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众议院大选:观选过程与投入显现重视度

(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日本众议院大选落幕,选票开出后必然造成政治版图推移,只是能否产生结构性变化,让自民党与公明党所共同组成之执政联盟,无法再继续主导政局,恐怕才是国际战略观察家与日本政治评论者关注焦点。

本次日本众议院大选,共计有1051名候选人完成登记,竞逐由289个单一选区再加上176席比例代表,所构成之465席议员席次。就日本政治选举史来说,此为改采小选区(单一代表制)并结合政党比例代表制以来,登记候选人数量最少之众议院选举。

依据前述众议院席次总数465席以及下属常任委员会结构,就掌握政权来说,必须获得“过半数”为233席,但若要能够在所有常任委员会中,掌握过半数席次以便获得掌控议程与议案提案,则此被日本政界称为“安定多数”之席次数目为244席。

但若是要在所有常任委员会席次都能够过半,并且独占所有委员会主席席位,让掌握提案内容,设定议程进程更能得心应手,并且主导政局发展时,完全无法受到挑战与阻挠,此种被日本政界称为“绝对安定多数”之席次数量就要高达261席。当然就修宪门槛来说,那就要有三分之二议员席次,因此数目就会高达310席。

当然当选席次总数是一回事,但是否要与他党合作共同执政,政治算计就更加复杂;自民党虽然席次显然过半,掌握出面组阁获得执政权应当不成问题,但其之所以愿意与公明党合作,显然就是希望在众议院中,透过政党联盟增加所能掌控席次数量,获得更大政策主导地位。

此外重量级政治人物在小选区选战中,其实亦有可能意外滑铁卢失利;比方说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在其选区落败,如此难堪结果迫使其必须辞去该项职务;保守派政治家石原慎太郎之子石原伸晃,从1990年开始加入日本政坛出马竞选众议员,曾经八度当选众议员席次,但在选战中亦受到挫败,未来日本政坛“石原派”气势恐怕亦将受到严重冲击。

在对外政策上旗帜鲜明对上北京,同时因为公开表达要保卫台湾,因此引起中国大陆严重抨击之日本副防相中山泰秀,此次选举亦在其选区落败;尽管落败者不无可能透过比例代表制复活继续担任议员,但是经过此种过程,整个政治气势就会被严重削弱,未来政策发言地位亦会受到影响,政治影响力因此下滑亦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日本众议院选举在国际社会受到多大关注,国际媒体报导力度其实就会显现出日本国际地位高低;但就其周边国家来说,由于各国对日本政治经济与军事影响力评价差异甚大,因此若要理解日本周边邻邦如何看待日本政治版图变化,东京政治气象如何风云变色,就要将各国观察日本选举过程,以及其公私不同部门投入程度,作为日本在其国际政治应对政策上之比重参考依据。

先就公务部门来说,各国驻日外交代表机构必然会针对日本选情发展,随时回报选战态势,并且尽可能推估选后政治版图如何推移,核心政治席位与关键政治首长可能人选。至于从选战可能结果去推估出政策未来取向,恐怕是相当困难;通常是要等选战尘埃落定,政坛人事安排透过洗牌过程,完成权力重组之后,才能看出相当端倪。

由于各国驻外机构内是集合国内政治不同部门,虽然表面上是有外交官员统筹全局,但其实是各有山头骄兵悍将各自运作。所以在判断选战发展上,各个不同体系都是从其组织使命与任务角度来切入观察;财经部会驻外官员会将焦点放在未来可主导对外经济与金融政策之政治人物选战结果,军事武官当然是对出任国防政务首长之政务官员选战成败充满兴趣,因此从驻外馆处向国内各个主管部会所发送回去之选情分析,自然就会充满本位色彩,所持立场与观察角度就会产生差异,此种样态完全合情合理。

当然就驻外馆处之外交主管首长来说,总是希望能够整合驻外机构各个不同体系官员意见,透过外交政务传报体系,提出最完整之选战观察报告,但就各个体系派驻外馆官员来说,其总是希望能够留下一手,向本身上级回报其独门讯息,所以此种官僚体系内部间之纠葛与矛盾,往往就会让驻外馆处所提供之选战现场观察信息,未见得能够持平周详公允。

假若公务部门驻外馆处有此种山头林立难以整合之障碍,其实就国内其上级之间跨部会与机构间之协调整合,亦是同样会产生各路人马要在最高领导人面前争宠邀功现象。所以对各国主管国家安全之机构来说,如何统合来自不同部会与机构所提供之信息,转化成最公允与完整之分析报告,这不但是要靠专业素养,更要妥善处理各个不同政府体系内之竞争合作关系。

至于各个不同私营体系,亦有各自不同理由来关切特定国家透过选战所产生之政治权力变化;媒体、企业与社会团体本来就具有不同立场,自然其切入角度亦会不同,其所关切面向亦有差异。所以政府公务部门虽然有时亦会咨询私营体系所提意见,但亦必须先行掌握其所持基本立场,如此才能够避免受到其主观意见影响,产生严重偏见与观察盲点。

至于在学术界团体与机构,其中包括公私营智库与学术单位,属于政治学门负责区域研究之专家学者,在其研究领域范围内特定国家进行选战时,亦经常会接受政府咨询。企业营运项目有冷门热门,同样在学术领域上亦存在着市场差异;有些学者在此段期间内,不但媒体会请其就选战结果发表评论分析,甚至政府部门还会提供重金奖励,邀请学者专家为官方体系撰写分析报告。

但有些学者专家致力于研究某些区域,很可能要等到那些地处偏远,相互往来关系并不密切之国家与地区发生动乱时,才有可能从那独自守护多年之寒窑,被政府或媒体找来稍作咨询,但很快又会被打入冷宫,继续走那段孤独无比学术研究路,填补着强权大国经略全球事务所不能忽略之空白地段。

不过近年来在台湾政论节目兴起后,产生许多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政论名嘴,在节目开播前靠着节目制作单位所准备网络信息,就可以胡乱吹嘘混过全场,把其他国家选举结果讲得头头是道,这名嘴硬扯功夫也真是要让人佩服。但此种浅碟思考快餐评论,毕竟不能当作国家体制应对国际事务变化策略,许多硬本事真功夫还是要脚踏实地认真经营,不可能光凭一张嘴就来走江湖,国家大事毕竟不能靠胡说八道瞒骗到底!

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者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