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设计思路与关键定义

AEF的设计思路

按最初考虑,AEF是美空军对后冷战时期管理兵力生成,以及兵力部署和作战节奏的全新探索,主要目的一是为战区作战司令官更快速地提供量身定制的空军部队;二是提升空军管理的整体效益,包括增强空军人员职业的可预测性和总体生活工作质量。为此,美空军设想打破原有中队、大队、联队和编号空军的整建制兵力生成和运用模式,转而采用更加灵活,更容易裁剪和拼接的力量编组方式,以及配套构建更加精细化的兵力管理机制,更加可预测、标准化的管理流程,确保空军部队得到适当的组织、训练、装备,以及配套合适的作战支援和维持能力,以适应冷战后威胁更加小型化、离散式和突发性的特点。

美空军为AEF的组建确定了可预测性、公平性和可视化这三个基本原则。所谓可预测性,主要考虑采取分阶段、周期性的兵力生成和运用方式,即通过将AEF的轮转过程分为休整期、训练和演习期、准备部署期、部署或待命部署期四个阶段,并设定相对固定的轮转周期,同时依托作战指挥官更具预测性的作战计划产生的兵力需求,可以使空军部队提前知晓部署地域,了解任务特点,尽早展开更具针对性的训练和演习,还可以使空军人员提升其职业规划的可预见性,更好地安排自身的训练、休假和教育等事项。所谓公平性,美空军规定无论职务、军衔,还是现役或后备役(包括空军国民警卫队和空军预备役)的空军人员都是可部署的远征作战力量,并有着均等的远征部署机会,AEF的计划人员将在10支远征部队中配置大体相同的作战、支援和保障力量,并尽可能“公平”地在空军各常设的联队、大队、中队和单位类型代码(UTC)之间分配作战指挥官提出的作战需求。所谓可视化,也可称为透明性,指每位空军人员都清楚知道自己当前所处的轮转阶段,未来将在何时赴何地执行何种任务,同时兵力轮转管理人员清楚知道那支部队当前处在何种状态,何种训练水平,能否执行部署行动,空中力量的提供者和作战指挥官也能随时了解部队部署和轮转的整体状况。

具体到AEF的构成,美国空军最初计划将主要作战力量分成10个大致相等的份额,即组建成10支AEF,每支AEF均以一个战斗机或轰炸机联队为基干联队,并混编有相应的预警指挥、加油、运输、救援等作战支援力量,通常编有各型飞机150-175架,总人数在15000人左右。在10支空天远征部队中,基干联队驻地在美国本土的有8支,分别是第一远征部队的第388战斗机联队;第二远征部队的第7轰炸机联队;第五远征部队的第355战斗机联队;第六远征部队的第20战斗机联队;第七远征部队的第2轰炸机联队;第八远征部队的第28轰炸机联队;第九远征部队的第27战斗机联队;第十远征部队的第1战斗机联队。海外部署的有部署在阿拉斯加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第3远征部队的第3战斗机联队;部署在英国萨福克郡拉肯希斯皇家空军基地、第4远征部队的第48战斗机联队。还有数量众多的属于所谓低密度/高需求(LD / HD)资产,如装备U-2侦察机、E-8联合战场监视飞机、E-3预警指挥机、RC-135侦察机和搜救飞机等的部队,这些部队通常不会大量编配给某支特定的空天远征部队,而是根据全球的任务需要,按照自身的节奏进行轮转,因此任务强度往往较普通部队更高。表1是美国空军一个典型空天远征部队的构成表:

表1 美国早期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典型构成表2

美空军认为以上配置可使每支空天远征部队获得较为完整的空中作战要素,并且就175架的飞机数量,及飞机本身拥有的性能优势而言,一般国家已难以对单支空天远征部队形成真正的威胁。在具体运用中,美空军将10支空天远征部队分成5对,两两配对,可以集中在同一方向,或在两个不同地点(甚至是不同战区)同时展开部署。此外,处于任务期的空天远征部队实际部署飞机的数量也存在较大弹性,一般不会将175架飞机全部部署到位,并且在任务区前沿基地部署飞机的数量也不会刻意维持在75架,而是将根据任务的具体需要对部署飞机数量和类型随时进行调整。近年来,随着F-22A和F-35A两种五代战斗机,及MQ-1、MQ-9和RQ-4等先进无人机的陆续列装,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作战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AEF的力量构成

