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联会主席分配各军种在全域作战概念开发中的角色

近日美国breakingdefense网站发表评述文章,披露美各军种在全域作战概念开发中的地位空军负责指挥与控制,海军负责联合火力,陆军负责后勤,海军陆战队可能负责信息优势现将全文进行整理,供读者参考。

美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尔利(Gen. Mark Milley)将军已指示各军种为未来的联合全域作战(JADO)开发一个特定的总体概念,该概念设想了跨陆、海、空、太空和网络空间的无缝杀伤协同。这些军兵种已经在相互进行联络人员交换,以组成多部门团队来提出新想法。

7月21日,离任的美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芬(David Goldfein)在约翰·霍普金斯国际高级学院(SAIS)主办的网络研讨会上说,“每个军兵种部门都被赋予了一条任务主线,我们是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海军正在研究全球和联合火力,陆军正在研究后勤以及我们在受到攻击时如何保障后勤。”

拼图的第四个部分是,美国部队如何在未来战争中,从“高科技优势”上获得“信息优势”。尽管尚未公开指定,但很可能是海军陆战队来领导这条任务线。

美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去年指示联合参谋部和各军种,在12月之前提出了“联合全域作战概念”。美陆军作战副总参谋长查尔斯·弗林上将表示,每个军种都在领导一项功能概念,以充实总体概念。

7月22日,弗林在陆军协会举办的网络研讨会上表示,“在联合作战概念下,正在编写四个功能概念”,“一个是指挥与控制(C2);一个是火力;一个是信息优势,还有一个是对抗环境下的后勤保障。”

弗林说,“针对对抗环境下的后勤保障的联合概念……这一概念工作的领导者是陆军。”在美陆军参谋部内,领导人员是弗林的后勤部门杜安·甘布尔(Duane Gamble)中将,但陆军未来司令部正在进行许多工作,该司令部在陆军物资司令部(监督物资供应和保障)的支持下,负责开发新的装备、组织和战术。

军种之间的这种分工有一定的逻辑。美空军已经在运行和实时指挥与控制系统最接近的功能,即其区域空中作战中心(AOC),并在先进战斗管理系统(ABMS)下正在对新的C2技术进行广泛的投资和试验。(也就是说,空军在所有作战域中心的监视和通信卫星现在都被转移给了新生的太空部队)。美海军似乎并不热衷于全域构想,但是在“宙斯盾”武器系统协调防空和导弹防御方面,仍然具有协调整个远程舰队的防御性和进攻性导弹射击的丰富经验。美陆军虽然渴望在远程火力中扮演更大的角色,但从历史上看,它提供了令整个部队发挥作用的平淡但又不为人所知的后勤基础,尤其在敌方的黑客、破坏分子、潜艇和远程导弹瞄准补给线时,这将是一个特别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戈德芬说,研究如何充实全域作战的这些任务才刚刚开始,现在每个军种都成立了联合小组,负责这项工作。“我们现在正在执行‘囚犯交换’程序,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我要派出我最好的上校-我要给陆军一个,海军一个,给海军陆战队一个,他们将在对方的参谋长团队和指挥官团队,以确保我们能够推动联合解决方案的发展” 。

米尔利和埃斯珀高度重视找出新的美国战争方式,将空中、陆地、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中的军种资产和能力无缝地交织在一起。远程网络链接和人工智能算法使指挥官可以近乎实时地做出决策;部队以机器速度应对威胁和机遇。

基于此,在美参联会副主席约翰·海顿(John Hyten)将军的领导下,作战司令部和各军兵种将确认新要求,获取使作战人员具备新能力所需的新技术。

海顿已发起一项工作,改革联合需求监督委员会(JROC),以确保作战指挥官将需求推向军兵种部门,而不是反过来。这项工作部分是为了解决与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有关的需求。JADC2将打造一个数字神经网络系统,使所有作战域的传感器及射手互联互通。

戈德芬一直在强调全域作战的重要性,尤其是JADC2,他的继任者查尔斯·布朗(Charles Brown)将军将继续优先考虑ABMS。

“我会告诉你,我很兴奋,因为我感觉和联合参谋长一样,我们都有正确的画像。我们都同意这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戈德芬说。

 

2020-07-27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