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管理与运行模式分析

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世界局势趋于稳定,受到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及恐怖主义的影响,美国陆军将注意力转移到局部战争以及应对恐怖主义之上。在这一时间段内,俄罗斯、伊朗等国家的军事实力获得了较大进步,美军意识到自身在应对大国战争等方面的技术优势正逐渐缩小。随着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以及国家战略的调整,美军将注意力再次聚集到与大国之间的战争之上,急需进行军事变革以继续保持在军事技术领域的领先优势。

美国陆军的现代化改革存在“机构散而多、研发周期长、资源重复浪费”等众多官僚主义弊端,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美军急需设立专业机构统筹陆军的现代化改革,恢复和巩固军事技术优势,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应运而生。

2018年8月24日,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成立于科技之城奥斯汀,由时任陆军副参谋长的约翰·穆雷将军担任首任司令,每年运行预算约为8000万~1亿美元,每年负责监管约500亿美元项目经费。由此,美国陆军体制内的司令部由原来的3个(陆军部队司令部、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陆军装备司令部)增加到现在的4个。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管理与运行模式分析

定位与任务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以2017年成立的现代化司令部为基础,整合了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和装备司令部这两大一级司令部的部分下属单位,是自1973年美国陆军解散本土陆军司令部和作战发展司令部以来最重要的陆军重组工作之一。未来司令部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整合陆军的现代化工作,简化业务流程,克服官僚主义,提高资源利用的效率并明确问责机制。

同其他司令部着眼于随时应战不同,未来司令部着眼于美军的未来战争,将担负起为美国陆军探索未来战争形式、评估未来作战环境以及可能出现的新威胁的职责,并且由此为未来的作战人员提供他们统治未来战场所需的概念、能力和组织结构。未来司令部成立之初就着眼于民用技术的引入,与其他军事机构普遍设置于郊区或者封闭的区域不同,未来司令部设置于奥斯汀市中心,而且其工作人员会随时到地方企业或者科研院所现场办公,此举正是为了更好地融入到地方的科研院所及学术机构之中,以更加便捷迅速地获取民用技术。

2018年,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正式成立

未来司令部的职能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改变美国陆军的传统发展方式。未来司令部将未来作战能力的生产全过程置于同一“屋檐”下:从概念开发、需求提出再到武器原型的生产组织以及测试验证,整个作战能力的开发由同一个机构负责组织实施,大大缩短了技术装备的开发周期。而且在装备技术的采办方面,未来司令部拥有较大的自主权,通过同采购主官的直接合作,大大加速了采办流程,加快了新技术的应用进程。与美军以往的负责机构分散、手续繁杂冗余且官僚主义严重相比,新的运作模式对于美军的未来发展起到了探索创新的作用。

第二,获得未来作战能力。未来司令部负责评估威胁和未来的作战环境,开发未来作战的概念、要求、武器装备和综合训练方法,增加部队的杀伤力和战斗力,使士兵和部队能够在各种环境下参与战斗并赢得未来战争。目前,未来司令部已经成立8个跨职能团队,分别统筹推进空中导弹防御、综合定位、导航和授时、远程精确火力、垂直起降作战能力、网络战、下一代步兵战车、士兵杀伤力和综合训练环境等方面的装备发展计划。

运行机制

机构层级 未来司令部由司令部总部机构、未来概念司令部、战斗能力发展司令部、跨职能团队组成,每个机构根据各自专业领域分别包含多个研究中心或者下一级司令部。其中,司令部总部通过其下辖各分部门机构负责新技术的引入、系统测试和评估、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技术装备的生产成本控制以及军事医学方面的研究和开发;未来概念司令部负责预想未来战场,预测技术发展及其对作战的影响,并据此分析能力需求和可以把握的机遇;战斗能力发展司令部负责探索、发展和整合士兵赢得战争所需的能力;跨职能团队负责组织推进具体装备技术项目的实施。

内部运行机制 司令部内部根据任务方向不同设置各业务团队及部门,各部门间在工作内容上相互交叉配合共享资源,从技术构想初期到整个技术方案的落地和生产,未来司令部相关职能人员全程参与,与企业或科研机构以及军队职能部门融为一体跟踪并参与整个过程。司令部的大部分人员会分散在各大“孵化器”企业或研究机构,摒弃军方的固有思维,和各单位紧密融合在一起,借助这些单位的研发和制造能力,对构思及重大项目进行研究,与地方各领域的专家展开交流,充分挖掘民用技术引入的巨大潜力,孵化出具有创新思维又切实可行的想法。

未来司令部运行模式的最大亮点是矩阵型任务编成。矩阵型任务编成的实质是通过组建跨部门、跨领域团队抵消官僚文化,打破部门壁垒,提高工作效率,基本形式是跨职能工作团队(CFT)。跨职能团队编制精干,采取混合型人员编成,其成员都是来自军事需求、技术研发和采购领域的专家,与军工企业和研究机构组成团队,围绕军队现代化建设面临的最紧迫挑战,采用实验、技术集成以及原型设计等方法,快速反应,形成解决方案。由一位实战经验丰富的准将或少将担任组长,工作组组长定期向陆军参谋长和陆军部长汇报工作并寻求支持。

未来司令部提倡开展实验验证、技术演示和原型制造,以便尽早发现问题,让失败停留在研发初期。改进研发流程,尽早让一线官兵测试新型装备并提供反馈信息,推动武器装备快速定型,加快装备研发速度,改善用户体验。同时,陆军采办部门为每个CFT小组对应设立了一个项目执行官,陆军采办后勤与技术助理部长也是陆军未来司令部的副指挥官,领导项目执行官,可以方便地协调技术装备的采办,压缩流程时间。

