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转自今日头条当代历史故事 2019年6月13日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作为未来进攻作战的首要突击力量, 弹道导弹由于具有射程远、速度快、突防能力强、可携带大规模杀伤性弹头等特点, 已成为世界各国竞相发展的重点。俄罗斯在当前常规军事力量大幅落后北约的情况下, 长期倚重战略弹道导弹力量。近年来, 随着俄罗斯国内经济好转、老旧型号的逐渐退役以及美国和北约的战略挤压,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装备建设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并呈现出加速发展态势。目前, 俄罗斯已经开展了多个型号战略弹道导弹的研发, 并持续对现役型号进行改进。随着新型战略弹道导弹的研制成功和部署完成, 俄罗斯将形成具有反应时间短、命中精度高、生存和突防能力强等特点的新一代战略弹道导弹装备体系。

根据《原子科学家公报》发布的《2016年俄罗斯核力量》一文, 截至2016年, 俄罗斯共有7300个核弹头, 并部署550件战略运载工具。其中, 4500个核弹头配属战略运载工具和战术核力量使用 (包括部署在导弹和空军基地的1800个战略核弹头, 以及处于储备状态的700个战略核弹头和2000个非战略核弹头) , 另有2800个待拆除的退役核弹头。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现状

目前, 俄罗斯已经建立了完整的陆基和海基战略弹道导弹装备体系, 并实战部署了5种型号316枚陆基洲际弹道导弹, 即“撒旦”“匕首”“白杨”“白杨”-M以及“亚尔斯”, 可携带1076个核弹头。

“撒旦”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由苏联南方设计局负责研制, 南方机器制造厂制造的重型液体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采用井射方式, 射程可达15000千米, 能携载10枚弹头, 首次部署是在1988年。根据计划, 该型导弹将延长服役至2022年, 未来将由“萨尔马特”液体洲际弹道导弹替代。

“匕首”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两级液体洲际弹道导弹, 由切洛梅依设计局 (现称“礼炮”科研生产联合体) 负责研制, 赫鲁尼契夫及其制造厂制造。该导弹采用井射方式, 射程可达10000千米, 命中精度在380~550米之间, 能携带6枚弹头, 在1980年开始服役, 目前正在逐步退役, 预计将在2019年完全退役。

“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三级固体洲际弹道导弹, 是“白杨”导弹的改进型。该导弹由莫斯科热技术研究所研制, 沃特金斯基机器制造厂进行生产总装。该导弹最大射程可达11000千米, 弹长22.7米, 弹径1.9米, 发射重量47.2吨, 投掷重量1.2吨, 命中精度200米, 部署方式为地下井或公路机动。

“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白杨”-M导弹的多弹头改进型, 由莫斯科热技术研究所研制, 沃特金斯基机器制造厂进行生产总装。导弹发射重量达49吨, 可携带4枚分导式弹头, 弹长21.9米, 弹径1.9米, 为三级固体推进, 最大射程达12000千米, 命中精度为250米。

“边界”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莫斯科热技术研究所于2011年开始研制的一种新型三级固体洲际弹道导弹, 是“亚尔斯”导弹的改进型。“边界”导弹可携带多枚分导多弹头, 每个弹头具有独立的动力和制导装置, 可以任意方向机动。“边界”导弹投掷质量约为1.5吨、最大射程11000千米, 可安装6枚机动弹头。目前, 该导弹仍处于研发试验中, 预计首个导弹团将于近期服役。截至2016年12月底, 俄罗斯已经对该型导弹进行了5次飞行试验, 其中4次成功1次失败。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与俄罗斯现役战略导弹相比, 带有独立动力装置的机动式分导弹头是“边界”导弹最突出的特点。现役弹道导弹采用惯性弹头, 导弹发动机关机后弹头的飞行弹道就基本确定, 容易被敌方导弹防御系统拦截。机动弹头在飞行过程中可主动改变弹道来躲避敌方拦截, 因而能极大提高导弹突防能力。俄罗斯宣称该导弹“能够突破任何导弹防御系统”, 这对于美国正在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是强有力的“非对称”回应。

