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故宫到巴黎圣母院,看互联网+文化的4个发展趋势

转自今日头条萌虎先生 2019年5月31日

今年春节的时候,故宫首次对公众夜间开放,举办上元灯节。消息一经发布,抢票网站因为抢票人数众多直接瘫痪。故宫叫做“紫禁城”,作为古代宫廷文化的代表,在过去与普通公众是有很远距离的。故宫究竟做了什么让它的一举一动变得具有全民号召力呢?

纵观这几年故宫的文化传播方式,紧紧抓住移动互联网,以互联网+文化的方式,在APP、小程序、微博、微信持续发力,多款APP获得苹果商店的推荐。同时,围绕故宫文化在动漫、游戏、文创衍生等领域探索文化的保护。更值得一提的是故宫的文创产品,生动有趣,贴近普通人的生活,让故宫文化成为了一种潮流,真正做到了飞入寻常百姓家。

故宫上元灯节

当中国人从关注温饱变为追逐幸福生活时,大家对于文化和精神层面的享受将会越发受到关注。一边是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一边是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那究竟互联网+文化中 “互联网”为文化产业带来了什么? 未来文化产业将会呈现什么样的新趋势和方向?

从近几年文化巨头和互联网科技企业巨头的实践案例中,总结了未来互联网+文化的4个发展新趋势。

文化体验的方式将更多元

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轰然倒下。作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这座建筑早已成为世界人心目中无法替代的文化象征。在遗憾中,不禁反问,我们还有什么方式,让巴黎圣母院获得新生?

燃烧中的巴黎圣母院

2015年,安德鲁.塔隆教授记录下了巴黎圣母院超过10亿点的结构数据,如果让如此海量的数据资产通过云端存储、分享,计算处理,形成多媒体的呈现方式,我们就可以构建一座数字化的巴黎圣母院,为还原巴黎圣母院的塔尖提供关键的依据和参考。

故宫养心殿西侧边上,有一个小小的书房——“三希堂”。8平方米不到,但是陈设幽雅、古朴,内饰珍宝尽是乾隆皇帝心仪之物,包括王羲之《快雪时晴帖》,以及晋代以后历代名家一百三十四人,墨迹三百四十件以及拓本四百九十五种。如此狭小的空间无法使三希堂对公众开放,于是故宫推出了三希堂VR,我们不仅能置身其中,还可以翻阅、把玩里面的每一件文物陈设。科技不仅让博物馆、美术馆以数字化的方式穿越时空得以永续,还能创造新体验方式。

三希堂

互联网将重塑文化生产与消费模式

去年底,朋友圈被腾讯与敦煌合作的敦煌丝巾的小程序刷屏。用户可以根据设计师提供的8款主题图案、近200组敦煌元素,自由组合,DIY自己的丝巾。上线当天就刷爆了朋友圈,短短1个月,就有280万人参与设计。这里的每一个用户既是丝巾的创作者、设计者、也是消费者。通过互联网的连接,以社会化的方式聚集消费者,让他们参与研发、生产、流通的每一个环节,重构文化的生产与消费方式。

敦煌丝巾

技术应用将深入文化产业链后端

技术的普惠,将革新文化内容的生产模式。大家看电影都已经是在猫眼、微票等互联网平台直接购票,随时可以来一场想看就看的电影。票务系统,这仅仅是互联网的前端应用。实际上,互联网技术已经延伸到文化内容生产的后端。

《白蛇:缘起》,是近年来国漫口碑最好的作品之一。有评论认为,《白蛇:缘起》的视觉效果已经将国漫拉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事实上,为了呈现这场美轮美奂的视觉盛宴,制作方采用了多项顶尖技术来保证艺术呈现的质量。其中,在重要的渲染环节,用云计算技术完成影片中很大部分最终画面的渲染工作。通过云计算,整个渲染周期缩短了近两个月,同时,由于所使用算力均采用了竞价实例模式,相比按量计费模式开销下降90%,有效节省了制作成本。可以说《白蛇:缘起》是一部诞生在云上的大片。

《白蛇缘起》

文化与其他产业的跨产业融合

互联网技术,让文化产业与其他产业之间的边界逐渐模糊,跨地域、跨行业融合将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发展趋势。在技术和创意的引领下,打破原有产业边界,各个环节相互融合形成文化+旅游、文化+娱乐、文化+地产、文化+教育等新兴业态。

2018年,云南省上线了“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可以说是智慧文化+旅游的一个标杆。一部手机游云南可以实现云南全省90%以上的景区和文化名胜地24小时不间断直播,让用户无论置身何处,都能欣赏到云南的人文与自然之美。同时,AI识别景区植物以及文物、画作等,智能地为用户提供更全面的文化知识。

四川省正在打造的“安仁古镇”是一个文化+旅游+地产的三大产业融合的典范。安仁北岸,以刘氏庄园博物馆、民国公馆建筑群、建川博物馆三大核心资源为基础,激活老街建筑空间,陆续落成了咖啡博物馆、万里茶道博物馆、《国家宝藏》体验馆等“微特博物馆”,并配有以竹编油纸伞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为特色的风物小店,打造中国最大的博物馆聚落。安仁南岸,引入品牌民宿“原舍”、网红民宿“清舍”、在地民宿“杨柳的院子”以及川西版树蛙营地等,打造乡村客厅,全面展示乡村自然旅游风光。

安仁古镇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等等技术的普惠,势必会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动能。文化产业也会在数字化、产业化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