在传统的美国陆军采购过程中,通常情况下,陆军自行开发的原型装备,在里程碑B处启动采办,以便采办主管在陆军参谋长的同意下,在里程碑C处启动生产。未来司令部寻求将相关采购流程整合到CFT团队,在进入采办过程之前,CFT从可实现的需求、科学技术、测试等方面入手,充分平衡实现原型所需的约束条件,并细化原型技术,获取通过里程碑ABC各阶段所需要的因素,这种专业知识的整合方式降低了军备开发的风险。

外部技术引入及培育机制 为了充分利用私营部门的创新能力,快速研发能够转为正式项目的产品和技术,陆军未来司令部成立陆军应用实验室(AAL),作为军队同外部企业和单位的联系纽带,将外部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军队的专长连接起来。

具有创新技术的私营公司通常与军方的联系较少,且在和军方的合作中需要面临国防部繁冗复杂的采办程序和要求,通过建立AAL,利用军队内部深谙官僚体制流程的人员帮助创新公司解决上述问题,消除采办过程中的障碍,推动创新理念向现实技术的快速转化。

第一,AAL将具有创新想法的私营机构与那些清楚如何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的陆军内部人员密切联系起来,使后者协调解决存在官僚体制弊端的采办流程、资金以及产品技术规格等相关问题。

第二,AAL是“陆军颠覆性创新能力的支持者”,其所称的“颠覆性技术”主要是指那些陆军尚未通过识别威胁、编写需求、创建采办计划等方式将其列入官方优先级的技术。AAL寻求创新想法,并为其提供专门的通道,使这些想法转变为真正的技术成果。作为支持者,实验室可以为有前景的新想法拟制军事需求,将创新公司与资金、决策者联系起来,并将首次试验、原型样机和演示验证成果纳入正式项目。

第三,为了将拥有创新想法的外部创新者与能够实现其构想的资深军方人士联系起来,AAL针对项目的不同发展阶段开展具有逻辑性序列的4个重大项目。虽然理论上四大项目具有逻辑顺序,但在实际中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实力参加任何一个。

一是催化剂试点项目,重点针对不成熟的想法开展基础研究。将大学、私营企业等具有创新性想法的科研学术机构与陆军和国防工业联系起来,寻求构建军队与企业合作共同开拓市场的新型业务模式。

二是陆军能力加速器项目,这是逻辑序列的第2阶段,主要致力于应用研究。在该阶段,由作战人员、企业家、研究人员和国防工业资深人员组建的团队将合作研制能够实际工作的原型样机,并通过作战部队在现实环境中进行战场测试,成功的团队可将技术交付有经验的企业或组建初创公司。

三是合作开发基金项目,它将仿效风投资金后续大规模投资来支持项目工程阶段工作,该基金将很大程度上重组已存在的投资项目,放宽参与门槛。

四是光环制造加速器项目,致力于开发真正可部署的武器、传感器和其他系统。“光环制造加速器”将引进传统的国防承包商和军队机构来帮助创新公司处理国防采办的复杂流程,使创新公司不必耗费内部资源建立相应的适应机制。

未来发展趋势

作为最新成立的美国陆军变革的统筹机构,未来司令部虽然还存在资金使用、反应速度、技术敏感性以及人才等方面不足的问题,但其不仅有利于解决目前美国陆军中新装备研发的流程繁杂问题,提高新装备和技术应用的速度,同时能够打破民用技术和传统军用技术的壁垒,积极探索新技术的应用,集思广益将全社会的力量应用到军队的现代化建设上来,对于美国陆军的现代化改革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着眼于目前的不足,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正积极进行体制机制以及工作文化方面的创新性探索:如何更加快速且有效满足作战人员的需求;创造形成一种通过迭代和原型设计方法来预先识别防控风险的工作机制;敢于及时快速的承担责任的担当文化;形成一种共同分享具有统一目标的团队意识。

结 语

现今,我国陆军也正在向着“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本世纪中叶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前进,需要大量的高新技术装备及先进作战理论的引入和使用。单纯依靠军工科研院所虽然能够做到大多数技术难题的突破,但是因人员以及经费投入的限制,很难兼顾到全面的发展,而且单纯依靠国家的投入也会造成一定的经济负担。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大国,我国拥有数量众多的民营企业以及科研院所,在市场作用的带动下,其在某些方面所拥有的技术以及创新能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国家支持的科研院所。如果能够创新机制体制,创建一条民用技术引入的便捷通道,必将给我国国防事业的发展带来强大的推动作用。通过分析美军未来司令部在民用技术引入领域的机制特点,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放宽准入标准。对于迫切需求的技术及理论,不过分限制提供机构的相关资质水平,广泛的发动和集合社会各界的智慧和技术,通过评估确定相关技术的可用性后,通过专业的合作机制联合技术提供方对相关的技术进行进一步的研发设计,并协助解决采购和应用等其他一系列条款和制度的约束。

二是提高需求方主动性。相关部门应提高对新技术的关注度及敏感性,主动探索新技术在军事装备中应用的可能性与发展前景并进行评估,对于有用技术主动同新技术公司接触沟通,共同解决技术方案在军事装备中的应用落地(需求定义、能力集成、装备原型),协助企业解决制度上的各种限制性手续。

三是创新采办模式。创新采办模式,建立快速高效的采购框架体系。扩大决策权的授权,赋予基层部门更大的决策权;改进教育和培训采购人员的方法,转变采购人员的工作方式;采用更加灵活的合同方案或者交易制度简化业务流程,加速新技术验证及转化效率。

 

2020-06-01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