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一夜变天!特朗普亲手撮合…

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宣布,在他本人居中斡旋下,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一项历史性和平协议,标志着两国关系将全面正常化。

 

特朗普在白宫宣布这一消息。来源:福克斯新闻、Youtube

 

特朗普在推特上称这是“巨大突破”,

“我们两个伟大的朋友,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间的历史性和平协定!”

此消息一出,立刻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广泛关注,因为阿联酋将成为继埃及(1979年)和约旦(1994年)之后,第三个正式承认以色列并与其建交的阿拉伯国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海湾阿拉伯国家。

 

考虑到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政治经济重心正在不断向海湾地区偏移,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阿联酋和以色列达成的这项协议将成为改写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格局的标志性事件,但也有专家学者声称不宜高估这份协议的重要性,甚至对该协议是否能够得到有效落实、落实期限能维持多久而心存疑问。

 

那么,这份特朗普口中的历史性和平协议,究竟是中东国家关系发展的分水岭还是一场地缘政治大秀?

 

“世界上最难保守的秘密”


据特朗普透露,这项将被命名为《亚伯拉罕协议》的历史性文件是他本人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阿联酋实际领导人)之间通过电话达成的。

 

另有消息透露,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和中东问题特使伯克维茨均参与了协议谈判进程。根据随后公布的三方联合声明来看,以色列已同意暂停对其一直在讨论吞并的约旦河西岸地区行使主权,以换取阿联酋与其关系正常化,预计两国将在未来数周时间内举行会谈,就双边投资、旅游、直航、安全和互设使馆等具体合作事宜签署协议。

以色列特拉维夫市政厅的灯光打出阿联酋和以色列的国旗。

 

阿联酋驻美国大使欧泰巴(Yousef Al-Otaiba)前不久曾在以色列媒体上撰文称,“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是世界上最难保守的秘密之一”,言外之意就是两国之间的互动交流合作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正式交往可以回溯至上世纪90年代,标志性事件是先后两任总理分别于1994年和1996年对阿曼和卡塔尔进行了访问。

 

2015年,双边关系再次升温,阿联酋这次走在了所有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前列。当年11月,阿联酋政府正式批准以色列在阿布扎比开设常驻官方机构,具体安排在拥有144个成员国的“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IRENA)”项下,作为对以色列于2009年支持该机构总部落户阿联酋的回报。

 

自此以后,阿联酋与以色列在外交、经济、军事甚至情报等领域的互动合作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数量众多的以色列军事和安全专家在退休后被阿联酋的私营安保公司聘用,协助训练阿联酋武装部队士兵。一些以色列特种部队前成员甚至作为雇佣兵直接参与到了阿联酋在也门和利比亚的军事行动中。以色列还在阿联酋成长为中东地区网络和信息科技强国的过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DarkMatter和NSO Group等公司均受雇于阿联酋,从事情报收集等方面的软件开发和应用工作。

 

“知音”难觅?


即便如此,今年6月的一份民调显示,阿联酋国内民众支持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比例也不超过20%,那么该国为何敢于“铤而走险”与以色列达成协议?

2020年7月8日,阿联酋迪拜航拍的地标性建筑阿拉伯塔酒店(又称“帆船酒店”)

 

从历史关系来看,阿联酋和以色列之间并无沉重包袱。事实上,两国从未真正处于战争状态中。当以色列于1948年建国时,世界上仅存在七个阿拉伯国家,分别是沙特阿拉伯、约旦、埃及、也门、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阿联酋的建国时间则是远在1971年,距离第三次中东战争完结也已有四年之久。

 

从现实情况来看,阿联酋从未将以色列视为战略威胁。特别是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阿联酋认定的内外部主要威胁就是伊朗和穆斯林兄弟会。前者威胁的是整个地区局势的安全和稳定,后者则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挑战地区国家的既有政治秩序。为此,阿联酋反对2015年达成的《伊核全面协议(JCPOA)》,支持特朗普政府通过加大单边制裁力度对伊朗“极限施压”。同时,阿联酋在国内外强硬打击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政治伊斯兰主义势力,并将矛头直指背后的支持者——土耳其和卡塔尔,彼此关系持续恶化。

2020年3月20日,耶路撒冷,圆顶清真寺

 

从具体问题来看,两国领导人对地缘政治格局走向的看法日趋相近。除了共同将伊朗视为重大外部威胁外,阿联酋领导人对于巴以冲突这种历史感过重的陈旧议题毫无兴趣,不仅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法塔赫”不屑一顾,还将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组织“哈马斯”定性为恐怖组织。这些看法无一例外都能够在以色列领导层觅得“知音”,也与美国特朗普政府所推行的“世纪协议”脉络相契合。

 

由此可见,阿联酋在美方撮合下与以色列达成这份历史性协议,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结果。

 

 

将有“更多国家”跟进?


