学家们呼吁美国政府对功能获得性变异(GOF)项目彻底终结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负责人们以免责声明放弃了他们的责任,并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资助这些杀人项目。这是为所有人创造的自由和正义吗?

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有位科学家是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的这项杀人计划的作者。反人类罪一直是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专长。在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象牙塔里,居住着许多按照指示作为或不作为的腐败官僚。

2019年12月,美国拒绝签署禁止生物战的条约。美国已经开发出最好的生物战武器,并在世界各地建立了200个生物防御实验室。美国是唯一拒绝世界卫生组织检查其生物战实验室的国家。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去年7月暂停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安全3\4级许可证以及要求关闭其设施并销毁其记录时,其许多工作人员已受到污染,最终在东海岸城市爆发了新冠肺炎病截至2020年413日,新冠肺炎病在美国呈指数上升趋势,在过去4周内已造成22,090例死亡、累计确诊患者560,055例。疫苗接种并非完全有效,特别是对患有潜在疾病的老年患者。

有些冷酷无情、无视法律、渴求权力的人,想在同胞的生命上生杀予夺,以增强他们自己而非他们的国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至高无上的霸权。他们开发、拥有并使用了上述3种把技术结合起来运用的产品。有钱有势的人,可以说服美国国会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院长和部分负责人们施压,为这个和以前的杀人项目提供资金,以至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都不得不发表免责声明来保护自己

2020年31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开始在世界新闻里宣布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为了让中国为新冠肺炎病给全世界带来的伤害进行赔偿,而误导世界并带头发难。大多数人相信国际电视上特朗普总统的说法;他讲“中国病毒”是从喝的蝙蝠汤传染给人类的。智商稍高者们更喜欢异国情调的生吃蝙蝠的说法,他们认为新冠病毒(2019-nCoV)在86℃下不可能存活,在煮沸的100℃肉汤中就更不可能了。

3月25日,根据特朗普总统的建议,美国国会54%的共和党人和36%的民主党人表决要求中国至少支付部分赔偿金,得到了42%美国选民的支持,如果中国拒绝支付的话,28%的人愿意毫不犹豫地开战。

3月29日,美国的新闻宣布中国是第1个有新冠肺炎病的国家。美国政府业已发出威胁,对借自中国的、总额达10,000亿美元美国债务,全部或部分不予偿还,以惩罚中国政府在控制因食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蝙蝠而导致的新冠肺炎病传播方面的延误。奇怪的是,它完全避免了谈论生物战,而执着于对来自武汉蝙蝠的中国病毒进行谴责的消息。

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68%的美国选民(多数受到误导)支持该行动。如果不完全了解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病的真实起源,许多无辜的美国人都可能在被误导下走向战争,为错误的目标而死。中国没有理由花10,000亿美元来承认中国并未犯下的罪行。

(四)敢于纠正伪造科学者对溯源研究的误导

故意伪造科学文献和事件造成的国际误解可能导致战争,并进一步破坏人生以及经济、政治关系。人们在做人生决定时,不应盲目无知。作为一名科学家,罗盖说他的社会责任是向全世界通报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病的科学起源。现在是科学家们结成联盟,来发出呐喊并保护人类社会一切事物的时候了。如果放任自流,新冠肺炎病会给我们留下仅次于上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毁灭和悲伤。

自2019年1212日以来,新冠病毒已影响到211个国家和77亿人的生活。截至2020413日,已有1,852,021人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只活跃了4个月,已造成约114,090人死亡。如果允许传播这种病毒,1年内轻易就能造成25万人死亡。

到2020年318日,新冠肺炎病在中国已基本得到控制,直到有境外输入病例时才有新病例报告。这一结果的实现,来自于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层、一个伟大的政府、医学专家们的良好指导、中国人民的团结和守纪,以及所有医务专业人员的共同牺牲。中国树立了应对的榜样,并帮助世界上不同的人们向我们真正的敌人——新冠肺炎病开战。

人类应停止资助、设计、制造、促进和使用类似新冠病毒、H1N1流感、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H7N1流感、H7N9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艾滋病(HIV)和埃博拉病毒这样的生物战武器。这些都是有人预谋的冷血谋杀。

早在2019年美国爆发新冠肺炎病之前,A、BCDE进化枝的冠状病毒,便已记录在美国的生物安全3\生物安全4(BSL3/BSL4)实验室中了。新冠病毒中的β冠状病毒,属C进化枝。尽管湖北的蝙蝠种类繁多,但在中国只发现了C进化枝。在中国,并无证据表明存在冠病毒的祖父母代(A进化枝),父母代(B进化枝),子代(D进化枝)或孙代(E进化枝)。这对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病可能源自中国境外而非其本土的病毒,提供了间接证据。

