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猛发空包弹 制裁香港恐难如意

8月7日美国联邦政府财政部依据特朗普总统所发布的行政命令,就国会所通过《香港人权法》以及《香港自治法》授权事项为基础,以“迫害香港人民自由”与“配合中国推行国安恶法”为理由,对京港有关官员实行所谓制裁。

严格来说,此为西方世界对于香港所发起的第三波制裁行动,前面两波行动分别是由英国放宽英国海外人民BNO护照居留英国限制,以及相关配套作为,再加上美国、英国、法国、澳洲、德国、芬兰、加拿大以及新西兰等西方国家,以“中止”或是“暂停”等不同用语,宣布其将停止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除前述三波主要行动外,西方国家对香港还有些枝节性待遇调整或是抵制措施,但整体说来,尽管声势浩大,却未见得能发挥实质效用,反而让各方感觉到西方猛发空包弹的无力感。

首先必须指出,就英国调整BNO护照待遇而言,并未在香港社会引发重大效应,此因《港区国安法》并未让香港社会产生重大惊恐。不客气地说,西方原先所预期香港发生恐慌逃离或是申请移民的现象,并没有真正出现。西方政府如此操作,根本上是认为当西方无法操控香港社会时,就必须将其砸坏搞乱,这样才能巩固其西方价值的优越感。

事实上,香港民众不仅未对北京直接透过人大设立《港区国安法》产生严重恐慌情绪,同时也未因此急着离境,资金更无严重流出。我们必须承认,香港民众对于《港区国安法》确实存有疑虑;不过从另一角度看,经过去年严重社会动乱与冲突,透过严肃纲纪与法律刑责来稳定社会秩序亦是香港升斗小民的期待。所以当《港区国安法》颁布后,尽管有质疑声浪,但是香港市民并未马上对其全盘否定。

当民主丧失法治规范时,自然就失序而无法维持信誉,所以香港民众会抱持观望态度,暂时不做出冲动决定,冷静观察《港区国安法》真正实践的状况。更何况,英国本身社会在过去数年相当排外,退出欧盟决策过程又相当粗糙,政治缺乏稳定经济前景不明,对香港民众来说,吸引力实在不算太强,故而英国调整BNO护照居留规定,鼓动港民移居英国的策略无法在香港产生具体社会效应。

至于西方各国冻结或是终结引渡协议,更是虚晃一招。此因就算双方互动往来关系中存在引渡协议,针对任何司法案件都必须视个案情况处理衡量,能否顺利将嫌犯引渡离境而返国,或是在判决确定后将国民引渡回国服刑,需要经过司法部门既定的裁决程序,不完全是由行政部门做主。西方这种做法其实不能对香港特区政府的行政部门产生任何压力,但对于司法互助以共同打击犯罪而言,却必然会产生负面效应。

同时,引渡协议亦具有互惠性质,并没有任何单方面施惠另方的结构关系。所以当西方各国中止或是冻结此等协议时,不光是香港市民在外国犯罪无法获得引渡安排,反过来说,该国人民在香港犯罪,同样无法适用此等引渡处分,因此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借着中止引渡协议获得上风。要运用引渡协议来大做文章,充分显现出西方各国在此事上自我欺骗的阿Q精神。

假若西方国家政府认为,当该国中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后,会让该国国民赴香港经商、创业、工作、旅游或就学心生疑虑,如此可以顺利让该国目前居住于香港的民众,逐渐离开香港另赴别处开创新局,借此达成西方抵制香港繁荣发展的政治目的,恐怕这种思维太过天真。

不要说香港本身在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司法上必然还是会维持相当程度的独立运作特性;就算是在中国大陆,来自各国的外籍人士长期居留与开展短期活动,亦不会因为该国未与北京签订引渡协议,而将中国大陆视为畏途不敢前往。因此在引渡协议上去放风声搞花样,其实完全无法产生任何抵制效果,只不过又是发政治表态的空包弹。

最后就要谈到本次制裁官员之不切实际。考虑到制裁主要以“限制金融资产交易”为主要手段,美国务卿蓬佩奥又负责主管外交事务,虽然他出面应和表示谴责前述官员,却未提出任何配套外交制裁措施,不但没有提到要限制此等官员出入境美国的有关签证问题,甚至亦未提及限制国务院所辖外交官员在国际场合与此等官员进行互动的禁令。当相关官员反击此等制裁,声称本身并无资产在美国,并且亦无意愿前往美国时,显然都未曾注意到华盛顿根本就没有公开拒绝其入境,其实证明了这种制裁充满雷声大与雨点小的色彩。

其实西方国家必须认真观察,当《港区国安法》颁布之后,香港社会是否产生任何结构性的变化,其中包括大量民众寻求离境,外籍专业人士预备前往其他地点任职,重要金融机构打算结束营运,数额惊人资金汇往境外等。假若前述现象都不曾发生,整个金融活动保持稳定运作,社会秩序亦保持正常祥和时,此时再推出任何制裁设施,恐怕根本无法在香港产生任何共鸣,到最后必然就会自取其辱。

若是西方强权打算运用此等制裁手段去影响香港政局发展,甚或是操控香港地方选举结果,恐怕必须更深入理解香港社会脉动,而不是仅听从西方提出诉求人士的单方面说法,否则必然会判断失误。假若香港社会能够保持稳定发展,西方国家到头来还是要与特区政府保持正面互动关系;假若干预内部事务将关系搞到无法转圜,西方国家政府最终仍需为此付出代价。

(作者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

2020-08-13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