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伊朗无人机攻击美国驻叙军事基地的分析

数架伊朗自杀式无人机日前攻击了美国陆军、海军陆战队驻叙利亚霍姆斯省南部距坦夫55千米“安全区”内的军营、生活设施,以及准军事部队的基础设施。此次行动引起国内外军事专家高度关注。

从战术技术和军事政治角度分析,这一事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尽管叙利亚、伊拉克领土上的准军事部队没有先进的光电、雷达和无线电技术侦察设备,实施现代空中作战时,却能在每个阶段实施精确化行动。
伊朗自杀式无人机对坦夫附近的美国陆军、海军陆战队军事设施发动攻击时,超低空飞行突破了“爱国者-3MSE”建立的A2/AD密集防空区。
5架自杀式无人机(显然,包括Qasif-K2和Samad-3系列无人机)毫无障碍地突破了 “爱国者-3MSE”多通道反导系统连在55千米“安全区”和坦夫上空建立的A2/AD防空区。反导系统配备AN/MPQ-53/65无源相控阵多通道目标指示-制导雷达,能够距离45-80千米发现RCS仅为0.02-0.05平米的目标。
而且AN/TPS-75 Tipsy S波段分米波多功能雷达配属给导弹营,能够进行环形搜索。
这一雷达用于下列情况:导弹连仅有一部AN/MPQ-53/65多功能雷达,为了避免浪费宝贵的使用寿命不想开机,或专门用于在90度方位角扇区监测导弹来袭危险空天方向。
众所周知,MPQ-53/65多功能雷达并不是以环形搜索全投影比状态运转。
即使TPS-75也未能掩护美国军事目标免遭伊朗自杀式无人机的攻击。
分析以上情况,可以得出几个重要结论:
攻击无人机建立了最佳的超低空飞行航线,对AN/MPQ-53/65多功能制导目标指示雷达和AN/TPS-75搜索雷达的战术技术缺陷了如指掌。
搜索高低角扇区的低界十分有限:AN/MPQ-65是1度,Tipsy是0.5度。前者能够搜索、“形成航迹”和“截获”高度30米以上的空中目标,而后者—20米。
因此,如果无人机距离地面15米超低空飞行,“爱国者-3MSE”系统处于值班、战斗状态下的上述雷达根本无法可靠搜索、跟踪无人机。
做个对比,俄罗斯的96L6无源相控阵全高度搜索雷达和48IA6-K1“短飞-K1”中低空搜索雷达的低界可达-3和-2度,完全可以跟踪高度仅为5-7米或洼地上空的目标。
霍姆斯省有着广袤的低洼沙漠地形,自杀式无人机操作员心知肚明。另外,无人机“悄悄接近”,充分利用地形屏蔽效果和米波、分米波、厘米波雷达方向图的限制。
“爱国者-3MSE”反导系统的MIM-104F拦截地空导弹配备Ka波段毫米波高能主动雷达导引头,可以与北约联合武装力量的地面、舰艇和空中雷达、光电侦察设备进行双向数据交换。
理论上讲,“爱国者-3MSE”的MIM-104F拦截弹主动雷达导引头通过数据接收模块,能够从预警机、RC-135V/W无线电技术与雷达战略侦察机,甚至F-35A/B/C战斗机的AN/APG-81 雷达获得伊朗自杀式无人机的目标指示,此后,即使导弹营的AN/MPQ-53/65雷达没有开机,处于其无线电地平线之外,也可以拦截无人机。
但上述情况没有发生,因为无人机发动攻击时,在叙利亚、伊拉克领空既没有E-3C/G“哨兵”,也没有美国空军的战术飞机,它们本可以距离约75-100千米发现伊朗的无人机。
显然,俄罗斯的A-50U“熊蜂-M”预警机,或S-300PM2导弹营(部署在迈斯亚夫附近)的96L6搜索雷达操作员向伊朗革命卫队无人机大队的指挥所准确通报了上述宝贵的时间窗口信息。
事实是,无人机对55千米“安全区”的攻击,紧随以色列空军F-16I利用这一空域发射Delilah-AL战术导弹攻击叙利亚T4空军基地之后。
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盖里与俄防长绍伊古会谈之后,德黑兰和莫斯科决定加强军技合作。假如没有俄罗斯空天军的大力信息支援,伊朗革命卫队此次无人机攻击行动很难取得成功。向五角大楼和特拉维夫展示了强大的能力,令其今后不敢小觑伊朗。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