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寻求可互操作解决方案以推动联合全域指挥控制发展

美军正在迅速发展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作为对抗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一种方式。JADC2的发展需要创新的计算、软件和先进的数据处理技术;人工智能、云计算、5G通信等新兴技术;以及与军队现有遗留系统的集成。美军领导人已经认识到,要全面实施JADC2,必须摒弃军方一些老套的做法。

美国空军前任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C4)/赛博主管、联合参谋部J-6首席信息官Bradford Shwedo中将表示,军方正在减少使用业界专有解决方案,并坚持开发遗留系统所需的互操作性或赛博扩展能力。

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军一直在积极探索和测试能够将每个传感器和数据馈送连接到战术网络的概念。这将使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太空部队在海、空、陆、太空和赛博域的任何动能或非动能作战成为可能。

作为联合全域作战(JADO)2023年目标的一部分,军方正在积极推动盟国和合作伙伴的参与和协调。Shwedo表示,需要制定可互操作的解决方案,开发基于开放体系结构和通用标准的工具,以支持跨多个国家的多域作战。对于JADC2来说,这意味着不再需要定制专有解决方案来达到曾经在各军种中的能力水平。尽管美国跨作战域的军事行动屡见不鲜,但联合作战的紧迫性日益增加。美国国防部高层领导支持增加指挥控制平台、数据处理和武器系统的规模和互操作性。

 

各军种的支持

Shwedo在谈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军方最高领导人Mark Milley上将时指出:“JADC2进程的不同之处在于,主席对此很感兴趣。在他的支持下,JADC2成为了副主席(空军John Hyten上将)的职责。所以我和副主席的工作关系非常密切,能够得到所有军种长官的支持,每个人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是,军方中层领导对JADC2概念的接受能力阻碍了JADC2的发展。级别较高的领导人和级别较低的人员都能理解,但级别介于两者之间的人却不能。”

目前,美军高层领导人对JADC2进行了讨论。Shwedo介绍了五角大楼最重要的四个会议:讨论有关作战问题的参联会机密会议(Tank)、负责预算和支援的管理行动小组会议、管理需求开发的联合需求监督委员会(JROC)会议以及国防采办委员会会议。Shwedo表示:“在这些会议中制定了很多JADC2的相关决策,我们在这些会议中得到了支持。”

 

减少项目延期

这种自上而下的支持使领导者致力于开发JADO遗留系统的互操作性和赛博安全,军队内部不再接受临时措施或项目延期要求。

Shwedo认为:“这是一场争夺有限资源的战争。过去,我们可以承担与暴力极端组织(VEO)斗争的风险,但现在不能如此。过去,我们支持项目自行制定行动计划和里程碑(POAM),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很多人去努力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因此,在参联会副主席和国防部副部长的支持下,我不允许延期。通过参联会的机密会议讨论特定的作战开发,在易受攻击的项目上保持意见一致,我们有威胁报告显示这些项目的漏洞。现在我们不再允许延期了,相关人员必须尽快解决问题。”

在2019年由芬兰主办、J-6协办的“大胆探索”(Bold Quest)多国通信互操作性军演中验证了这一说法。当飞机通信系统由于软件补丁问题无法连接地面联合战术管制员时,美军领导人推动盟国团队和美国联合军种成员当场进行维修。Shwedo解释:“如果在现实世界中发生了这种情况,飞机只能在没有联合战术通信系统的情况下起飞。然后等待维修或者把武器系统送回仓库。”

 

相关演习情况

演习是美军实现JADC2概念的关键,特别是在集成现有平台方面。根据参联会主席Milley上将的指示,各军种在联合全域作战中承担不同职责:空军负责指挥控制,辅助太空部队部署天基基础设施;海军负责联合火力;陆军负责后勤。每个分支机构也在为各域未来联合概念的发展。2020年12月,各军种和联合参谋部完成联合作战概念的起草工作,并通过演习和事件获取反馈信息。

图1 美国空军人员监视计算机以支持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跨域2号”演示试验

到目前为止,Shwedo对9月举行的多次JADC2试验表示满意,包括9月3日在内华达内利斯空军基地和9月4日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的ABMS“跨域2号”演示试验以及9月15-17日和21-24日在太平洋地区“勇敢盾牌”演习期间进行的ABMS“跨域3号”演示试验。

考虑到竞争问题,美国国防部未公布大多数细节信息,ABMS“跨域2号”演示测试了多种武器系统,包括地面系统甚至是手持平板电脑等一系列技术,利用机器学习来帮助领导人选择最佳武器系统(包括巡航导弹)进行目标打击。与此同时,在太平洋举行的ABMS“跨域3号”演示测试了以通信为中心的JADC2,海军和空军都参与了此次演示。作战人员使用夏威夷的一个通信单元、KC-46飞机、海军舰艇和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一个地面站,来测试现有蜂窝网络范围之外的实时通信作战。军方正在为ABMS“跨域4号”演示做准备,并将在2021年举行另一场“大胆探索”演习。

图2 ABMS演习测试了美国空军ABMS与其他武器和通信系统在联合作战环境中的数字集成

从JADC2的经验来看,Shwedo认为未来人工智能(AI)能力将有助于加快决策周期。人工智能可实现很多不同的场景,在和平时期可以创造机器语言来建立未来将要使用的标准。

为了进一步提高JADC2的通信能力,Shwedo牵头开展与作战规划相关的战备评估,以全面落实关键通信、备用通信、应急通信和紧急通信(PACE)概念。Shwedo表示:“在争夺有限资源的战斗中,备用、应急和紧急通信没有在与暴力极端组织的斗争中得到应有的关注。我们关注的主要内容之一是通信支持网络,我们正在努力构建PACE概念。这是我们第一次进行C4评估,考虑了所有通信系统的可支持性。”

王璨编译自互联网

朱虹审定

2021-2-24智邦网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