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部内情》分析拜登胜选可能带来的国防政策改变

据美国《国防部内情》2020年11月2日报道,美国前副总统拜登若赢得2020年总统选举,尽管其仍然会将新冠病毒疫情应对及与中美大国竞争作为工作重点,但美国的国防政策可能在特朗普政府基础上发生较大改变。
一、短期内少幅削减国防预算或维持当前水平,以能力和作战概念为投资优先事项
民主党内围绕是否大幅削减国防开支存在内部分歧。拜登及其他民主党官员曾表示,当选后不会大幅削减国防开支,但党内自由派力量则誓言大幅削减国防部开支,截至目前,两派观点尚未分出胜负。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马克·坎西恩表示,拜登不能完全忽视民主党左翼的观点,因此很可能少幅削减国防预算,比如减少100亿美元或200亿美元,然后冻结国防开支上限。这让拜登政府看起来维持了国防开支水平,但考虑通胀因素后,国防开支实际上相当于每年削减了2%。国会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民主党)曾表示不支持大幅削减国防预算,并预测民主党内围绕国防预算问题将有“一场大战”。他预测,民主党执政后,美国防预算将会维持在7200亿至7400亿美元水平,与此对比,特朗普政府2021财年国防预算为7405亿美元,2022财年计划申请7590亿美元国防预算。此外,坎西恩表示,特朗普政府通过加大对外军售,来提振制造业并提高就业。与共和党相比,民主党继续加大对外军售的可能性要小得多,民主党可能更多从人权角度考虑问题,削减对侵犯人权国家的军售,如沙特阿拉伯。
共和党追求国防预算稳定增长。传统基金会汤姆·斯波尔分析称,拜登政府新组建后很可能无法在2021年2月正常提交2022财年预算,而要拖到4月。他表示,拜登政府可能受民主党左翼压力,在2022财年象征性地少幅削减国防预算。通常情况下,国防部不能裁减正在进行中的采购,因此,削减国防预算短期来看比较困难,因此,2022财年国防预算将仍然维持在7405亿美元水平或削减1%-2%。鉴于国防部经费需求已随通胀上升而上涨,对国防部而言,这两种情况都很难消化,意味着国防部的购买力将遭受重创。而根据国防战略相关两党委员会的建议,国会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主席吉姆·英霍夫正寻求国防预算年度增长3%-5%。
国防政策优先事项主要聚焦能力和作战概念而非军队规模。前国防部官员扎克·米尔斯分析称,即使是特朗普政府,也计划未来几年保持国防预算水平不变。他表示,拜登若当选,与特朗普政府的最大不同可能在优先事项,将放弃兵力规模扩大(比如马克·埃斯珀的500艘战舰海军提议)、平台数量增加,转为投资能力类型和作战概念。
二、短期内仍将支持国防工业基础应对新冠病毒疫情
美国防部现任采办与保障副部长艾伦·洛德曾表示,国防部需要高达200亿美元追加拨款,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对国防工业基础的影响。两党目前均拒绝将这笔款项纳入尚未走出众、参两院的刺激法案。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3月份,国防部官员曾批准临时提高对国防承包商的按进度支付比率,大型承包商从80%提高到90%,小型承包商从90%提高到95%。国防部试图降低这一支付比率,始终没有成功,当前正开展的相关研究可能带来变化。不过,有前国防部官员分析称,除非美国经济已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引发的当前经济危机中恢复,否则拜登新政府不太可能改变现行临时支付比率,就算经济恢复,使当前的支付比率回归此前水平也非常困难,因为国防承包商正就使当前临时调整变成永久状态进行游说。
国会已有民主党议员批评国防部任用了太多前国防承包商高管,批评支持国防工业基础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刺激支付方案。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民主党议员将对未来国防政策产生多大影响。传统基金会的斯波尔表示,已有民主党左翼提出国防工业影响力过大,并试图限制国防工业高管在拜登政府国防部中任职,以免其偏袒前雇主。而目前呼声最高的拜登政府国防部长人选弗卢努瓦曾在国防工业界任顾问多年。
三、推进国防产品和服务的国内采购
特朗普政府一直推动国防部扩大国内采购,在此方面获得了很多民主党人的支持。民主党占主导地位的国会众议院此前拟定《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含一项条款,要求国防部到2021年10月实现75%的新启动重大国防采办项目在美国制造和采购,到2026年实现全部新启动重大国防采办项目在美国生产和采购(不过,美国盟友则寻求阻止该动议及其他“购买美国货”计划)。拜登也立场鲜明地支持“购买美国货”。其在竞选网站上表示,“美国制造业在二战时是民主的军火库,现在必须成为美国繁荣的军火库,帮助推动工薪家庭经济复苏”。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政府签约中心主管及国防部前工业政策高官杰里·麦金认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执政,美国都将拓展国内国防供应链,也将特别重视供应链安全政策,包括新的网络安全认证方法等。美国两党因共同的反华情绪而在此方面达成了共识。
四、重新重视国防承包商独立研发监管
2015年,时任国防部采办、技术与后勤副部长肯德尔要求大型国防承包商就独立研发项目与国防部官员进行更好的沟通。肯德尔认为,国防部过去几十年的自由放任导致国防承包商更注重创造知识产权而不是提升军事能力,应采取措施在二者之间实现平衡。不过,当时的国防工业界高管,包括身为德事隆系统公司首席执行官、后来成为特朗普政府采办与保障副部长的洛德,都反对这一计划。最终,国防部于2016年发布了要求国防承包商在启动独立研发项目前与国防部采办官员进行正式磋商的“技术交流”要求,而特朗普政府则于2018年废止了这一要求。
如今,肯德尔也为拜登提供咨询。国防工业顾问洛伦·汤普森表示,民主党执政后,可能寻求管理控制国防工业的各个方面,恢复奥巴马政府的很多政策。
五、限制国防工业大规模产业整合
奥巴马政府时期,国防部官员明确表示,不欢迎行业合并,特别是大型国防承包商之间的整合。当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并购西科斯基时,虽然该交易并未引起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关注,但肯德尔还是表示,对此类并购感到担忧,因为规模带来权力,大型国防承包商可能利用这样的权力为自己谋利,国防工业向更少数、更大规模承包商集中的趋势会影响创新、限制供应基础、提高各种规模企业进入门槛,最终影响竞争。然而,特朗普政府时期则发生了多起大规模并购,如雷声公司与联合技术公司部分业务之间的整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并购轨道ATK等。
汤普森认为,民主党执政后,行业合并会更难,因为国防工业领域已经为少数几家公司主导,民主党不太相信市场的力量能够解决行业垄断带来的问题。2020-11-26智邦网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