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研究服务处发文分析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的发展现状

近日,美国会研究服务处发文《防御入门:弹道导弹防御》,分析了美国弹道导弹防御(BMD)的发展背景、面临的威胁、主要组成部分、国际合作与政府支持等。

一、发展背景

美国自1940年代后期开始研发并部署BMD系统。1975年,美国启用带有核弹头的BMD系统,以保护部分陆基“洲际弹道导弹”(ICBM)部队并形成战略威慑。但由于成本较高、有效性较低,该系统于1976年停用。1975财年预算中,美陆军开始资助研究“直接碰撞杀伤动能拦截器”作为替代方案,该类型拦截器如今在美国BMD系统中占主导地位。1983年,美国里根总统宣布加强弹道导弹防御工作,自1985年里根正式启动“战略防御倡议”以来,BMD系统一直是美国会重点关注的议题。

美导弹防御局(MDA)现阶段目标是开发、测试和部署分层式集成BMD系统,但美国目前的政策并不针对大国对手的战略核威慑力量。美国2020财年预算为导弹防御计划拨款136亿美元,其中94亿美元用于导弹防御局。至今,美国会已经拨款超过2000亿美元用于研发BMD系统及其在国内外的部署。

二、面临的威胁

当前,美国最担心的弹道导弹威胁主要来自朝鲜、伊朗等国的短程弹道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以及朝鲜不断增强的洲际弹道导弹能力。

1. 朝鲜

朝鲜可能拥有数百枚能打击韩国全境的短程弹道导弹和数十枚能打击日本和美国亚洲军事基地的中程弹道导弹(其可靠性目前尚不能确定)。朝鲜正在研发洲际弹道导弹能力,旨在使用核弹头对美国本土进行打击。尽管朝鲜已进行了多次核试验,但尚不清楚其弹道导弹是否携带核弹头。

2. 伊朗

美国家情报委员会估计,伊朗拥有中东地区数量最大的弹道导弹库存。由于伊朗没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这些导弹装备的都是常规弹头。伊朗大部分弹道导弹由射程小于500千米的短程弹道导弹组成,伊朗将其视为一种战术作战力量。此外,伊朗还拥有数量可观的中程弹道导弹,可打击整个中东地区的目标,伊朗将其视为一种战略威慑力量。

三、主要组成部分

美国已部署由陆、海、天基传感器组成的全球传感器网络,主要用于目标探测与跟踪;大规模数量的陆、海基碰撞杀伤战斗部和杀爆战斗部拦截器;以及全球指挥、控制与作战管理网络。美国BMD系统主要包括陆基中段拦截系统(GMD)、“萨德”反导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宙斯盾”反导系统和“爱国者”反导系统。

1. 陆基中段拦截系统

自2004年以来,美国已在格里利堡空军基地和范登堡空军基地部署44枚(现正扩展至64枚)陆基中段拦截导弹,旨在拦截来自包括朝鲜和伊朗的洲际弹道导弹。尽管陆基中段拦截系统受到了美军高层军事领导人的高度认可,但其拦截试验记录结果却好坏参半。

2. “萨德”反导系统

“萨德”是一种高度机动、快速部署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用以击落短程弹道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保护战略性地区和目标。美国已经向美陆军交付7套“萨德”系统。美国“萨德”炮台现部署在关岛、韩国和波斯湾;“萨德”雷达系统现部署在土耳其、以色列和日本。美国未来生产的任何“萨德”炮台都将用于对外军售。

3. “宙斯盾”反导系统

“宙斯盾” 反导系统项目为美海军“宙斯盾”巡洋舰和“宙斯盾”驱逐舰提供了针对短、中程弹道导弹的区域防御能力。根据美国2020财年预算,到2024财年末,美海军拥有BMD能力的“宙斯盾”舰数量将从38艘增加到59艘。

4. “爱国者”反导系统

“爱国者”反导系统是美陆军第三代中远程中高空防空导弹系统,由动能拦截弹和雷达与指挥、控制系统等组成,机动性强,主要用于对高度在40千米以下的弹道导弹进行拦截。“爱国者”是美军 BMD系统中最成熟的系统,与“萨德”联合使用,可为美军提供全面的弹道导弹末段防御能力。

四、国际合作与政府支持

美国与多个盟国有BMD合作项目:“爱国者”系统已被多个盟国购买;“萨德”反导系统正处于合同谈判或采购阶段;日本等国家已获得“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能力;沙特阿拉伯将获得7套“萨德”系统;在土耳其部署“萨德”雷达;在欧洲部署“宙斯盾”反导系统舰艇;在罗马尼亚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此外,美导弹防御局正积极参与北约活动,旨在为北约发展综合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自21世纪初期以来,BMD项目得到美国政界、军方及国会的广泛支持。但美国会目前不愿为天基弹道导弹拦截器计划提供资金支持,随着地缘政治和太空领域的形势变化,美国会可能对此作出改变。

2021-1-12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