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2020年发展规划

转自远望智库 空天大视野2019年7月17日

【导读】2019年3月19日,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会网站公布了由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博士和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戈德费恩上将联合签发的《2020财年美国空军态势报告》。该报告评估了美国空军面临的安全环境,未来可能面临的主要挑战,阐明了2020财年美国空军的主要任务。

大国竞争仍然是对美国繁荣与安全的核心挑战。快速崛起的中国和复兴中的俄罗斯威胁着地区邻国,破坏美国与其他地区国家长久以来的同盟关系,不断试图取代美国在全球关键地区的影响力。这些强大的竞争对手正在挑战美国在空中、陆地、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所有作战域的优势地位。此外,他们还通过信息战、代理人战争和颠覆破坏等方式,以低于公开、正面冲突级别的各种威胁与美国进行对抗。

面对这些挑战,美国空军必须在国防战略确定的5项优先任务中开展竞争、实施威慑并夺取胜利:

·保卫国土

·实施安全、可靠和有效的核威慑

·打败强大的传统敌人

·慑止敌人侵犯

·以最有效的方式瓦解暴力极端主义行动

2020财年,美国将继续建设一支更具杀伤力、战备水平更高的空军,让明天的美国空军更加快速、更加智能。

 

 

    建设一支更具杀伤力和战斗力的空军    

国防战略要求美国建立一支更具杀伤力和战斗力的空军,在高端战斗中战胜对手。2018年,我们把国会提供的更多资源集中用于先期启动建设的204个作战中队(如果与实力相近的对手发生战争,在战争初期的头几天需要204个作战中队)。有了这些资源,与两年前相比,我们就为大规模战争行动做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90%以上的这些先期启动建设的作战中队已经做好了“今晚即战”的准备。如果把这些中队的后续改进完善考虑在内的话,这些先期启动建设的中队有望在2020财年年底前达到战备要求的80%,比原计划规定的时间提前了6年。在这些一线作战中队满足战备要求的同时,空军还将确保剩余作战中队在2022年前达到规定战备要求的80%,然后继续向着建设386个作战中队的目标前进。

人员和训练

恢复战备水平首先和最重要的是人。近期国会批准了空军增加目标员额的申请,帮助解决了4000名现役维修人员短缺的问题。在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缩小了维修人员的缺口,并致力于培训这些年轻维修人员的专业技能。空军国民警卫队和后备役部队同样面临维修人员短缺问题,2020财年预算申请在空军总员额的基础上再增加4400名现役人员和5143名文职人员。

为解决机组人员短缺问题,我们正在采取积极措施,包括增加飞行员培训人数,强化在作战部队的适应性训练,保留经验丰富的机组人员等。

2018年,我们培训了1211名飞行员,比原计划多146名。2020财年预算将以此为基础,培养1480名飞行员。我们还在探索如何将新技术应用于“次世代飞行员培训(Pilot Training Next)”项目。为了更好更快地培训飞行员,我们在该项目中使用了虚拟现实技术和大量模拟器。我们在训练这些年轻飞行员的同时,还让一些新的现役飞行员在国民警卫队或后备役部队的飞行中队开始他们的飞行生涯,在那里获得丰富的作战经验。为了保留空军的机组人员,我们不断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和服务质量。我们正在减少时长为一年的部队部署的数量,以提高人员的稳定性,减轻军人家庭的负担。

美国空军正在把注意力转向大国竞争,为即将到来的高端作战训练人员和装备部队。2020财年预算包括建设现代化实体靶场和虚拟靶场等基础训练设施的经费,用于提高训练能力,应对最大威胁。内华达试验训练靶场(Nevada Test and Training Range)、太平洋阿拉斯加联合靶场综合设施(Joint Pacific Alaska Range Complex)、犹他试验训练靶场(Utah Test and Training Range)、空间试验训练靶场(Space Test and Training Range)以及其他几个规模较小的靶场将获得专项经费,用于研究和模拟高端对手的能力。我们正在探索把与假想敌有关的部分从一个训练场地扩展应用到多达三个训练场地,用于解放我们的训练和演习人员,让他们腾出时间训练自己的技能,而不是花费大量时间来模仿我们的对手。这项预算包括110万小时的平时飞行,目的是让我们的作战人员做好准备,作为联合部队的重要成员与盟友和伙伴并肩作战。

