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关于武装无人机的辩论

2020年12月11日,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The Latecomer: Germany’s Debate on Armed Drones”,作者是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研究助理莉迪亚·瓦克斯。评论指出,在德国议会做出武装德国无人机的决定之前的日子里,无人机辩论正使国家政治两极化。

在德国公众中,安全与防卫政策并不是引起广泛注意的主题,更谈不上关切了。然而,最近一年,与国防相关的两个话题引起了公众的争论。尽管5月德国在北约核共享中的作用在执政联盟内引起了争议,但最近又有一个问题引起了激烈的辩论——是否应该武装德国的无人机(UAV)。

持续10年之久的辩论

与英、法相比,尽管德国是武装无人机的迟来者,但有关其无人机可能武器化的争论并不新鲜。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德国一直在使用无人机。迄今为止,这些无人机都是专用于ISR(情报、监视和侦察)的非武装类型。但是,具有打击能力的无人机长期以来一直列入了德国联邦国防军的愿望清单。2012年,时任国防部长的托马斯·德·迈济埃呼吁采购武装无人机。两年后,其继任者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再次发出了这个呼吁,主张从以色列租赁配备武器的“苍鹭”TP无人机,直到欧洲发展出自己的型号为止。

然而,又过了4年该问题才列入德国立法者的议程。2018年,联邦议院批准租赁5架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制造的“苍鹭”TP无人机,租期为9年。这些无人机属于中空长航时(MALE)这一类,应该是用于取代德国联邦国防军一直在阿富汗和马里进行监视的“苍鹭”1无人机。尽管与“苍鹭”1相比,“苍鹭”TP是一种具有武器使用能力的型号,但其“武器化”问题并不在此交易之列。取而代之的是,德国联合政府的新伙伴社会民主党(SPD)明确表示,这项军备需要单独来决定。总理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社民党在联盟协议中同意,联邦议院只有在对国际法和宪法以及伦理规范进行全面评估之后,才能就其无人机的武装化做出决定。

#DROHNEN DEBATTE2020

作为第3位提出此问题的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在拜访了位于阿富汗昆都士省的德国部队并聆听了其经历之后,于2019年底重启了辩论。今年早些时候,德国国防部在#DrohnenDebatte2020的口号下开展了一系列小组讨论和活动。这场无人机辩论让专家、政客和民间社会代表参与进来,其目的不仅是从军事角度而且要从法律和伦理角度阐明武装无人机的问题。然而,在这些活动中所表达的论点并无新意。

打开潘多拉魔盒?

那些赞成采购武装无人机(最重要的是基民盟)的人一再强调,这些系统可能将为部署在全球热点地区的德军提供“最佳保护”。通过伴随部队巡逻,武装无人机可以在紧急情况下提供近距空中支援和更好的保护。此外,由于其精度较高,武装无人机(如果使用)将减少平民死亡人数。

然而,在关键且基本上是和平主义者的德国公众中,无人机让人联想到美国在巴基斯坦、也门和索马里的域外杀戮画面。自2016年以来土耳其针对库尔德人的无人机行动,以及9月重新爆发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出现了许多可公开获得的关于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军用车辆和建筑物进行无人机袭击的视频,进一步助长了这种感受。采购武装无人机的阻力主要来自绿党和左派。它们担忧,军用无人机的部署可能导致无人机飞行员与战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会导致情感冷漠的风险以及在作战和政治层次上都降低了战争的门槛。此外,它们认为美国无人机袭击造成的大量平民伤亡驳斥了其精确的论点。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采购武装无人机将是走向自主武器的第一步。因此,德国联邦国防军应避免打开潘多拉魔盒。

到达临界点

尽管如此,在最近几个月,德国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加入武装无人机国家的行列。国会议员即将夏季休假时,德国国防部发表了一份报告,列出了德国部署武装无人机的原则。因此,它满足了社民党的要求,与基民盟相比,社民党对该军备问题表现出了更大的抵触情绪。尽管这些原则仍然含糊不清,但它们解决了无人机评论家提出的一些担忧。德国无人机飞行员将驻扎在阿富汗或马里的地面营地,而不是远在距战场数千英里的地方。此外,武装无人机的使用将由议会来批准,这突显了联邦国防军作为德国“议会武装”的法定性质。

10月初在议会国防委员会进行了专家辩论之后,社民党似乎距赋予5架“苍鹭”TP颠覆性力量仅有一步之遥。随着德国大选临近,原来预计德国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会在2020年底之前做出购买武装无人机的最终决定。然而,令其联盟伙伴失望的是社民党的左派现在中断了这些计划,要求再次推迟做出决定,因为它认为还没有进行充分的辩论。经过近10年的讨论,又出现了这种不确定性似乎不仅离奇,而且在德国参与多个欧洲武器计划的背景下也令人生疑。

从少数无人机到自主蜂群

租赁“苍鹭”TP无人机只能弥补现有的能力差距,而所谓的“欧洲无人机”(“Eurodrone”)到本世纪20年代中期才有可能问世。在官方名称“欧洲中空长航时无人机系统”(EURO MALE RPAS 2025)的计划框架下,德国将与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一起制造这种无人机,以增强欧洲大陆的战略自主权。德国将大约采购20架“欧洲无人机”。虽然它们有两种配置(其中一种具有打击能力,另一种仅用于侦察目的),但德国政府似乎在这种昂贵的无人机上花了纳税人的钱,然后又没有充分利用其能力来保护德国士兵,这似乎是荒谬的。

更重要的是,德国与法国一起也是欧洲大陆最昂贵的武器计划——未来战斗航空系统(FCAS)的主要推动者,它涉及有人驾驶的第6代战斗机与无人机蜂群之间协同的系统集成。即使该系统可以在2040年投入使用,似乎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已经很清楚,德国和法国在人工智能(AI)的军事应用方面存在明显差异。法国看到了在军事上使用人工智能的巨大潜力。另一方面,德国政界人士和公众更不情愿在战争中使用人工智能。这种差异的例证是,空客公司(FCAS的主要防务承包商之一)在德国成立了负责技术使用的专家委员会,由其考虑人工智能及其在该项目中的使用所带来的伦理和法律挑战。法国仍没有类似的委员会。如果法国和德国的观点不一致,则将来对该计划的协调可能会变得困难。

由于无法就武装无人机做出决定,令人怀疑的是,德国想要在这些重要武器计划中塑造什么样的角色,以及对欧洲的下一代无人机产生什么影响。随着协调人工智能在军事应用上的挑战迫在眉睫,必须首先就武装无人机问题明确立场。

2021-1-4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