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评论:大选如此焦灼会引发美国内战?

美国国内极端的本土恐怖主义分子可能会采用多种非法手段来干扰选举。(图源:网络)
编者按:本文推送之时,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开始正式计票。特朗普和拜登两位候选人的得票几乎不相上下,谁能最终问鼎白宫依然形势不明。投票之际,美国国内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有人甚至断言美国国内政治局势的持续恶化将可能引发内战。IPP评论今天推送的兰德公司评论文章,希望能帮助国内读者更好判断美国国内政治的下一步发展。
作者:布赖恩·迈克尔·詹金斯(Brian Michael Jenkins),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总裁高级顾问,其研究方向为恐怖主义、维和行动等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国政局出现了高度两极分化现象,在此前是不可想象的。特朗普总统屡次声称选举被操控,并以此为由质疑选举的合法性。各种阴谋论开始甚嚣尘上,在美国政界和民间迅速传播。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教授加德纳(James Gardner)发文警告称,本届美国总统大选可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宪政危机”。一名官员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呼吁民众购买枪支弹药,为即将到来的国家危机做准备。有权威人士甚至断言,美国国内政治局势的持续恶化将可能引发内战。
 
老一辈美国人对这种局面是深有感慨的。上世纪60—70年代的美国可以称得上是美国史上最混乱的时代,其间发生了不少骇人听闻的大事,例如反越战运动、反文化运动、肯尼迪总统遇刺案、伯明翰市第十六街教堂爆炸案、水门事件、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反种族隔离运动等。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目前的危机跟过去的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今天的美国还能像过去一样从磨难中奋起吗?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下,美国本土的恐怖主义未来究竟会如何发展?本文将根据已掌握的信息对美国国内的政治走向做一些合理的推测。虽然本文提出的观点未必完全正确,但至少可以让读者对现状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和判断。
 
本文认为有两个方面值得关注。一方面,美国国内的危机并不会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幕而终结。弗洛依德事件发酵以来,美国全国各地相继爆发了反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尽管目前大多数抗议活动是以和平方式举行的,但在其中一些活动中出现了暴力袭警事件。由于示威者的步步紧逼,一些警察也采取了过激的举动,双方的矛盾被进一步激化。不难想象,这场危机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有效解决,很可能会持续到美国大选结束后。
 
另一方面,本文认为,权威人士所说的“内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对抗,而更多的可能是一种介乎于和平示威与暴力示威之间的对抗。
 
鉴于民主、共和两党在新冠疫情和种族主义问题上的重大分歧,美国大选前夕可能会发生一系列骚乱,例如针对警方的抗议活动、反政府示威游行、示威者与反示威者之间的冲突或对峙、恐吓政府官员、破坏公物、纵火、袭警等。
 
选举日前会发生什么?
 
选举日来临之前,一些极端分子必定会对选民进行威逼利诱,以达到干扰投票秩序的目的。特朗普公布了一则来自极右翼新闻网络“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 News Network)的消息,称反种族主义抗议是一场未遂的“政变”。2020年8月17日,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的竞选集会上强调,邮寄选票可能存在重大舞弊现象,他连任失败的唯一可能就是大选被操纵。他呼吁他的支持者到投票站监票。
 
众所周知,投票监督是选举过程中的重要一环,但是美国各州对投票监察员的资格、甄选、人数以及职权范围有不同的规定。一些州认为,需要进一步加强投票站的安保措施,以预防可能出现的大规模暴乱事件。目前最大的难题是:缺少剥夺极端分子投票权的法案,但如果大量选民因此被剥夺了投票权,也同样会导致事态的恶化,可谓是两难。
选举日后会发生什么?
 
本文认为,极端势力会采用多种非法手段来干扰选举的正常进行。选举日后,示威者仍会组织大规模的游行,为各自的阵营助威打气,同时督促当局尊重他们的诉求。如果当局忽视示威者的诉求,他们就有可能会:(1)扰乱清点缺席投票或邮寄投票进程;(2)阻止计票或重新计票;(3)武装抢夺选票箱;(4)纵火销毁“欺诈选票”;(5)炸弹袭击选举设施;(6)威胁或暗杀选举官员。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就有一些卫生官员收到了死亡威胁信。在美国政治高度两极分化的局面下,政府官员被暗杀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大。
 
总统就职典礼后会发生什么?
 