“巴尔古津”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俄罗斯在2013年宣布启动了新型铁路机动型“巴尔古津”洲际弹道导弹项目。该导弹由莫斯科热力工程研究所负责研制, 如果项目进展顺利, 有可能在2020年前后列装。该系统很可能以“白杨”-M陆基洲际弹道导弹为基础重新研制, 与早期的SS-24相比体积小、质量轻, 由此能简化发射系统的设计。2016年5月, 俄编制完成巴尔古津导弹系统设计文件, 进入样弹生产制造阶段。俄媒称, 2016年11月初, “巴尔古津”导弹在普列谢茨克发射场开展了地面弹射试验并取得成功, 而官方尚未公布。

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可采用与普通列车外观相似的列车装运, 利用隧道、峡谷等地形进行大范围隐蔽快速机动, 现有侦察手段很难进行识别和跟踪监视, 系统生存能力较强。俄专家称, 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系统在陆地的活动能力堪比海洋中的战略导弹核潜艇。“巴尔古津”导弹系统一辆发射列车可以携带6枚导弹, 组成1个导弹团, 未来将装备5个导弹团, 2019-2020年投入使用, 服役至2040年。

“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俄罗斯马克耶夫国家导弹中心研发的新型液体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最终将用来替代“撒旦”洲际弹道导弹。“萨尔马特”导弹可携带10个重型或者15个中型分导式核弹头, 射程大于10000千米。该导弹预计将可能采用“一体两型”的设计思路, 针对西欧和美国提出不同的设计方案。其中, 针对美国的方案, 导弹起飞重量150~200吨, 射程16000千米, 投掷重量达8吨, 略高于“撒旦”;针对欧洲的方案, 导弹射程9000千米, 起飞重量100~120吨, 投掷重量5吨。两种设计都采用了分导式核弹头。

“萨尔马特”导弹可自由选择最佳弹道, 既可按传统方式绕过北半球, 又可绕过南半球打击目标, 从而增加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拦截难度。目前, “萨尔马特”液体洲际弹道导弹正在严格按照既定计划进行, 目前正在开展部件与单机的试验。按计划, “萨尔马特”导弹的首次飞行试验将在2017年后进行, 2020年开始批量生产。

俄罗斯实战部署了3种型号176枚潜射洲际弹道导弹, 即“浦鱼”“轻舟”“布拉瓦”, 可携带768枚核弹头。

“浦鱼”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由马克耶夫及其制造设计局 (现称国家火箭中心) 负责研制,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及其制造厂制造。该导弹分为3型, 1型装有3个分导多弹头, 射程可达6500千米;2型改用大威力单弹头, 射程可达8000千米;3型是1型的改进型, 装有7个分导多弹头, 射程可达6500千米。

“轻舟”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由马克耶夫及其制造设计局 (现称国家火箭中心) 负责研制。该导弹射程可达8300千米, 弹长14.8米, 弹径1.9米, 可装载4个分导式多弹头。该导弹可由“德尔塔”-4核潜艇携带发射。有媒体报道, 俄罗斯将对“轻舟”潜射弹道导弹进行改进, 改进后的导弹称为“莱涅尔”, 突防能力将进一步加强, 可携带10枚分导多弹头。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布拉瓦”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是俄罗斯的新一代潜射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第一、二级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 第三级采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弹长11.5米 (含弹头12.1米) , 直径2米, 发射重量36.8吨, 射程为8000~11000千米, 可携带1.15吨的弹头, 可携带6枚15万吨TNT当量的高超音速分导式核弹头, 如果减少诱饵数量的话, 最多可携带10枚。该导弹弹头采用先进的突防技术, 能够根据高度和航向改变飞行轨迹, 有效突破北约现有的反导系统。该导弹的发射平台为俄罗斯最新研制的955型“北风之神”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截至2016年底, 俄罗斯已经装备3艘新型“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

俄罗斯还积极开展“边界”“巴尔古津”“萨尔马特”等新一代战略弹道导弹的研制。其中, “撒旦”“匕首”和“白杨”将于2020-2025年陆续退役;“浦鱼”导弹即将全部退役;“轻舟”和“布拉瓦”导弹正在服役并仍在改进。