与第1个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欧洲国家意大利相比,英国作为进入欧洲的主要入境口岸之一,受到新冠肺炎病的影响相对小,这极不寻常。英国在新冠肺炎病在欧洲爆发的两周前脱离欧盟,英国首相宣布:英国人不应该害怕,可以继续像往常一样生活,因为他们健康得像“免疫了一样。这极不寻常。这类似于特朗普总统在美国新冠肺炎病初发时向美国公众宣布的内容。在北美,公民每年免费接种流感疫苗。去年秋天,所有60岁及以上的老人都接受了额外的肺炎疫苗注射。这里有没有阴谋还有待进一步了解和证实。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1月23日在arxiv.org网站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提出病毒或来源于蝙蝠,以野生动物为中间宿主,自此,在全球拉开了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的舆论攻势。

但是,国内外越来越多的研究已经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大概率不是起源于武汉,不是起源于中国。

1月26日,《Science》杂志刊发了一篇报道《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文章早已指出《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41个新冠肺炎病人的案例分析论文中,最早案例是2019121日,没有证据表示这个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联系,因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可能不是病毒发源地。

2月20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官方网站发布消息:该园联合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收集了全球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冠病毒样本基因组数据(截至212),通过全基因组数据解析发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

这份研究指出,收到的93个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可以归纳为五组,包括3个古老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1,H3H13)2个新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56mv2)。目前中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样品的单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的单倍型H2H8-H12,广东存在3个病毒来源,包含了一个武汉并没有检测到的H13

澳大利亚、法国、日本和美国等地的患者感染源至少有两个,离奇的是美国包括了全部五个来源。

国外的研究也为中国自己的这项研究结论提供了更多的旁证。

意大利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马西莫博士公布证据指出,意大利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并非中国,所分离出病毒毒株与中国不一样,其中毒株分子序列存在很大差异,而与一例1月在德国出现的病例的病毒毒株基因测序相匹配。

2月底,日本科研工作者发表在arxiv.org网站的预印版文章,进一步佐证了新冠病毒很有可能不是起源于中国武汉。日本川崎生物数据公司的研究人员通过对比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建立了病毒繁殖变异的树状结构,其结果显示,台湾、美国、日本的病毒都是独立进入的,中国以外发现的病毒并没有一个单系进化分支。从武汉传播的冠状病毒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武汉以外的病毒入侵,破坏程度似乎没有武汉那么严重。

作者呼吁,为了确定病毒序列是否具有在传播感染过程中获得的新突变或仅反映了来源地的多样性,应在来源地收集各种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这从侧面表明,此次新冠病毒的疫源可能并非在武汉。

种种事实和研究成果,越来越不支持“病毒起源于中国这一结论。

4月8日,来自英国剑桥大学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博士的一项研究,进一步给中国澄清了事实。

4月8日,国际知名的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发表文章《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中文意思《SARS-CoV-2基因组系统发育网络分析》)。论文由来自德国和英国的研究团队共同撰写,第一作者为英国剑桥大学的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博士。

其后,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采访了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博士,就研究内容进行了解答。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从自世界各地采集了2019年1224日至202034日期间160个完整的新冠病毒基因样本,按照进化关系绘制基因变化图,发现了A、BC三类截然不同却又密切相关的变体。

①A类,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大利亚受感染者,研究人员称A类病毒为爆发根源“the root of the outbreak”)。

A类毒株与蝙蝠、穿山甲身上的冠状病毒最为相似,研究人员认为,该类型是在人类群体传播的原始类型。

研究人员在武汉居住过的美国人身上也发现了A类病毒;同时,在武汉的病患者样本中虽然发现有A类病毒,但是并不多。

②B类,B类毒株是从A类变异而来的,是中国境内包括武汉大规模传播的主要类型。

③C类,是欧洲的主要类型,在法国、意大利、瑞典和英国的早期病患中都有发现。在160个样本中中国大陆地区没有出现C类型病毒,但在新加坡、中国香港、韩国地区有发现。

从论文给出的传播路径网络图与专家的结论看,与原始毒株最为相似的A类病毒,在武汉虽有出现,但并未广泛流传,其变异体B类,在中国境内乃至东亚大范围传播。A类型真正扩散地区是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欧洲传播的C类型病毒可能是东亚B类型变异过去的。该研究分析指出,病毒最早被传入意大利的路径,与德国和新加坡群体密切相关。此前,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雷穆齐(Giuseppe Remuzzi),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网(NPR)采访时表示,意大利可能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就已经出现了高度疑似新冠病毒肺炎的不明原因肺炎。他说,这意味着在我们知道中国的疫情暴发之前,病毒至少就已经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起来了。

