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统一反无人机系统及指控标准,实现“即插即用”反无人机技术

2020年6月25日,美军联合反小型无人机系统办公室(JCO)批准了各军种能够购买的7个反无人机系统,和1个通用指挥控制标准架构。该举措的目的有两个:一是防止各军种购买多种不兼容的反无人机防御系统以致无法实现互操作性;二是通过通用的指挥控制标准架构实现新技术的“即插即用”。

1 背景

当前,恐怖分子使用无人机来进行间谍活动或投递炸弹已不鲜见。例如,极端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使用了微型无人机,伊朗使用了大型无人机袭击沙特油田等。为避免无人机系统造成的重大损失,美军迫切需要通用的反无人机防御系统。一些实验的确催生了一些独创性的解决方案,但只是仓促拼凑的结果,许多措施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小部分,彼此之间的相互合作仍然困难。

2 措施

从去年11月份开始,美军联合反小型无人机系统办公室(JCO)就一直致力于缩减各军种部署的反无人机系统。在今年1月刚被任命为JCO负责人的Sean Gainey少校接受采访称,来自不同公司的各种技术(如:无线电干扰机、激光等)将在五角大楼反无人机防御系统的新架构中占有一席之地。

2020年6月25日,JCO批准了7个反无人机系统和1个通用的指挥控制单一标准架构。JCO表示美军可以保留列表中未列出的其他数十种旧系统,没有规定淘汰旧系统的时间,但从现在起,各军种只能购买这7种反无人机系统。另外,JCO正在制定并计划于今年秋天发布一份能力发展文件(CDD),该文件将定义未来反无人机系统的官方需求以及对当前系统的升级计划。

JCO此举通过重点投资、部署和升级几个“最佳的”系统,以防止各军种购买多种不兼容的反无人机系统以致无法合作;实施一个通用的、具有足够灵活性的指挥控制标准,以便能够将新技术引入这些系统中,实现新技术的“即插即用”。

JCO审查了大约40种不同的系统,覆盖了从称为“Drone Buster”的手持干扰机到导弹防御雷达。这些系统要么是专门为反小型无人机系统(C-sUAS)任务购买的,要么是经过改装用于反小型无人机的系统。

2.1 反无人机防御系统

批准的七个反无人机防御系统可分为三类。

(1)拆卸/手持式:涵盖了轻型技术,可用于徒步部队。

  • 特种作战司令部(SOCOM)的Bal Chatri(以传统的印度捕鸟器命名);
  • 市售的 Smart Shooter, 这是一种瞄准辅助装置,可以使常规步枪精确到足以击中飞行中的无人机;
  • 同样市售的Drone buster, 它破坏了无人机的无线控制链接,迫使其“降落或返航”。

(2)中型车载/移动系统:

  • “海军陆战队的轻型海军陆战队防空系统”(L-MADIS),它当前的形式是一个安装在一个4×4车辆上的高功率干扰机和传感器套件。

(3)重型固定/半固定式系统:

  • 美陆军的“固定低、慢、小型无人飞机系统综合打击系统”(FS-LIDS),使用“前沿地区防空指挥控制”(FAAD-C2)网络来包含一系列不同的武器和传感器;当前的增量1版本既可以干扰无人机的控制链接也可以将其实际击落。
  • 美空军提供的是“临时非国家联合空中威胁消除”(NINJA),可以插入FS-LIDS中。
  • 美海军是可兼容的“反遥控模型飞机综合防空网络”(CORIAN)。

图 1 “轻型海军陆战队防空系统”(L-MADIS)(其形式为安装在北极星M-RZR 4×4车辆上的传感器和干扰机套件)
2.2 指挥控制标准架构

指挥控制方法的主要基准是陆军开发的FAAD-C2系统,但还批准了来自其他军种的两个兼容系统:

  • FAAD-C2是Northrop Grumman 公司为陆军开发的软件,现在也被海军陆战队、空军和特种作战部队使用。
  • Kongsberg公司为美国空军开发了一套名为“多环境领域无人系统应用指挥与控制”(MEDUSA)的指挥控制系统,该系统既可以监视友军的无人机,也可以袭击敌军无人机。MEDUSA完全可与FAAD-C2互操作。
  • 美海军陆战队也在开发一种与FAAD-C2兼容的系统,即“防空系统集成者”(ADSI)。

虽然这是三种不同的指挥控制系统,但却完全兼容。美军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试图建立“利用一个系统就能统治全局的系统”的想法,取而代之的是试图让不同的、专门的系统协同工作。

2020-07-08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