纵观历史,任何与选举有关的美国本土恐怖主义活动都会引发连锁反应。这些活动往往是组织化的,且持续时间较长。上世纪70年代,一些左翼极端主义团体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恐怖主义活动。据本文的分析,极端分子也极有可能在本世纪20年代进行长期的恐怖主义活动。
 
尽管极端分子常常受到新闻媒体的关注,但他们只是人群中的一小部分。对于极端分子来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在网络上煽动暴力和仇恨比线下招募成员变得越来越可取。因此,组织化的恐怖主义活动将变得越来越少。
 
暴力事件的长期化会让示威者变得更加激进,从而更容易导致各种不同暴力因素的融合,秘密通信网络和地下组织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为了对当局施加更大的压力,一些极端主义组织吸收了大批暴徒,从此许多恐怖主义的活动形式逐渐地从组织化转为非组织化。
 
暴力事件的长期化也可能会产生扩散效应,以致游行失去了初衷。新闻媒体过度地报道暴力犯罪会使模仿犯罪行为增加。正所谓,暴力激发暴力。
 
恐怖主义活动的蜕变
 
制定针对本土恐怖主义的法案或将某些极端主义组织标签化,可能会适得其反。目前的刑法已经涵盖各类恐怖主义活动,许多极端分子因谋杀罪、严重伤害罪、阴谋罪而被联邦政府起诉。
 
联邦调查局官员强调,在处理国内安全事务时,他们通常会根据个人而非群体的暴力倾向进行调查。此外,他们会尽可能地通过合法手段收集涉及暴力犯罪的情报,并按照普通刑事犯罪而非基于政治因素起诉罪犯。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Timothy James McVeigh)是一个例外。他是美国最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在1995年制造了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造成了总共168人死亡,超过680人受伤,被公认为美国史上规模最大、最严重的国内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蒂莫西被指控违反11项联邦法律,是自1963年之后首位被联邦政府处决的恐怖分子。
 
有组织力量是可怕的,但有时候无组织力量要比有组织力量更可怕。如今,许多极端主义组织开始实行“无领袖抵抗”策略。无领袖抵抗是当代兴起的一种新型组织形式,在无领袖组织中,所有成员和分支组织无需经过首脑的批准就可以单独开展行动。无领袖组织比有领袖组织更安全、更灵活、生存能力更强,即使失去首脑,也能正常运作。
无领袖组织在界线上具有模糊性,如果一个组织既没有可以被摧毁的核心机构,也没有个体之间的明确连接,就不容易被摧毁。再者,一些无领袖组织的成员还是打法律擦边球的高手。
 
暴力事件的发生和性质取决于诸多变量
 
本文认为,选举结果远不如选举局势那么重要。最大的变量是:败选者是否会接受选举结果。众议院和参议院之间的权力平衡也是一个重要变量,可以对选民的投票意愿产生直接影响。总而言之,无论哪一方获胜,民主、共和两党对立的局面将更加严重。
 
如前所述,极端分子可能会采用多种非法手段来干扰选举。炸弹袭击是上世纪70年代极端分子的惯用手段,整个70年代平均每年发生50~60起炸弹袭击事件。随后,联邦政府加强了对商业爆炸物的监管。今天获取商业爆炸物的难度较大,极端分子很可能会转而使用结构简单、成本低廉、易于制作的自制爆炸物来实施犯罪。
 
枪支无疑是所有暴力事件中杀伤性最大的武器。使用枪支最频繁的莫过于右翼极端分子,他们通常会随身携带枪支,还有众多获取枪支的渠道。以政治目的为主的武装恐怖袭击通常分为两大类:(1)大规模枪击;(2)暗杀。
 
大规模枪击事件是美国过去20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2019年胡德堡枪击案、2015年圣贝纳迪诺枪击案、2016年的奥兰多夜总会枪击案,都是本土“圣战”分子的所作所为。右翼极端分子制造了2019年埃尔帕索枪击案和2015年查尔斯顿教堂枪击案;2017年,一位左翼自由派选民在华盛顿郊区向正在打棒球的共和党议员开枪。根据最新的一项研究,2000—2020年期间,总共有357人死于左翼和右翼极端分子的恐怖袭击。
 
上世纪60年代,极端分子暗杀了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美国前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和美国北部黑人领袖马尔科姆·艾克斯。美国前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和前亚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也都曾上过极端分子的暗杀名单。一些国会议员和法官也有遇刺的经历。从过去的事例来看,暗杀动机并不总是明确的,罪犯不是患有精神病,就是出于非政治目的。
 
今年年初以来,出于政治目的,针对政府官员的死亡威胁信件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不论这是否预示着“政治暗杀”的到来,从政的危险性将越来越高。
 
极端分子对攻击目标的选择反映了极端分子的意识形态倾向。左翼极端分子倾向于袭击支持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政客;右翼极端分子的袭击目标往往是少数民族、黑人移民、犹太人、穆斯林以及维护少数民族利益的政客。
 
未来的局势尚不可预知
 
目前美国新冠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甚至特朗普也不幸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黑命贵”运动至今仍在持续,种族暴乱和新冠疫情让美国大选形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在政治两极分化的环境中,假新闻、假消息大行其道,正如南斯拉夫解体和阿拉伯之春那样,一件小事也可能会引发严重的连锁反应。
 
本文认为,一个国家的未来取决于人民的团结和国家的团结。无论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分歧有多严重,大多数选民已经厌倦了政治僵局,他们盼望国家能够早日走出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的阴影,恢复往日的正常生活。
 
表达诉求固然重要,但采取暴力的方式并非解决问题之道,反而会让社会更加分裂,让极端分子有机可乘。美国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无数先辈的努力与付出,他们以合作互助的方式推动、完善了美国的民主建设,唯有团结才是出路。
2020-11-4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