美空军为AEF定义了四种构成要素,包括随时可用部队、赋能部队、驻地支持力量和军种机构支持力量,其中前三种可用于部署和轮转,最后一种为不可部署力量。

随时可用部队

该部队是美空军满足全球兵力管理分配计划(GFMAP)要求的主要力量,包括直接参与作战行动的部队、作战支援部队和作战勤务支援部队等。美空军将以上力量分成了大体相等的5份,每份力量组建成了两支AEF。并且美空军还为以上力量确定了5种不同轮转节奏,以满足全球军事行动对美空军不同规模的兵力需求。就目前而言,美空军为这些力量确定了179天的基准任务时长,在此期间内AEF处于部署或随时待命状态,并确定了1:4、1:3、1:2和1:1这4种不同的驻留比,来调整空军AEF的整体轮转节奏,也即调整空军任务部队的全球总“供给量”。此外,美空军还为作战司令部保留了120天任务部署期,1:4驻留比的兵力需求节奏,并为空军后备役设置了M和N两种专用节奏,作为兵力轮转管理的依据。

赋能部队

该部队大多是美空军定义的所谓低密度/高需求(LD / HD)资产,这些力量由于具有奇缺性和不可替代性,通常无法按照以上五个固定的波段进行轮转,只能长期处于较高的战备水平,随时依据作战行动的需要进行部署和使用。这些力量主要包括负责空运的空中机动部队,遂行特种作战和救援行动的部队,战区战斗管理部队,负责支援陆军作战的专用部队(如气象小组等),负责全球打击支援和情报,监视和侦察支援的部队,驻扎在韩国的空中作战部队等。

驻地支持力量

主要是指美空军基地的各种支持力量,包括直接支持作战任务和支持航空站运行的这两类不同力量,也可根据需要纳入到不同的AEF轮转节奏中进行轮转部署。

军种机构支持力量

是指依据《美国法典》第9013节“空军部长”等的具体规定,协助空军部长履行组织、训练、装备、征兵、动员和行政管理,以及保障供应等军种建设职能的相关力量。需注意,以上机构虽然整体不能向海外进行部署,但机构中的每个成员均具有可部署性。

AEF的构成能力块

由于业务领域、实际编配数量和任务兵力需求等因素的差异,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员不可能按照同样的节奏进行轮转。为此,美空军将现役和后备役的主要力量分成了41个AEF能力块,参见图2,这些能力块与赋能部队共同组成了构建AEF的基本要素,按照专业领域的不同,美空军将这些能力块分别置于了不同“波段”(BAND),也就是对应着不同的驻留比和部署时长的轮转节奏。例如财务管理和军法官等业务领域的人员通常按A或B波段轮转;负责后勤计划、物资管理、公共事务等业务的人员通常按C波段轮转;负责特别调查办公室、空港、交通管理、车辆运营等业务的人员通常按D波段轮转;负责情报、警卫等业务,以及合同人员通常按E波段轮转。

图2 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41个能力块
 

并且,美空军以各类能力的总需求和总供给为依据,确定了各类专业人员的具体轮转节奏。例如对财务管理人员而言,假设美空军目前共有360份此类力量,而根据目前的全球任务对此类力量的需求是100份,那么原则上此类力量将被分摊在3个大体相当的能力块当中,即每个能力块将包括120份此类力量,并且这类人员驻留比将会被确定为1:2。可见,AEF的轮转与AEF中能力块的轮转,包括AEF构成部队和构成人员的轮转并不是一个概念,因为AEF中的能力块并未指定给特定编号的AEF,因此各能力块中的人员将按照自身的节奏轮转,将在AEF管理机构的具体协调下编入不同的AEF中执行任务。而具体到个人,例如用A2、B3、C1或D2等就可表示自己身处的能力块位置及大体的部署时间等信息。

