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打击——美军“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

转自 《军事文摘》 2019-07-29

美军经过长期对远程打击能力的探索,针对未来战场环境中存在的反隐身技术、第五代战斗机、先进地空导弹、定向能武器等现实威胁,提出用“系统家族”的全新概念发展“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NGLRS)取代传统意义上的轰炸机。美军《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指出,NGLRS并不是单一的轰炸机,而是包括预警机、空中加油机、先进战斗机、巡航/弹道导弹、无人机,甚至于地面部队、海军力量、特种作战部队等多成员多兵种组成的“系统家族”式复合系统。

它从何而来?

美军起初主张将B-1B作为常规打击的主力,B-52和B-2作为补充,把重点放在现有轰炸机的改进上,并认为现有轰炸机至少可以使用至21世纪30年代—40年代。1999年,《远程轰炸机白皮书》中提出下一代轰炸机实现初始作战能力的年限为2037年,此时的2037轰炸机被定义为一种具备超音速巡航能力、大载弹量以及更强隐身能力的战略轰炸机。2001年,美空军正式提出研发下一代轰炸机来替代老旧的B-1B和B-52。但是不久,美空军高层认为2037年过于遥远,在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又将年限提前到2018年,与之前的“2037轰炸机”相比,修改后的“2018轰炸机”变成有人驾驶的亚音速轰炸机。然而,2009年“2018轰炸机”项目被终止,美军又提出下一代轰炸机NGB计划,最终被LRS-B项目取代。

因此,考虑到以轰炸机为核心的远程打击系统在“全球远程打击”任务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美军对NGLRS寄予厚望。

美军战略司令部提出NGLRS的基本能力需求包括“全球快速打击”能力和“远程打击”能力。美军在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指出,将未来美国的远程打击力量投射能力发展成为一个系统家族,即将远程打击的解决方案从轰炸机扩展为一个打击体系。

远程打击力量在局部战争中的运用

美军现有远程打击能力主要体现在防区外远程打击能力和防区内远程打击能力两个方面,其中,防区外远程打击中的“远程”主要强调精确制导武器射程远,武器发射平台可在距离目标几百千米处实施远程打击;而防区内远程打击中的“远程”主要强调武器发射平台远程机动至防区内再实施精确打击。

 

全球打击——美军“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

防区外远程打击是指利用远程空对地武器在敌方防空武器射程之外对敌方领土上的目标进行打击。美军防区外打击能力主要通过战斧巡航导弹、AGM-158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AGM-154、AGM-84、AGM-86B等装备实现,其中战斧巡航导弹由舰艇、潜艇等平台发射,其他导弹型号主要装备于B-52、B-1B、B-2、F-35、F-22等作战飞机上。

由美英两国主导的“沙漠之狐”行动中,美军决定使用其新型AGM-154导弹。1999年1月24日,美军使用F/A-18战斗机挂载AGM-154A导弹摧毁了伊拉克军方的一个防空设施,这也是美军首次使用这款导弹成功命中目标。

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大量使用战斧BGM-109C/D巡航导弹,共计发射导弹288枚,大部分由位于费雷敦钻井平台以南和巴林以北波斯湾海红海海域中的巡洋舰、驱逐舰和核潜艇远程发射。其中,超过100枚导弹是在美军战斗机进入伊拉克领空前就预先完成对伊重要军事目标远程打击行动,为战机防区内行动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伊拉克军队首次面对战斧巡航导弹远程打击,导致防空力量措手不及,美军首批发射的54枚导弹中有51枚命中目标,命中率高达94%。

2018年4月14日凌晨,美国空军第34远征轰炸机中队两架B-1B轰炸机从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起飞向叙利亚大马士革的科研中心发射了19枚AGM-158B巡航导弹,这是AGM-158巡航导弹首次实战。GM-158B又称JASSM-ER,由洛·马公司制造,是AGM-158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的增程型。它的飞行速度为亚音速,采用威廉姆斯F107-WR-105型涡扇发动机,射程可达500海里,重约1吨,制导方式为惯性制导加GPS制导,末段采用红外成像制导方式。

防区内远程打击是在取得制空权的前提下,利用高性能战术飞机、战术/战略轰炸机、无人机等作战飞机突入敌方领空进行精确制导打击或者“地毯式”轰炸。美军传统的空袭模式一般分为3个阶段,即首夺制空权阶段、战略轰炸阶段、对地支援阶段。

美军防区内远程打击能力主要通过B-1B、B-52、B-2等装备实现,其中B-1B、B-52战略轰炸机具有载弹量大、航程远等优势,B-2A隐形战略轰炸机可利用其隐身特性突入敌方防区作战。

