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C2】美军计划依托“国家安全太空架构”构建“联合全域指挥控制”体系

2020年5月初,美国防部太空发展局局长在C4ISR网络研讨会上发言称,国防部长已经要求各军种关注该局正在开发的国家安全太空架构(NDSA),依托该架构连接各军种指挥控制系统,构建“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体系。5月1日,太空发展局(SDA)刚刚发布了“国家安全太空架构”的传输层首批10颗卫星的征询建议书,这些卫星组成的网状网络将采用星间光学链路,利用美军各军种和盟军广泛使用的LINK 16数据链来连通天基传感器和地面射手。

一、美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体系

目前美军各军种指挥控制系统相对独立,不同领域的武器平台、甚至同一领域的武器平台之间仍未完全实现信息连通,各军种之间缺乏简便安全的数据共享机制。为解决这些问题,美军2019年提出建设“联合全域指挥控制”体系,将所有域的传感器与射手近实时地连接起来,使各军种内部及军种之间能够无缝通信,通过任务式指挥实现指挥官的意图。
“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核心愿景是将所有分布式传感器与射手近实时地连接起来,遂行跨越所有域的指挥控制;其核心技术平台是以空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为基础建立的军用物联网生态圈,利用信息优势产生支持全域作战的相对优势,比对手更快地将决策转化为行动是实现“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重要途径。

二、“国家安全太空架构”及其对“联合全域指挥控制”体系的支撑作用

太空发展局2019年提出“国家安全太空架构”设想,由7大功能层构成,包括传输层、跟踪层、监控层、威慑层、导航层、战场管理层、地面支持层,旨在形成快速开发和部署以低地球轨道(LEO)卫星为主的新型太空架构,提供弹性、灵活和敏捷的军事传感与数据传输能力。
传输层是该架构的基础层,旨在向全球范围内各种作战平台提供有保证、弹性、低延迟的军事数据连接能力,将采用星间激光链路并通过LINK 16连接地面用户。传输层“0期”20颗卫星将于2022财年第四季度发射,预期实现定期区域性低延时数据连通;“1期”150颗卫星将于2024年入轨,预期提供永久区域连通。

“国家安全太空架构”对“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支撑作用可归纳为如下几方面:一是支持战术级卫星通信的全球网络将成为实现联合全域指挥控制“连接所有传感器和射手”愿景的重要基础。二是将改进美军太空能力一直处于空中领域辅助力量的不足。三是具备高超音速武器跟踪等能力,将增强美军全域防护能力。
由于巨型小型卫星星座本身和太空作战的特点,将该架构用于构建“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太空网络部分还存在一些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大型商业低轨卫星星座易受导弹、激光和电子攻击,面临低轨恶劣空间环境的考验等方面。
基于以上原因,以美国空军部长为代表的部分美军方人士始终认为巨型小卫星星座并非军事卫星未来发展方向,明确提出不要在巨型小卫星星座和商业卫星的基础上建立未来军事太空架构。卫星数量增多并不能改善卫星地面站的生存能力,也无法提升卫星的抗干扰或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单纯依靠发射大量卫星来确保赢得太空战争显然还远远不够。因此,小卫星的发展在近期还不足以使大卫星主导的美国军用卫星架构出现重大转向,可以预见,美军会在适度加强小卫星能力发展与应用的基础上,针对不同的太空任务发展不同的解决方案。

三、结语

美国参联会已将联合全域作战列为美军未来整体预算的重点。作为实现联合全域作战的核心,“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成为各军种竞相发展的重要能力。太空在美军所有作战领域中是起步相对较晚、能力相对欠缺的一个领域,由“国家安全太空架构”提供的全面太空能力,特别是将空基传感器获取的数据跨域传输给地面作战人员的能力将推进美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联合水平进入一个新的层次,值得高度关注。

作者:中国电科28所 李晓文

2020-06-03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