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of Warfare in 2030】美国兰德公司发布2030未来战争系列研究报告

2020年5月11日,美国兰德公司官网发布2030未来战争系列研究报告,针对现在到2030年间下次战争发生的地点、参与方、原因及方式,从地缘政治、经济、环境、法律、信息和军事6个趋势来塑造未来战争画像。本次共发布了7份研究报告,分别为一份总报告《2030未来战争:项目概述与结论》,一份研究简报《凝视水晶球——全面评估未来战争》和5份分报告《地缘政治趋势与未来战争》、《全球经济趋势与未来战争》、《环境、地理与未来战争》、《约束趋势与未来战争》及《军事趋势与未来战争》。

(文章仅供交流参考,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该系列报告中的研究简报是对总报告的概述及分报告观点的摘编,本文主要对简报内容进行了编译与整理。
研究简报《凝视水晶球——全面评估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briefs/RB10000/RB10073/RAND_RB10073.pdf

一、概述

军事历史上充斥着关于未来战争的错误预测,使得相关人员无法为未来战争做好军事准备。预测失败原因大多是因为未能全面考虑推动环境变化的因素及其对战争的影响。这些因素不仅涉及对技术的应用,还包括地缘政治、环境和经济的变化。此外,国际法、舆论和媒体报道等因素会限制国家使用武力的方式,进而改变战争形式。
尽管成功地预测未来战争是极其困难的,但多年来美军都对预测业务投入了大量资金。任何武装部队都想了解未来的冲突及对他们的影响,但由于能力发展的时间较长,他们必须现在赌什么样的技术和人才能助力其夺取未来战争的胜利。
简报汇总了影响未来战争的6个关键趋势(地缘政治、经济、环境、法律、信息和军事),并从美国潜在的盟友与敌人、战争可能发生的地点、战争的面貌等方面描绘未来战争画像,最后总结了该研究对美国空军和联合部队的意义。
二、六大关键趋势描述

(一)地缘政治趋势

美国的两极化。美国公众对外交和国防政策等问题的看法日益两极化,且美国政客们越来越多地寻求军事解决方案;
中国的崛起
亚洲国家立场的重新评估。随着中国的崛起,其他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正在重新考虑是与中国一起发展,还是平衡中国的发展;
“复仇者”俄罗斯。虽然俄罗斯可以说是一个衰落的大国,但其正在变得更具侵略性,且其警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核心利益的侵犯;
欧洲剧变。欧洲国家越来越关注自身问题,其所面临的恐怖主义、移民主义、欧元危机等挑战可能会导致欧洲联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分裂;
伊斯兰世界动荡。中东地区面临着伊斯兰恐怖主义、管理方式缺乏系统性、经济问题、以及伊朗-沙特阿拉伯、伊朗-以色列之间关系日益紧张等问题。
分报告《地缘政治趋势与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2/RAND_RR2849z2.pdf

(二)军事趋势

美国常规部队规模缩减。美国常规部队的人数正在下降。尽管《2018年国防战略》指出“重新出现了长期的战略竞争”,但美国军方的规模可能仍然只是冷战时期的一小部分。
他国家现代化和专业水平的提升。中俄军队不断发展现代化和专业化水平,其军队战争能力不断提升,与美军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
以伊朗和朝鲜为代表的二流国家在军事上无法与美国匹敌,而越来越多地转向发展不对称能力(例如网络作战、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对抗美国的传统优势。如果发生战争,美军将需要寻找方法抵消这些不对成能力,并摧毁对手庞大但缺乏经验的部队。
对手使用灰色地带战术。与军事能力的变化几乎同样重要的是美国对手国家在灰色地带使用的战术的改变,这些战术包括渐进式侵略、信息战、代理部队和秘密特种作战部队,以在保持低于美国的常规反应门槛的同时实现地区目标。
削弱了国家对暴力的垄断。这是灰区地带策略成功的原因之一。由于军事和通信技术的变化,非国家行为者(或者在灰色地带冲突情况下的代理部队)可以越来越容易地破坏国家稳定。
人工智能将成为未来战场中的一种颠覆性技术。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发展可能有助于美军在常规和非常规作战中实现目标,但其带来的严重风险需要严加管理。美国领导人需要找到方法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人工智能带来的好处,同时降低不可避免的风险。
分报告《军事趋势与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3/RAND_RR2849z3.pdf

(三)太空、核和网络趋势

太空正成为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领域。中国和俄罗斯都在提高他们摧毁卫星的能力。
商业空间能力的发展。近年来,太空的商业开发呈爆炸式增长,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到2030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商业实体发射用于图像和通信目的的微型卫星,只要美国能够利用这些商业投资,美国的总体空间基础设施就可以变得更有弹性。
恢复核扩散。一些二流国家(尤其是伊朗和朝鲜)已经推动开发核武器。尽管国际社会采取了大量行动来防止或遏制核扩散,但这些行动是否会成功还尚不可知。如果失败,伊朗和朝鲜的核扩散可能会进一步刺激区域核扩散、预防性军事打击,甚至引发核战争。
限制战术核武器使用的规范和条约受到侵蚀。与此同时,核军备控制制度似乎正在逐渐削弱,这增加了俄罗斯和中国(较小程度)在未来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可能性。
信息控制。控制网络领域将逐渐成为国家稳定的核心,对部分人员进行网络监视可大大提升国家稳定性。
网络间谍。随着数据的数字化并被保存在云中,网络领域将成为间谍活动的主要目标;
网络攻击。美国情报机构2007年评估,只有少数国家拥有网络攻击能力;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30多个。同时,美国的许多关键基础设施不受美国国防部和政府的直接控制,因此对对手来说是一个相对容易攻击的目标。
(四)约束趋势