俄罗斯加速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动因

应对美国不断发展的导弹防御系统。当前, 美国高度重视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 并积极开展全球一体化导弹防御体系构建。在欧洲, 美国通过实施“欧洲分阶段适应性” (EPAA) 计划进行导弹防御系统建设。目前, EPAA已经完成第二阶段工作, 在罗马尼亚部署完成陆基“宙斯盾”系统并正式投入使用, 正在开始第三阶段工作。2018年EPAA计划完成部署后, 美国导弹防御体系将不仅能够保护北约的欧洲成员国免受射程达5500千米的弹道导弹的攻击, 还可作为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欧洲组成部分, 保护美国本土免受洲际弹道导弹打击。目前, 虽然EPAA计划的实施对美俄战略核遏制力量的平衡尚不会产生实质影响, 但是随着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架构的变化和作战侦察情报能力的提升, 美国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将会对俄罗斯战略核力量的潜力构成严重威胁, 进而影响美俄战略核遏制力量的平衡。

维持进攻性战略威慑。当前,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已经进入加速更新换代时期。按照俄军计划, 到2020年前, “撒旦”“匕首”和“白杨”等导弹的退役数量陆续退役, 而新增“白杨”-M、“亚尔斯”等导弹的列装数量将低于旧型号的退役速度, 这将使美俄战略弹道导弹的数量差距进一步拉大, 非常不利于美俄之间的战略平衡。为此, 俄罗斯不得不加快新型装备的列装, 持续增长新型导弹系统的比例。根据俄罗斯武器装备发展规划, 到2021年, 俄罗斯新型战略弹道导弹的比例将达到98%。新型战略弹道导弹将极大地增强俄罗斯的战略核力量, 并针对未来不可预知的军事环境, 为俄罗斯构建一个完整的核威慑体系。

保持战略导弹的技术优势。俄罗斯新型战略弹道导弹采用的机动发射、机动变轨与机动部署等先进技术, 意在保持战略导弹的技术优势, 威慑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其中, “萨尔马特”导弹采用的南向发射技术是针对美国本土南部预警、探测和拦截能力薄弱的特点, 具有突发性强和攻其不备的效果。“边界”导弹采用的全导式多弹头可变弹道机动飞行技术, 能够很好地规避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同时, 俄罗斯还大力发展了铁路机动、海底部署的新型战略弹道导弹, 一旦这些新型战略弹道导弹服役, 将会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产生极大的战略威慑力, 对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形成巨大压力。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特点

强调发展战略弹道导弹的突防和生存能力。为应对美国发展攻防兼备的战略力量, 俄罗斯一向采取不对称的战略武器发展策略, 即增强进攻性战略武器力量以应对防御性武器的发展。所以, 俄罗斯在研制战略弹道导弹的过程中, 将提升导弹的生存能力与突防能力作为重点。为突破敌方的导弹防御系统, 俄罗斯新研制的战略弹道导弹均采用了更加先进的突防技术和更加隐蔽的发射技术, 如机动式多弹头技术使敌方因无法确定其弹道而难以拦截, 铁路机动和水底发射技术使敌方因无法确定其发射方位而无法实施有效的打击, 同时也减少了敌方导弹防御系统的反应时间, 增大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难度。

俄罗斯战略弹道导弹发展分析

充分利用现有战略导弹系统的成熟技术。俄罗斯在进行新型战略弹道导弹研发时充分利用现有战略弹道导弹的成熟技术, 以基本型、系列化为原则, 循序渐进、重点突破, 有效提升了导弹的综合能力并缩短研制周期。如“亚尔斯”导弹是在“白杨”-M导弹基础上改进了第三级、研发了新弹头并增加了弹头数量;“边界”导弹是在“亚尔斯”导弹的基础进行改进。同时, 俄罗斯还选用技术与经验丰富的承研单位。“边界”导弹的研制单位为莫斯科热技术研究所, 该研究所是“白杨”-M、“亚尔斯”和“布拉瓦”导弹的承制单位, 在导弹结构设计和工艺技术方面技术实力雄厚。

采用“固液并举”的发展模式。当前, 固体战略弹道导弹由于在使用、维护等方面具有众多优势, 已成为美、法等国战略弹道导弹发展的重点。俄罗斯也曾多次考虑过只发展固体战略导弹的装备路线, 但是俄罗斯固体战略弹道导弹技术一直存在着局限性, 主要表现在投掷质量偏小, 难以满足多弹头、强突防的作战需求。因此, 俄罗斯在发展固体战略弹道导弹的同时, 没有完全放弃技术较为成熟的液体战略弹道导弹。发展液体型不仅可以满足多弹头、强突防的作战需求, 还可以延续液体燃料导弹的技术优势, 优化俄罗斯战略导弹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