对于阿联酋而言,这份协议无疑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一是遵照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建立起跨宗教的反伊朗统一战线;二是修复本国因介入也门、利比亚等地武装冲突而受损的国家形象;三是借助以色列网络和信息技术进一步提升国防能力;四是拉拢以色列在地中海东岸地区制衡土耳其的势力扩张。

 

更为重要的是,所有海湾阿拉伯国家都因新冠疫情肆虐和国际油价低迷而经济低迷、财政困难。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6月展望报告显示,包括阿联酋在内的六个海湾阿拉伯国家2020年GDP预计平均萎缩7.6%。阿联酋急需借助外部输血摆脱困境,因此颇为看重以色列的资本和技术实力,希望通过实现关系正常化后加深合作,并为其加快经济多元化转型打造新动能。

 

对于以色列来说,这同样是关键的一步,因为它标志着由此打开了与海湾地区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大门。在未来数月内,或许还会有其他海湾阿拉伯国家跟进与以色列建交,美国政府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也提到了这份协议可能会影响到“更多国家”的可能性,巴林、阿曼均是潜在选项。相比较之下,沙特、科威特因为老一辈领导人坚定的“反以挺巴”立场,短期内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较小。

2020年8月1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表示,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了“全面和正式的和平协议”。

 

除了国家层面外,这份协议对于以色列领导人内塔尼亚胡个人而言,更像是四面楚歌下的一根救命稻草。深陷丑闻的他正面临从政以来的最大压力,极有可能被迫举行2019年4月以来的第四次大选。与阿联酋达成这份协议可以短暂地将各方关注焦点从内塔尼亚胡的个人丑闻和政府失职等负面消息上转移开来。

 

对于正在备战总统大选的特朗普而言,身处政治前路上关键十字路口的他同样需要这样一份历史性协议、一个亮眼的外交成果,将聚光灯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身上夺走。同时,他可以借此遮掩自己在应对新冠疫情、处理朝鲜和伊朗问题上的拙劣失败,甚至可以偷瞄一眼未来的“诺贝尔和平奖”。

 

 

巴勒斯坦人继续被忽视


这份协议反复提到约旦河西岸领土问题,对此,正如笔者在2019年5月为“瞭望智库”撰写的文章所言——“世纪协议”绝不是要赋予巴勒斯坦人参与谈判以解决中东难题的政治权利,而是有可能永久埋葬这些权利的“世纪骗局”,此次阿联酋与以色列在美国斡旋下达成的这份协议同样不会改善巴勒斯坦人的状况,反而更像是对于以色列人没有公开违反《国际法》的一种奖励。

 

虽然阿联酋外交国务部长加尔贾什(Anwar Gargash)昨日连发多条推文强调这份协议在保护约旦河西岸土地免遭以色列人进一步侵占的重要意义,但从美国、阿联酋两国领导人“停止吞并”再到以色列方面的“暂时停止吞并”,这种“一事各表”的截然不同说法显示出,巴勒斯坦人的利益只会继续被忽视。

 

当有媒体询问阿联酋高级外交官戈巴什(Omar SaifGhobash)如何看待内塔尼亚胡在联合声明后的讲话中“反水”称停止吞并约旦河西岸只是暂时性的,他表示“我认为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我想这只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社会中政治把戏而已”。正因如此,这份协议遭到了巴勒斯坦方面的“强烈拒绝和谴责”,认为它不仅“侵犯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正当权利”,还“鼓励侵略者继续剥夺这一权利”。

 

如果说上述显性目标难以实现的话,或许这份协议在隐性目标上更能够取得出乎意料的结果。

 

稳住伊朗!


