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采用人工智能的体制障碍

 

2020年8月3日,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Institutional Roadblocks to the Defense Department’s Adoption of AI”,作者是梅根·兰伯斯(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助理研究员)和马丁·拉塞尔(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文章指出,最近几年,美国国防部已通过一系列政策文件和倡议表明了其对人工智能(AI)研发的重视。官僚惯性部分源于根深蒂固的体制和文化方面的抵制,这已阻碍了国防部快速大规模开发、获取和部署人工智能的能力。

人工智能的进步为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和新的挑战。作为类似于电力或内燃机的通用技术,人工智能对于国防部而言尤其具有变革性,可以在诸如作战、后勤与维护、指挥与控制以及监视、情报收集和分析、医疗保健等领域实现新的能力。

实现这一转变并非易事。正如国防创新委员会(DIB)(联邦技术专家咨询委员会)一篇报告的作者仔细观察到的那样,“国防部不存在创新问题;它存在采用创新的问题”。

基本问题

• 国防部在广泛采用人工智能方面面临特别巨大的障碍:五角大楼内部体制持续抵制颠覆性变革。

• 虽然抵制大规模变革是大规模官僚机构的常态,但由于对人工智能如何以及以何种方式使国防部众多部门受益普遍缺乏了解,因此阻碍了人工智能的采用。

• 克服这些体制和文化障碍,是成功采用和部署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人工智能技术的首要挑战之一。

建议

改善高层领导的沟通,重组组织和官僚机构,揭开支撑人工智能系统的神秘技术面纱,并强调国防部过去和当前在采用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和系统方面所取得的成功,这些将有助于打破体制方面对广泛采用人工智能的阻碍。

美国国防部应采纳以下建议,以帮助实现其对人工智能未来的愿景:

(1)更新国防部的人工智能愿景,以纳入具有指标体系的清晰执行策略。国防部的愿景声明虽然恰到好处,但缺乏采取行动所需的细节。

(2)调整工作职责和晋升标准,使其与部门范围内开发和采用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相吻合。这样做对于吸引和留住熟练的人才至关重要。

(3)对所有官员、应征人员和文职员工进行人工智能素养培训,特别是侧重于采办专家。

(4)实施自上而下的方法来采用人工智能。与过去的重大技术变革一样,国防部高层领导将在克服体制障碍和实现部门对人工智能的愿景中发挥重要作用。

(5)展示部门范围内人工智能倡议的益处。这应该包括一场运动,以突出国防部以往和当前部署人工智能对文职人员和军人的影响。该运动还应着眼于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的目标和预期结果。

前方的路

尽管在大规模采用人工智能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国防部已经取得了一些可喜的进步,高层领导也表达了他们对这项技术的承诺。在离任前的最后一天,杰克·沙纳汉中将说:“当我作为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的负责人而最终离开五角大楼时,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信我们未来的国家安全、经济安全以及维护这些理想,要在国防部各部门和全社会都依靠人工智能。国防部知道人工智能对于未来的竞争力至关重要。但是要使之成为现实,国防部首先需要解决阻碍其发展的体制性障碍。

[原始信息…]

 

2020-08-14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