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与人工智能整体思维

2020年11月13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博客文章,题为“NATO and collective thinking on AI”,作者是IISS总干事办公室高级研究协调员埃里卡·佩佩。博文指出,北约在建立人工智能(AI)军事应用的互操作性标准和使用规范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是,盟国能否在将人工智能用于防御和安全方面采用通用方法并保持西方技术优势?

到2020年底,作为关于如何从新兴技术中受益的更广泛实施策略的一部分,北约可能已就人工智能进行了广泛思考。该联盟可以在建立互操作性标准以及在人工智能军事应用中支持使用规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北约在建立标准以及在让成员国遵守方面并非总是成功的。

这可能使得最近成立的北约创新委员会及其预期年底出台的新兴技术实施战略可能变得更加重要。7月向成员国政府提交了一份人工智能白皮书,其中包括拟议的5年路线图。这可能会导致在2021年某个时候出现更详细的北约人工智能战略。

人工智能挑战

北约的优势是有30个成员在国防上花费约1万亿美元(2020年)。但是,即使无法就人工智能的顶级通用方法达成共识,其广泛的成员关系可能也是一个弱点。

创新委员会主席——北约副秘书长米尔恰·杰瓦讷负责协调联盟内部正在进行的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以期就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形成共同的愿景。这将包括确定能力需求和潜在合作项目的工作。北约已经在进行一些与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包括人工智能、自动化和机器人项目的军事用途以及北约数据科学中心。

前一个项目是美国领导的多国能力发展行动的一部分,旨在研究防空反导等领域的可能应用。数据科学中心的目标是将北约内部现有的数据科学专业知识整合到一个结构之中。

北约将人工智能视为所谓的“新兴和颠覆性技术”之一,并认为这两种技术相结合可能会产生最大的影响。2020年3月,北约的《2020-2040年科学与技术趋势》报告指出,自主性、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结合例如被用来从大量原始数据中生成与决策相关的信息,这对国防和安全有着深远的影响。

该报告还确定了北约在管理人工智能方面面临的一系列“严峻挑战”,包括政策、法律、伦理和互操作性问题。它进一步确定了需要一种通用方法来验证基于人工智能软件的系统的性能,以及如何验证验证过程本身。

在某些方面,北约似乎是进行这些审议的自然论坛,尤其是在跨大西洋的情况下。冷战时期,北约在盟友之间实现标准化和互操作性方面也有很多经验。但是,取得的成果喜忧参半,这凸显了联盟现在面临的挑战:不仅30个成员国的能力水平各不相同,而且在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下,一些竞争对手和潜在对手可能会拥有显著优势。互操作性问题可能很棘手,但如果不想让成员国之间依靠人工智能的能力差距扩大,则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关于建立适用于军事的人工智能设计和开发的通用技术标准的早期讨论至少可以减少这种风险。

保持技术优势

近年来,北约越来越重视中国作为国防和安全参与者的地位,其对人工智能持续而广泛的投资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该联盟对新兴技术和颠覆性技术的日益重视,也是试图确保其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强调了人工智能在大国竞争中的重要性。2019年2月,他采纳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莫斯科国立大学打算到2020年底设立人工智能研究所。

北约成员国和合作伙伴都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是,许多人工智能研究是在私营部门进行的,或者是针对商业应用的,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另一个问题是难以招募和保留足够数量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软件专家。商业部门通常提供比国防部门更好的薪水。另外,商业领域正在进行的许多创新工作都是由从未在国防领域工作或不希望在国防领域工作的公司进行的。

北约认识到了人工智能对国防和安全的重要性和意义。它还重视均势对手开发人工智能的潜在威胁,即在使用人工智能和数据上创建不符合法治和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平台、规范和标准。

未来10年,管理其成员国如何以集体或其它方式采用和使用人工智能将是北约的一项重要任务。可能在今年底左右出台的新兴和颠覆性技术实施战略将表明它计划如何应对这一任务。

2020-12-11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