空天远征特遣部队(AETF)的分类

美空军参照日常组织结构,用“远征”字眼对传统编号航空队、联队、大队和中队等进行了改造,依据执行任务的需要和兵力规模,分别定义了空军编号远征航空队(NEAF,Numbered Expeditionary Air Force)、空军远征联队(AEW,Air Expeditionary Wing)、空军远征大队(AEG,Air Expeditionary Group)和空军远征中队(AES,Air Expeditionary Squadron)这4种组织层级,并将其作为空军向联合部队司令部(JFC,Joint Forces Command)派遣任务部队的基本组织方式,以上4种任务部队统称为空天远征特遣部队(AETF,Airand Space Expeditionary Task Forces),也是处于部署状态AEF提供部队的统称。

空军编号远征航空队(NEAF

NEAF是层级最高,也是规模最大的AETF,通常可作为特定战区保留编号航空队激活后的命名,例如太平洋空军视情激活第13航空队后可将其命名为第13远征航空队。NEAF一般编配多支AEW和独立部署的AEG。NEAF指挥官一般可担任联合部队的空军组成部队指挥官(COMAFFOR),并兼任联合部队空中作战指挥官(JFACC),及区域防空指挥官(AADC)和空域指挥官(ACA)等职务,也可直接担任战区联合部队空中作战指挥官(T-JFACC)。

空军远征联队(AEW

AEW通常按照美国空军标准联队的组织模式构建,具备独立建立、管理和运行空军远征基地的能力,并且有能力对地理上分散的多个配属作战单位实施指挥和控制。与美空军日常的飞行联队类似,AEW内通常编配有以其联队编号命名的作战、维修、医疗和任务支援等数个远征大队(AEG)。AEW的名称与美空军日常编制联队名称并不对应或重叠,也就是即便是特定AEW的力量均来自某一飞行联队,AEW的名称也要重新使用空军远征联队的专用编号命名。就目前在中央战区部署的AEW而言,大多使用的是美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ACC)保留的远征联队编号,部署使用时激活,使用完后随即取消。

空军远征大队(AEG

AEG是配置在AEW之内或单独部署、执行军事任务的空军大队的统称,也是规模最小的可独立部署AETF,但由于AEG不具备单独建立和运行空军远征基地的能力,即便是独立部署,也只能驻扎在某一远征联队运行的基地内。AEG通常按其职能进行分类,单独部署的AEG通常可完成某些特定职能,如空运、侦察或轰炸等。

目前,处于激活状态的空军远征联队(AEW)和空军远征大队(AEG)主要集中在中央战区空军,在太平洋空军、欧洲-非洲空军和空军机动司令部也有少量部署和使用,参见表2。

空军远征中队(AES

AES是美空军使用的基本远征任务单位,由于不具备完整的作战要素,不能独立执行军事任务,因此提出兵力需求时不能只是针对单一空军中队,通常还需提出必要的支援和指挥要素力量申请。也就是即便任务只需要一个作战中队就可执行(例如,执行人道救援任务的装备有C-130运输机的飞行中队),也应配备必要的支援和指挥控制(C2)要素,此时的结构实际上相当于AEG。须注意,由于飞机通常拥有较大航程,因此配套的指挥控制和支援要素不一定需要向前部署。

远征中队层级以下的远征力量

除远征联队、大队和中队外,美空军还采用个人或小规模专业团队的形式进行远程部署,主要用以执行特定的,相对有限的职能。如爆炸物处理(EOD)团队、军用工作犬团队、安全警卫部队、联络团队和联合心理战特遣部队(JPOTF)等。以上力量按具体任务需要,可部署在偏远地区单独使用,也可与其它力量一起使用。

表2 目前启用的美空军远征联队和大队3

 
【1】冷战期间美军的海外部署相对固定,部队基本不进行轮转,人员大多采用一年(无家属陪伴)或三年(有家属陪伴)的时长进行海外部署。
【2】Aerospace Expeditionary Force(AEF)、Airand Space Expeditionary Task Force(ASETF),https://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agency/usaf/aef-intro.htm。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Air_Expeditionary_units_of_the_United_States_Air_Force

2021-1-21智邦网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