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应不应该建立天军?

转自远望智库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2019年7月6日
 

编译:王克格

来源:美国《空军》杂志,2019年6月号

 

【导读】美国《空军》杂志2019年6月号刊登了总编托比亚斯·内格勒(Tobias Naegele)题为《A Space Force for theFuture》的评论文章,回顾美国空中力量的发生发展、地位作用以及建设独立空军的历程,分析美国航天力量的发展现状,认为美国在当前条件下成立天军,风险巨大、困难重重,时机还没有成熟。

特朗普总统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敦促建立独立天军。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美国国会必须决定是否将对此采取行动以及如何行动。

赞成建设独立天军的人士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将太空视为一个作战域。美国国防情报局在2019年1月发表的一份题为《太空安全面临的挑战(Challenges to Security in Space)》的报告中称,“他们认为太空对现代战争非常重要,认为反太空能力是降低美国及其盟国作战能力的一种手段。”2015年,中俄两国都进行了军事改革,把太空作战力量放在优先发展位置,两国还都研制了太空作战武器。

在过去的25年里,任何关注美国军事行动的人都知道,美国的战争方式在多大程度上需要依赖太空实现态势感知、通信导航以及精确打击。今天,中国和俄罗斯把这些基本上没有防御能力的军事太空资产视为美国技术优势力量的软肋。伊朗和朝鲜也是如此。

反对建设独立天军的人士认为,把航天力量从空军分离出去将破坏现有的协同合作机制,加剧各军种之间的竞争,并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提高太空作战能力转移到建设官僚机构上来。他们指出,特朗普政府建设独立天军的计划对提升太空作战能力毫无助益;该计划只不过是将空军的人员重新部署到一个新的军种部,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来自其他组织的人员或资产。这些反对的观点都是正确的。

回顾历史可以启示未来之路。1947年,当美国决定要建立独立的海军、陆军和空军的时候,空中力量已经赢得了一场战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飞行员在战场上利用了新兴的航空技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提出了发展战略、作战原则、空战战术,获得了新的空中作战能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对这些成果进行了检验,极大推动了理论和技术的创新发展。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此后仅仅11个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1914年至1918年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双方在同一片土地上陷入血腥的消耗战僵局。两次世界大战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空中力量,美国陆军航空队对广岛和长崎实施了核打击,空中力量的发展改变了战争的游戏规则。

简单地说就是,空中力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得到初步使用,此后在美国的武装力量中得以孕育和发展,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高。到了1947年,毫无疑问,美国空军不仅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而且必须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天,美国在太空中没有武器,也没有为何时或如何在太空中进行作战提出明确的战略或理论。美国的太空资产使我们能够更清楚地感知战场态势,实施更精确的打击,但它们不是独立的武装力量。至少现在还不是。

在联合部队层面,美军联合参谋部战略、计划和政策部主任,空军中将大卫·W·阿尔文正在领导一项关键的研究工作,为美国军队探索一种能够利用太空和网络战能力的更为综合的战争方式,并且帮助确定尚未发展成熟的未来能力。

2019年5月,阿尔文在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所在美国空军协会总部举办的会议上表示,“未来战争是跨域的,也是全域的。”“我们所考虑的任何事情都必须涉及所有作战域。我们必须更好地整合它们。将网络和太空融入我们的战争方式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我们目前对太空的利用能力还不如利用网络的能力成熟——尽管我们在太空中的活动时间要比在网络空间早很多。长期以来,美国在太空领域一直遥遥领先,只是到了最近才开始担心是否还能够保持住这些优势。

阿尔文说,“既然太空已被公认为是一个作战域”,那么,一些关键问题就必须得到回答:“我们要保护什么,我们要对什么目标实施打击?这就是我所说的要制定完整的作战计划的意思:不是说有个机构就行了,而是因为太空成为计划选项的一部分,去做你在其他域做不到的事情,太空可以拓宽你的决策空间。”

建设独立天军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目前,不能把航天力量从空军中独立出来,从零起步发展所有作战能力。美国国会应该回想一下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那些年,当时的空中力量是如何在美国陆军内成长发展起来的。在具有凝聚力和已经建立的生态系统中创造条件,设定目标,使得航天力量不断发展,基础设施得以完善,依靠它自己的力量最终站起来,才是更明智的做法。

把空军航天司令部重组为空军航天兵(相当于早期的美国陆军航空兵),或者重组为空军航天部队(坚定地定下未来建立独立天军的基调),国会就可以使用这些工具和理论为建立一支成功的天军打下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军、海军和国家侦察办公室的航天资产和人员不断融入到航天部队,与此同时航天部队也更好地融入国家的安全计划、政策和战略,并使其规模和能力不断壮大。

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CBO)在2019年5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分析了建设不同类型的航天部队组织机构需要的成本,重点对增量管理费用和间接费用进行了分析。它预计建设新的天军将使国防部的费用每年增加8.2亿美元至13亿美元,外加11亿美元至30亿美元的一次性费用。

在联合参谋部为未来太空军事行动制定计划和战略时,应该采取本文所提的更渐进的方法降低成本,更快地获取军事投资。这是一种常识性的解决方案,孕育着成功,能够避免由于仓促冒进落入官僚陷阱。

特朗普政府发起了这场重要而且必须的大讨论。不久,国会就要对特朗普政府成立天军的政策指令进行投票表决。它应该慎重做出自己的选择,在当下不要制造巨大风险,同时又要为未来的所有选项留有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