经济高效的维修和后勤

我们重视探索创新的方法维持和保障空军的老化机队。2018年,为确保空军的飞机和装备能够满足作战指挥官的要求,空军专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对维修保障进行详细评估,并提出45项建议。空军正在使用创新技术简化保障供应链,改进工程过程,管理作战机队。我们正在使用数据提高维修人员的工作效率;为推广使用业界被称为“基于状态维修”(conditions based maintenance)的实践做法,我们正在测试分析工具和监测传感器。通过预测零部件出现故障的时间点,我们不仅节省了时间和经费,同时还提高了部队的战备水平——对E-3和C-5战机组件进行的初步测试显示,使用这种方法可以减少多达30%的计划外维修工作。维修和后勤改革为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空军俄克拉何马后勤中心正在完成KC-135机队的主要维修工作,速度比最近的其他维修活动提高40%,而成本却只有原来的一半。

一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需要现代化的后勤系统为其提供动力。2018年,空军成立了快速保障办公室(Rapid Sustainment Office),通过使用先进的制造技术,提高了战备能力,降低了维修成本。该办公室正在与大学和工业界开展合作,识别能够降低武器系统维护成本的新兴技术。

我们将把这些改革措施在全空军进行推广。2020财年预算包括164亿美元的武器系统维修经费,为常驻基地和部署的机队提供维修保障。2020财年结束之前,我们将把F-16、F-22和F-35机队的任务可执行率(Mission Capable Rate)提高到80%。空军将继续重点关注供应库存,提高维修能力,强化维修培训,调整作业速度,帮助维修人员实现这一目标。

飞行安全

空军在为大国竞争进行准备,调整和分配资源,但是不会以牺牲飞行安全作为代价。2018年,美国空军飞行事故和亡人数目出现大幅增加。保证飞行人员的安全仍然是空军的首要任务之一。为此,我们采取了多项措施防范事故发生,这些措施包括计划外安全培训、停止飞行开展安全风险讨论等。空军的事故发生率正在下降到历史平均水平。2020财年,我们将继续开展这些安全防事故活动。我们感谢国会对这一问题给予的支持和关注。我们期待与合作伙伴以及依据国会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新成立的国家军事航空安全委员会(National Commission on Military Aviation Safety)开展密切合作。

安全、可靠和有效的核威慑力量

空军负责管理美国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2/3,拥有75%的核指挥、控制和通信能力。我们要求管理和保卫美国核力量的空军人员具备最高的战备标准。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仍然是美国、美国的盟国及其伙伴安全的最终保障,并为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力量和外交政策提供支撑。潜在对手继续更新和扩大他们的核武器及其运载系统。美国的国防战略(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核态势评估报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和国防战略委员会(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Commission)都重申,美国需要现代化的空基、海基和陆基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并通过灵活的指挥控制体系把这些力量连接起来。战略核力量能够慑止核武器和非核武器的战略打击,履行对盟友和伙伴做出的安全承诺,并防范不确定的未来。目前,空军正在使用历史上规模最小、服役时间最长的核力量执行这些任务。我们必须保持现有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并更换超期服役的老旧系统,这是极其重要的。2020财年预算为空军核力量的主要现代化项目提供了充足的资金。

我们将用陆基战略威慑(Ground Based Strategic Deterrent)系统取代1970年首次部署的“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陆基导弹射程远,随时处于待战状态,在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中反应最灵敏。

2060年之前,空军将用远程防区外武器(Long Range Stand off Weapon)取代空基巡航导弹,不断提高轰炸机的杀伤力和生存能力。现代化的B-52、B-2轰炸机和即将服役的B-21是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中最突出和最灵活的打击平台。部署使用这些平台可用于宣示战争的决心,它们飞行时间长,应召能力强,有利于维持地区稳定和增加总统的决策时间。

最后,我们正在对空军核力量的指挥控制系统进行现代化升级,确保总统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不间断地与其领导团队和所属部队实现互联,并实施指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至今的70多年里,美国历届总统和国会都支持将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作为美国国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我们仍然需要这样做。

现代化

我们的潜在对手正在迅速接近我们的能力。为在与高端对手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美国空军必须保持技术优势,为空军官兵配备高度先进和致命的武器。

在对未来的美国空军进行设计的过程中,我们提出了不同的作战概念,用以挫败对手,并在战斗中打败他们。我们需要能够穿透对抗性作战环境的系统,或者能在对抗性作战区域外使用远程武器对敌人实施打击的系统。我们正在投资15亿美元用于测试和设计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以巩固我们的作战优势,这些技术包括高超声速武器、定向能和自适应喷气推进技术。我们的下一代穿透性轰炸机——B-21“突袭者”,正在按照计划进行研制。B-21轰炸机能够投送重力炸弹和远程防区外武器,能置敌在世界各地的目标于危险之中。高端冲突需要具备先进轰炸机编队的远程作战能力,而B-21正是我们扩大远程打击规模和能力的核心和关键。

