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天力量杂志探讨信息战与联合全域作战

2020年12月,美国《空天力量》杂志发布“信息战与联合全域作战(Information Warfare and Joint All-Domain Operations)”一文,该文分析了当前的竞争环境,探讨了信息战在联合全域作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对美国空军未来的现代化工作提出了建议。本文编译了文章主要内容。

1 引言

第22任美国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上将认为,如果不做出改变,美国空军将面临在未来冲突中战败的风险。他认为这种风险的存在是因为目前缺乏有效的可集成到指挥控制系统中的信息战数据产品和服务,无法增强战术级和战役级态势感知,以供作战人员和决策人员使用。美国空军和联合军种仍然使用传统的、工业时代的、静态数据库存储所有数据、情报产品和服务。而这些数据集和数据库必须近实时地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使用,从而支持美国空军、联合部队和盟军在未来的平战时期成功地开展联合全域作战(JADO)。空军必须迅速确保信息战与ABMS的整合。虽然无法确保百战百胜,但可以通过积极规划和组织来增加胜利的概率。

《2018年国防战略》强调,“目前,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关注点”。自该战略发布以来,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来自对手的挑战,安全环境日益复杂,美军应重点部署一支具备杀伤力、韧性且能快速适应的联合部队。

2 联合全域作战和指挥控制

为应对新兴大国竞争,美国空军及其联合军种力量将全速推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条令的发展,以支持联合全域作战。正如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Paul J. Selva将军所言,JADC2的目标是确保具备韧性的指挥控制以及足够的战场感知能力,促使参与联合或联盟特遣部队作战的各种射手和传感器发挥作用并集成火力。JADC2旨在重新构建总部要素的概念,例如,与前沿边缘行动不在同一地点的空中作战中心或战术作战中心。JADC2旨在为在高强度前沿、战术边缘作战的战术指挥官提供同样的态势感知能力和指挥控制决策能力。这些能力以前是为负责主攻的指挥官保留的,而如今主攻点面临风险。这一概念使得部队管理能够对敌方或对手产生的效果、决策和机动做出反应,甚至在敌方或对手面前做出反应。JADC2寻求在网络断开、带宽减少或间歇性中断的情况下仍然可运行。具备了所有这些连通性和原始态势感知能力,友方部队可利用固有的作战力量集跨各个作战域针对成千上万个潜在目标同步实施打击。

这种情况只有在ABMS的出现和推出之后才会发生。到2025财年,美国空军将为ABMS投资33亿美元。ABMS将作为一个数据集成、指挥决策使能器,助力发现、定位、瞄准、跟踪、交战和评估(F2T2EA)过程。ABMS将在更模糊、更难定义的场景和环境中发挥作用(即和平时期的竞争)。例如,在千岛群岛、中国南海、黑海空域、加里宁格勒郊区以及波罗的海,美国及其盟军将面临与均势对手的竞争。为了对抗竞争,唯一的途径是借助联合和联盟力量形成合力。

据报道,ABMS将由人工智能驱动并采用机器学习技术,但更重要的是,它将整合成七类行动或应用,包括数字体系结构、标准和概念开发、传感器集成、多域数据管理、多域安全处理、多域连通性、多域应用程序以及效果集成。上述所有ABMS元素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十分依赖信息战和数据或情报,将以最佳状态支持联合全域作战。

3 信息战的优先化和一体化

为了达到这种巅峰性能,美军需要ABMS,而ABMS又需要信息战提供的关键数据。这一需求包括来自赛博空间、电子战和电磁频谱观察和作战的关键情报以及来自信息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作战的情报。情报任务数据(IMD)对于ABMS内部互连至关重要,空军生命周期管理中心正开始对其进行集成评估。作为ABMS的关键组件,情报任务数据对于为作战指挥官和战术官提供态势感知不可或缺。情报任务数据包括作战顺序、特征和性能、地理空间情报、电子战集成的重编程数据和签名数据。早在武器系统项目开发阶段就记录了情报任务数据的需求,并记录在相关生命周期任务数据计划中。当情报任务数据精确且被整合时,联合和联盟部队可避免误伤友军,并通过作战识别完善战场感知。这种整合促使这些部队占领高地,将对手目标置于危险之中,并赢得胜利。与ABMS相比,美国空军每年为情报任务数据制定的预算仅为4000万美元,但它可能对JADC2产生巨大的影响。

部署ABMS并支持联合和联盟部队开展联合全域作战的关键不仅包括情报任务数据。赛博空间作战、信息战以及来自ISR作战的情报也必须能够在ABMS中集成,以便向战术决策者更新JADC2的实际情况。信息战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可为ABMS提供大量的数据集。在信息战中,赛博空间作战提供了保护ABMS网络本身的能力,并提供了对手的赛博漏洞矩阵,可用于攻击和目标选取。信息战将使指挥官能够保护联合特遣部队的佯攻不受真正的意外动态部队部署的影响,从而把对手甩在身后,这些数据集在ABMS中必须可用。ISR作战能够提供关于移动地对空导弹和战区弹道导弹重新定位的关键情报,以阻止联合火力。这些情报必须迅速迁移至ABMS,以支持射手决策。总而言之,信息战将提供关键数据,以确保信息完整且精确。为了使ABMS获得成功,必须尽早集成这些数据。

 

4 建议

总之,空军不能再拖延现代化进程了。国防情报局(DIA)已经开展工作,将静态的基础情报数据库(如现代化综合数据库(MIDB))转变为一个类似万维网的应用程序,即机器辅助快速存储系统(MARS)。该系统标志着为基础军事情报和交互改变环境的第一步。然而,这些工作还远远不够,无法真正整合信息战衍生的情报数据,以增强决策。这些工作也不包括为作战人员提供威胁预警、收集管理和目标选取情报,而这些恰恰是生成最鲁棒的作战图所必需的。我们呼吁,通过自动化和机器学习算法支持的云平台,将信息战产生的所有数据和情报传送到ABMS云和驾驶舱。这种共享情报都进行了标记并与战术传感器数据和多功能显示器集成,通过将作战任务调查结果和观察情况纳入情报数据库,为美国空军、联合军种和盟军提供真正的决策优势。为了实现这种决策优势,可采取以下具体措施:

  • 在JADC2的“概念所需能力”中,对信息战产品和服务提出明确的需求;
  • 在ABMS云中整合现有的情报和信息战数据库;
  • 开发并实施安全协议和跨域解决方案,使信息战和情报数据能够传输到ABMS,并通过ABMS传输,支持从ABMS获取传感器和平台数据并将这些数据纳入情报数据库;
  • 确保有适当的数据标签并对数据源进行标记;
  • 开展军种内培训,以建立信息战、情报和传感器数据利用和传输所需的战术、技术和程序。

5 结论

影响信息战企业、情报作用以及其他为联合作战人员提供数据服务的重大转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这将需要一个重大的范式转变,即数据的生产者、管理者和使用者将如何进行相关操作,以及部队层面如何将其作战任务结果集成到情报界和信息战企业中。这一任务并不容易,需要高级领导人鼓励和引导创新。

朱虹编译自互联网

智邦网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