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系统的真实战斗力

远望智库技术预警中心  侯 兵  编译
目前研制自主式“智能”战斗系统尚处于幻想阶段。无论将来会不会爆发战争,未来战争的胜利仅仅取决于人。假如人受制于“有限记忆机器”,无异于自杀。
据俄“星”周刊7月31日报道,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越南战争惨败中五角大楼专家得出结论:需要改变士兵训练的概念,未来战争中应以最小的损失取得胜利。因此,诞生了“未来战士”概念,旨在提高直接参加作战行动每名单兵的战斗效能。
 

一、 美军的“智能骨干”
由于战术兵团开始装备先进的计算机、信息系统,二十一世纪“未来战士”概念重获新生。现代“未来战士”军事计划将使每名士兵融入数字作战指挥系统之中。指挥部可以实时获取具体战区的信息,协调行动的进程,分配兵力兵器,灵活改变战术分队的任务,并控制其执行。
似乎未来已来,美军“通用士兵”一路所向披靡,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问题在于,对于美军“普通士兵”(最多只接受过中等教育),现代军事装备、通信设备过于复杂,而且这还不算什么。
第二个灾难存在于士官、军官的培训领域。目前美军许多军官并不是真正的干部——这是一些地方大学、学院毕业生——学的是技术专业,在主要学习阶段经过所谓预备役军官部队课目训练(4年学习期间培训时间只有480小时)。
由于在军中服役五年就可以无偿获得美国高等院校的昂贵培训,所以军官中许多人要么来自社会贫穷阶层,要么是无法通过美国顶级高校入学考试的毕业生。
正是上述人员构成了美军的“智能骨干”。自然这些“知识分子”的真实水平会在作战行动中露出马脚。好莱坞大片中,美军战无不胜——司令部遍布超大显示屏,空中有无人机、精确制导导弹,敌人溃不成军。骨感的现实却是十九年来美军未能平息阿富汗的紧张局势,在叙利亚节节败退,艰难守住伊拉克。
就像“一名落水者努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五角大楼试图抓住人工智能技术。如果“带头盔的蠢货”无法操控现代武器装备,那就交给人工智能吧,说干就干。五角大楼甚至制定出一整套战略:《人工智能战略:运用人工智能促进安全与繁荣》。无论看上去多么匪夷所思,军事科学仍是五角大楼军事战略的主要弱点之一。世界著名军事理论家中,美国人凤毛麟角,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美军司令部尚未搞清什么是人工智能,就已开始憧憬美军对他国军队的未来优势,又一次犯错了。
 