隐性目标被普遍认为是关乎伊朗。

 

这份协议甫一公布,美欧等国智库和学者们大多认为伊朗会成为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后的最大牺牲品,德黑兰方面将不得不收敛其在中东地区的扩张势头。但如果考虑到阿联酋早在去年年底前就努力重启与伊朗间直接对话的事实,我们或许可以做出完全不同的判断,即伊朗或会成为这份协议的受益方。

 

阿联酋虽然视伊朗为最大外部威胁,但同样清醒地认识到如若与其交恶进而导致直接军事冲突,必将给本国经济带去灾难性的后果,因此极力避免过度激化矛盾。2019年5月,美国指责伊朗是富查伊拉水域油轮遇袭事件的幕后黑手。阿联酋则很快对外表示没有明确证据能够指出谁该为油轮遇袭事件负责,并在不久后派团访问德黑兰,讨论双方为紧张局势降温的合作机制。而在2019年9月沙特东部地区重要石油生产设施遭导弹袭击、2020年1月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遭美国暗杀身亡等敏感事件发生后,阿联酋同样未采取任何激化矛盾、制造紧张局势的行动,而是反复公开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克制、共同维护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对于阿联酋来说,他们可以控制自身的表态和行动,甚至可以劝说极为敌视伊朗的邻国沙特阿拉伯保持克制,但此前却苦恼于另一个可能挑起地区冲突的国家——以色列的不可预见性。近年来,以色列凭借其自身的军事实力,包括核威慑力,以及美国的保护伞,一再对伊朗境内外军事目标发动空袭。由于不对称性的存在,一旦伊朗受袭,其最有可能报复的对象,除了驻扎在海湾地区的美军外,以阿联酋为代表的美国地区盟友将首当其冲。也就是说,阿联酋极有可能沦为以色列和伊朗冲突的牺牲品。

 

在这种情况下,阿联酋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给自己提供了一根“杠杆”,在必要时降低以色列成为与伊朗对话机制破坏者的可能。同时,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也意味着两国都认识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正在持续衰退,无力解决地区当前面临的一系列棘手难题。想要“丰衣足食”,只能自己亲自上阵。

 

 

事态还可能发生逆转?


不过,仔细比对美国、以色列、阿联酋三国领导人在宣布达成协议后的表态可以发现,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都反复强调这份协议将实现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全面正常化,反而是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在推特上发文称两国仅仅是将拿出一份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的路线图,绝口不提“正式建交”等字眼。这种表态上的差异也让外界看到,这份协议从商谈伊始都只是被“各怀鬼胎”的三国领导人用来实现各自政治目的的工具而已。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中东事务研究员比安科(Cinzia Bianco)前不久撰文指出,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就呈现一种不可预测的流动性,地区地缘政治格局的走向已然发生了改变,沙特等逊尼派国家与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势力的对抗取代巴以冲突成为了地区最主要矛盾,海湾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也因伊朗问题而快速升温。

 

但同时,流动性的不可预测也意味着某些事态可能会发生逆转。内塔尼亚胡如今是为了转移焦点和压力、保护自己的政治前途而选择与阿联酋达成这份协议,并以承诺暂停侵吞约旦河西岸领土为交换。一旦他被迫提前举行大选,需要争取那些觊觎约旦河西岸领土的极右翼势力的支持,内塔尼亚胡也必然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背弃达成协议时的承诺。那时候,既背弃了广大阿拉伯世界、又被以色列所背弃的阿联酋又该怎么办?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后,中东地区在近百年时间里坠入了“百战百谈”、“百谈百败”的无尽轮回的怪圈中,这是当地各个国家、民族、宗教的无奈,更是西方国家从各自现实利益出发,推波助澜甚至背后操弄的结果。

 

此次特朗普政府推动阿联酋和以色列达成这份所谓的历史性和平协议,与美国近年来扶持海湾阿拉伯国家围堵伊朗,再扶持以色列牵制阿拉伯国家的做法一脉相承,都是从本国的地缘安全、能源利益、军工产业利益出发,利用甚至制造挑拨地区矛盾,搞“离岸平衡”,对中东地区国家实施战略控制。

 

对于美国来说,中东不能由乱到治,只有继续乱下去,才给美方随时介入并保持对地区事务的掌控力提供空间。认清了这个事实,再回过头来看这份协议,无论是阿联酋还是以色列,都只是美国试图继续操控中东局势这场大秀中的演员而已。即便未来白宫易主,华盛顿的中东政策大方向都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戏还会继续演下去,只不过那时的主演是否还是如今的这两个国家,就不好说了。

 

2020-08-14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