空中加油能力是空中力量实施全球作战的支撑,能够确保战机的快速部署。最近,我们迎来了第一架KC-46加油机,并计划在2020财年再购买12架。

未来作战需要建设强大的网络体系架构和作战管理系统。2020财年预算为空军继续向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转型提供资金支持。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是一个系统家族,能够对来自所有作战域的各个平台的数据进行融合。战场上的所有系统都向这个网络提供数据,指挥官能够利用高级分析工具理解战场空间,并能以比对手更快的速度对部队实施指挥控制。为发展多域战能力,我们正在升级传统的指挥控制节点,建立新的体系结构,确保相互连接和共享信息的许多项目和应用能够协同工作。我们还在升级改进电子战系统、组织编制和分析能力,以夺取电磁频谱优势。

我们仍然致力于发展两用型的F-35战机(投射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及其改变游戏规则的能力,并将每年继续购买48架F-35战机。F-35战机拥有信息融合能力,能够在敌方防御空域内快速生成作战决策,这是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能力。作为空中作战的组织者,F-35战机综合了多种战机的先进能力,以威慑或击败我们的对手。

预算经费增加带来了显著变化,恢复了部队的战备水平。但是,我们的分析表明,空军必须购买更多的飞机才能充分落实国防战略。目前,空军拥有55个战斗机中队,这样的规模太小了。

与此同时,空军的F-15C机队正在老化,2/3的战机已经超过其最高服役年限。F-15C战机的维护成本高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对抗先进威胁的能力也在不断下降。2020财年预算建议购买F-15C的后继机F-15EX替代F-15C。我们计划在未来5年内购买80架F-15EX。这样我们就能够受益于外国合作伙伴在F-15生产线上的投资,能以较高的成本效益取代目前的F-15C机队。

网络空间优势

空军的网络空间作战人员每天都会在网络空间遇到久经沙场的对手,有些是这个作战域实力相近的竞争对手。为应对这一挑战,空军正在开发创新的网络能力,以击退这些威胁,保卫我们的网络,并为位于全球各地的作战指挥官提供支持。空军的赛博作战能力还提高了美国国内网络安全防护的水平,打破了对手干预2018年中期选举的企图。

2020财年预算提出了为实施多域战训练和装备网络战部队的设想。我们正在投资研发新的能力用于识别网络威胁和漏洞,并正在研究对抗措施减轻武器系统面临的风险。2018年5月,空军网络任务部队(Cyber Mission Forces)比预期提前4个月实现作战能力。空军将继续领导联合部队的网络作战行动,为网络作战人员提供一个新的一体化网络空间作战套件,即网络空间一体化平台(Unified Platform)。为了充分利用这一能力,联合网络指挥控制系统(Joint Cyber Command and Control system)将为作战指挥官提供这些部队的网络态势感知和战斗管理功能。我们面临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网空域,这些投资将为我们提供在竞争和冲突中取胜所需的工具。

提高太空防护能力

我们的对手已经认识到我们在太空活动中的优势地位,正在努力发展反太空武器,以阻止我们在危机或战争时使用太空,包括能够用定向能和电子战来致盲或干扰卫星的武器,能够通过网络对地面站点和基础设施进行攻击的武器,或者使用导弹或在轨两用航天器对美国的卫星进行物理摧毁或破坏。我们都希望太空没有冲突,但是,为确保卫星星座的安全,我们将遏制和打败这些威胁。

2018年1月,我们把国家太空防御中心(National Space Defense Center)从一个只在工作日办公的实验和规划办公室,转变为一个全天候的作战中心,以保护和捍卫我们在太空域的资产和利益。2018年7月,我们将联合太空作战中心由Joint Space Operations Center更名为Combined Space Operations Center,使得盟国、合作伙伴和商业领域的太空力量实现了一体化整合。

在2019财年预算中,我们提议对太空计划做出重大调整。在国会支持下,我们为2019财年的太空项目增加了近10亿美元。以此为基础,2020财年我们将投资140亿美元,比2019财年预算增加17%,用于进一步加快保护我们在太空活动的能力。2020财年预算提出了我们在太空的作战方法,提出原型设计和部署使用太空技术的方式,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领先地位。2020财年预算包括用于为日益增多的卫星群进行技术演示的5500万美元。在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将对小型、低成本平台的未来发展进行评估。

美国国防部最近向国会提交了成立天军的法案,并确立这一新的军种由空军部负责管辖。这一法案将把国防部所有太空力量合并成一个军种。该法案要求设立一名负责太空事务的空军副部长和一名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的天军参谋长。这一提议充分利用了美国空军在太空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优势,鉴于新的战略竞争时代,这是正确的举措,能使空军未来发展处于有利地位。

最后,我们将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资源训练和装备我们的太空作战人员,把他们培养成为真正的战士。他们将是我们最新的作战司令部——美国航天司令部的基础。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编译:王克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