虽说彼得·福斯特博士采用的样本是有限的160个,但科学是讲概率论的,大概率事件是可以决定方向的。

从彼得·福斯特博士的科学论文可以明确以下结论:

第一,在美国爆发疫情的A类病毒,是最早的新冠病毒种类,美国是全球新冠疫情的来源地

第二,让中国爆发疫情的B类病毒,是由美国的A类病毒变异而来,中国是被美国传染的受害国

第三,在欧洲普遍爆发的C类病毒,是从B类病毒变异而来,在中国大陆不存在,可能是通过新加坡传播的。

至此,全球各国有知无知的人们,可以停止甩锅中国了,停止污名化中国了。从今往后,包括美国、欧洲、印度、巴西等国的,也就甩不到中国,因为太远啦。

感谢英国剑桥大学彼得·福斯特博士的研究成果,为中国澄清了污名,让美国闭嘴!

同时,也为全球开展新冠病毒的溯源研究,提供了新的证据指向。

至此,我们逐渐明白,中国之所以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些反华势力“甩锅”和污名,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国家和组织借新冠肺炎进行政治化,以达到反华排华的目的;另一方面,美国等个别国家政府通过“甩锅”给中国、世卫组织,以达到给自己领导应对新冠疫情不力推卸责任的目的;第三,一些还有“八国联军情结的国家一些政府和组织,通过污名、甩锅给中国,制造舆论,想迫使中国给他们经济赔偿,达到讹诈中国之目的。

从这点上看,国内的石正丽等研究团队,虽说做了一些有益的科学研究,但在还没有找到中间宿主的情况下就草率下结论,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提出病毒来源于蝙蝠,并坚称新冠病毒绝对不是来自人造,不经意中就给有可能的真正的源头制造者洗地,让中国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成了美国等“甩锅”的对象。

4月21日,世卫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卜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例行记者会上说,该组织目前正与两种大流行斗争,分别是新冠疫情大流行和虚假信息大流行。针对近期在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的一些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谬论,她表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动物,而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而来的。她说,目前来看蝙蝠最有可能是这类病毒在自然界中的宿主。至于新冠病毒如何从蝙蝠传给人类,目前还不得而知。肯定存在中间宿主,也就是说由另一种动物将这种病毒从蝙蝠传给人类。世卫组织欢迎各国科研人员努力寻找新冠病毒来源,目前已有多个团队正开展这一工作,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团队。

世卫组织发言人所指的“来自中国的团队显然就是石正丽团队了。

而根据罗盖的最新研究结论“新冠病毒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且源自美国,并且建议“世界各国的各界人士,系统地了解众多科学家在国际科学杂志上发表过的科学证据,尽量不受误导地探求疫情真相,显然存在世卫组织被石正丽团队误导的可能性了。

而同时,揭示真相的消息不断从美国传来。4月22日,加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对3具尸体的样本进行检验,这3人生前被归入为流感死亡病例,分别死亡于26日、217日、36日,可检测的结果显示,这三名死者都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三名新冠肺炎死者并没有到过中国。如果潜伏期在三到四个星期的话,美国西海岸新冠病毒传染早在今年1月就已存在。

于是,4月23日晚,加州州长开文·纽森下令验尸官和医学检验员,要求来自加州全部58个县的专业人士对去年12月以来可能与新冠肺炎有关的死亡病例展开调查。接下去,加州或许还会扒出比这些更早的新冠病例。先前,美国的地方官员和医生把一些病例归为流感或普通肺炎病例,是因为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一直到2月底还在坚持要检测从中国回来的、有症状的病人,直到从3月中旬开始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才扩大了检测范围。而今就要重新审定病人被传染的时间和真实死亡人数了,最不安的还是特朗普与共和党。

因为如果尸检不断证明疫情爆发的时间要比特朗普声称的实际时间早得多,就有越来越多的确证表明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那么在两党博弈中特朗普的胜算就会越来越少了。

美国国内发现越来越多的铁证直指同一个事实——新冠病毒源自美国!纸终究包不住火,露陷只是时间问题。

参考文章:

【1】《“基因治疗之父披露新冠病毒源头之系统研究(译文)》,作者:著名加拿大华裔医学科学家、罗盖肌母细胞医学研究院董事长罗盖(Peter K.LAW),翻译: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钱学森决策顾问委员会常远,来源:社会系统工程,2020年4月24日。

https://mp.weixin.qq.com/s/9YrWnK21Xkc-8sQLtt32ag

声明:本文及图片来自公开网络,内容及观点供参考,不代表智邦网观点和立场。


相关新闻

[智邦AI头条] 2020年4月29日

[智邦] 全球疫情快报-2020年4月29日

警告特朗普:中国不是伊拉克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时间定了

NASA和与FAA联合制定美国无人机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