军事行动图像的广泛分布。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发展中国家的军队将越来越难以控制公众所看到的图像及其描述。

公众对平民伤亡的关注。在美国的对手国家中,自由民主国家的国内舆论对平民伤亡越来越敏感,而大多数专制的国家可能不会受到公众、国际舆论或国际法的约束。
法律的传播。美国对手也越来越善于运用法律行为,如对国际法的不对称关注来限制美国及其盟国的行动。
虚假指控的权力越来越大。由于社交媒体的作用越来越大,传统媒体对事实的看法越来越多及其对政府的信任度下降,美国的媒体可能更容易受到造谣的影响。这将使对手有更多机会散布假情报,并可能削弱公众对美国或盟国军事行动的支持。
分报告《约束趋势与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6/RAND_RR2849z6.pdf

(五)全球经济趋势

全球贸易体系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贸易保护趋势正在上升。在最近几轮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税出台之前,政府在2008年11月至2018年初之间就进行了15000多次与贸易有关的干预措施,其中大多数是限制措施。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的经济野心正在扩大,其“一带一路”倡议横跨欧亚大陆,以增加与美国传统盟友(如英国,法国和德国)的联系。随着中国经济利益的增长,中国安全利益也将增长。
寻求新资源。未来的全球经济将需要把稀缺的资源(例如能源和各种矿物质)用于新技术和新产业,而对这些物品的资源贸易进行限制可能会增加冲突发生的概率。
美国和相关经济实力相对下降。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及其盟国的发展将更加缓慢,因此在全球GDP中所占的份额将较小。尽管到2030年,美国及其伙伴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仍将超过其潜在对手,但美国将无法依靠其在20世纪下半叶所享有的压倒性经济优势使其具备定量或定性的军事优势。
国防工业基础不断萎缩。到2030年,美国及其盟国在主要武器系统方面面临的选择将减少,在重大冲突中可能需要的增产能力也将下降。原因包括主承包商减少、“温暖”生产线和飞机类型以及生产中的其他主要设备的弹性和冗余度降低、武器系统的技术复杂性上升、工业制造劳动力市场的高技能工程和技术专长减少。
经济制裁权的下降。如果其他主要经济体针对制裁过度使用而发展替代性的国际支付体系、或盟国之间的协调变得更加困难、或中国的金融业比现在开放得多更加开放,那么使用经济制裁的权力可能会下降。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美国可能需要采取更为积极的胁迫形式。
分报告《全球经济趋势与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4/RAND_RR2849z4.pdf

(六)环境趋势

气温上升。尽管气候变化的影响将主要体现在2050年及以后,但2030年全球地表温度可能比20世纪后几十年高17.22°。这将影响人们的健康、降低经济生产力。

水资源短缺。温度的升高可能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其中之一便是加剧饮用水的短缺,特别是在中东、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

北极的开放。融化的极地冰层将使北极地区更具通航性,并可能增加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竞争大国在该地区爆发外溢冲突的可能性。

海平面上升。海平面上升将造成人道主义挑战,并改变南中国海等地缘政治敏感地区的地理位置,从而影响中国的主权主张。

极端天气事件不仅会增加救灾任务的需求,还会影响地势低洼的美军基地,如马绍尔群岛、关岛和迭戈加西亚等战略要地已面临水灾危险。

城市化和特大城市。全球人口正变得越来越城市化。2008年,世界上第一次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到2030年,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将从31个扩大到41个。随着人口越来越城市化,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越来越城市化,各国维护法律和秩序的压力将越来越大;军队在区分军事目标和民用目标方面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分报告《环境、地理与未来战争》下载地址:

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5/RAND_RR2849z5.pdf

三、预测未来战争

根据上述趋势分析,并假设美国将努力保持其作为全球卓越军事超级大国的地位,从现在到2030年,美国在对抗战争时将面临一系列深化的战略困境:
第一,美国的对手(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和恐怖组织)可能会保持不变,但随着欧洲联盟逐渐分散以及亚洲国家对中国崛起的不同反应,美国的盟友可能会发生变化。

第二,美国最有可能发生战争与冲突的地点与对美国利益最不利的地点不匹配。
第三,联合部队将面临至少四种不同类型的冲突,每一种冲突都需要一种不同的能力;同时,联合部队将面临数量和质量等方面军队优势的递减。

四、对美国空军和联合作战部队的影响

兰德公司针对上述发展趋势,总结了其对美国空军及联合作战部队在技术能力发展和能力塑造战略的影响:
 

总报告《2030未来战争:项目概述与结论》下载地址: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research_reports/RR2800/RR2849z1/RAND_RR2849z1.pdf

消息源网址:美国兰德公司官网

作者:中国电科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李祯静

中国电科14所  张昊

2020-05-13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