二、智商测试、控制论和人脑
回顾一下历史。“智能”的概念来自心理学,用于界定人的意识。多年的实践表明,人的智能是各类意识能力(感觉、理解、记忆、想象、思考)构成的系统,借助它完成各类任务,决定了人所有活动的成败。
人的“智能”定义形成后,十九世纪末,心理学家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如何测量智能的水平?这些研究导致了智商测试的出现。1908年法国心理学家比纳和西蒙提出了评估不同年龄儿童智能水平的心理测试方法。这一方法流行甚广,美军制定了类似的“阿尔法”和“贝塔”测试。1966年美国心理学家韦克斯勒创立了现代智商测试方法。
在韦克斯勒测试的基础上,心理学家开始测量人的智能水平。这一水平是一个数值,表示某一主体对问题正确回答的数量与同年龄段所有主体对问题正确回答数量之比。此时心理学家区分了两种智能:多变智能(纯思维)和基于积累经验、知识的固化智能。
二十世纪中叶智能的数量模型在新的方向有所发展——神经生理学,将大脑界定为“通过接触处相互联系、密集网络中神经元的一定分布排列”。神经元以生物电脉冲方式相互传递信息。从一定意义上讲,人脑就是一台采用类似原理处理信息的计算机。
控制论提出了人工神经元网络。为什么没有实际出现,历史保持沉默,但我们认为,新的工业领域急需投资。因此,需要向投资人描述具备人脑能力、甚至超越人脑计算设备的所有辉煌前景。
今天人工神经网络被用于自动完成下列任务:分类、识别和预测。神经网络的“智能”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智能测试中的能力。任何人工神经网络的工作从属于一定算法。许多人通过学习信息学了解了这些规则:结构图、表格等。简言之,算法是人可以理解的行动程序(逻辑顺序)。更严格地讲,算法是完成一定种类任务时规则的有机组合。
电子元件的突飞猛进为更强大超级计算机的研制创造了条件,可以为其编写更复杂的程序,管理最先进的技术过程。这些算法被称为机器智能系统,而其更新——机器培训系统。现代程序员认为,这些系统可以模仿人脑进行工作。因此,可被称作人工智能系统。
但事实绝非如此!
问题在于,神经生理学未能最终揭示人类智能的本质。他们知道,什么是神经元,在阅读或体力劳动中,动用哪些部分,但是迄今也未能搞清,这些功能如何自我组织成统一的意识流,协调、控制行为的完成。
神经生理学测量了人脑的能力,比目前最先进的计算机强大5万倍。人脑唯一不及计算机的是脉冲传递的速度。人类神经元网络工作时——传递生物电脉冲,速度只有金属通信电缆的三百万之一。
人不仅可以认识周围世界,而且能够认识自我:自己的活动、身体、内心世界,既是认识主体,也是客体。超级计算机能像人这样工作吗?答案显而易见。世界上并不存在脱离人类独立存在的“智能”。
 

三、 人类都会犯的错误
人工智能领域的所有研究“旨在使机器能够模仿人进行工作”。为了对人工智能进行分类,使用系统能够再现人类活动程度这一标准。
在此基础上对人工智能系统进行总体分类。人工智能系统理论上分为四类:反应机器、有限记忆机器、心理状态模型机器和自我意识机器。

(1) 反应机器

这是人工智能最古老的有限能力样式,模仿人类智能对各类刺激做出反应。最常见的人工智能反应机器是“深蓝”超级计算机,1997年战胜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

(2) 有限记忆机器

这类机器不仅具备纯反应机器的能力,而且能学会基于历史数据做出决策。所有受到程序算法限制的现代计算机系统无一例外都属于这种系统。

(3) 心理状态模型机器

这是人工智能系统更高的层次,研究者对其运用尚处于起步阶段。心理状态模型应该理解人工智能协作的本质,影响其需求、情感、见解和思维过程。

(4) 自我意识机器

这是人工智能系统发展的最高阶段,目前仅存在于未来学家的幻想之中。人工智能系统的演进接近于人脑,自我意识充分发展。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描述了这一场景:“人工智能机器可以像人一样进行推理,目前仅仅是一种不可预测的长期目标”。
 

四、结论
回到五角大楼的人工智能技术战略,可以得出结论:军事首长希望武器库中出现“自我意识机器”,而美国科研和工业部门只能研制出依靠算法工作、相对复杂的“有限记忆机器”。
因此,研制自主性“智能”战斗系统暂时只是一种幻想。近20-30年人工智能“终结者”机器人不会出现在战场上,因为五角大楼寄以厚望的军事技术直接取决于程序、算法的改进。
此时应该指出,如果出现问题,不在于算法,而在于其执行者——人类或机器人。依靠这样的系统,赋予其做出决策的功能,特别是涉及武器装备使用的执行者,并不会具备任何特殊优势。
“有限记忆机器”唯一能做的是,在战场上成为人类的助手,最终还是由人来控制弹药、装甲防护、油料和战斗终端的使用。
未来战争的胜利还是由人来实现,而且是否发动战争也是人来决定。人过度依赖“有限记忆机器”,无异于自杀。因此,仓促列装绝非尽善尽美的人工智能系统只会破坏世界战略平衡。
2020-08-04智邦网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