越南战争初期,B-52飞行高度可达15000米,能在10000米以上的高空进行“地毯式”轰炸,北越的米格战机和防空火炮无法对其进行打击。在“后卫-Ⅱ”行动中,B-52在11个晚上出动了700多架次,共打击了34个目标区域,投弹量达15000吨,越方多达1600处的军事设施被摧毁,损失300万加仑石油和80%的发电能力。

在海湾战争中,B-52轰炸机表现尤为出色,B-52G全程参与了对伊拉克的空袭行动,采用白天投弹轰炸和夜间散发传单的方式不间断发挥战场作用,共计投放25700吨炸弹,对伊拉克的工业设施、C3I系统、核生化设施等战略目标进行了致命打击,创造了没有一架被击落的辉煌战绩。

全球打击——美军“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

美国MQ-9死神无人机

1999年3月24日,2架B-2从怀特曼空军基地起飞,经过30小时连续飞行和两次空中加油,向南联盟的目标投放了32枚908公斤联合直接攻击弹药,这是B-2轰炸机的首次实战,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在整个科索沃战争中,B-2的飞行架次不到出动飞机总量的1%,但是投弹量却达到了总投弹量的11%,摧毁目标数占比33%。此次战争中,B-2在电子干扰飞机的掩护下,利用自身良好的隐身性能,在南联盟上空如入无人之境。

“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组成

美军于新财年规划的NGLRS项目已经不再是2018轰炸机的简单延续,而是以一种全新的概念,即以“系统家族”为核心理念。它不仅仅包括远程轰炸机,而是一个由远程轰炸机、战术飞机、无人侦察机、空中加油机、预警机、电子战飞机、常规远程巡航/弹道导弹等在内的系统家族。

下一代远程轰炸机B-21是NGLRS的核心,由美国诺·格公司研制,该机的最大起飞重量为68~80吨,内载弹量为5.5~9.1吨,不进行空中加油的作战半径为3900~4600千米,这些参数均低于B-2A。综合判断,该机是隐身、作战半径和载弹量适中、兼备核/常规打击能力、强调经济可承受性的远程轰炸机,可能采用类似诺·格公司X-47B的“曲柄风筝”布局,并配装2台涡扇发动机,采取有人驾驶或者可选择性有人驾驶。它将是NGLRS中的核心要素。美军也确认下一代轰炸机——B-21需具备如下能力:第一,敏捷的快速反应能力,能在数小时或者数分钟内打击远距离目标;第二,拥有足够的航程,能够从美国本地或者前沿基地飞抵目的地;第三,具有混装现代弹药的能力,可以实施核打击;第四,具备低发现特征,在敌方空域内拥有较强的生存能力;第五,持久性,具备长时间袭击目标的能力;第六,装备先进的传感器,能够敏锐感知复杂的综合形势;第七,高自动化操作水平,较好的适应性和可扩展性;第八,搭载激光定向能武器等非常规武器。

现役的B-2A轰炸机是下一代远程轰炸机B-21的有力补充,而B-52、B-1B轰炸机将与下一代远程轰炸机B-21形成防区外、防区内打击新的组合。

先进战斗机是NGLRS中打击能力的体现,不仅担任着远程轰炸机的护航任务,还作为后续打击的有效补充。结合美军未来作战需求,分析NGLRS中的战斗机主要有F-22、F-35、F/A-E/F、F-16。

电子干扰飞机在下一代远程打击中能够发挥压制敌方防空雷达、机载雷达等支援作用,为隐身轰炸机和战斗机突防创造有利条件。作为“系统家族”中的重要支援型成员,由EA-18G、EC-130H等电子战飞机组成的空中电子攻击体系,可执行防区外大功率干扰、防区内随队干扰等干扰任务。

电子侦察机是获取电子情报的重要途径,为NGLRS的作战行动提供必要的情报支援。电子侦察机通过侦察截获、分析处理敌各类电磁信号,满足轰炸机和其他打击武器对目标信息的需要,是实现远程精确打击的基础。RC-135是美军目前主要使用的一型电子侦察机。

作为空中指挥所,预警机是NGLRS的眼睛和耳朵,可全面监控防区范围乃至对手纵深内的广阔空域。同时,预警机可汇集多渠道情报信息并综合分析,为轰炸机、战斗机提供预警探测、情报支援、指挥引导、警戒防护等综合情报保障。未来战争中,预警机将会成为战场指挥网络的空中重要节点,而“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家族”作为一个复合型作战体系,各个成员在联合作战时必然需要预警机进行指挥控制、情报支援和协同保障。

无人侦察机不仅是情报支援的重要手段,更是提高作战人员战场生存率的有效途径。随着未来战场复杂性和威胁程度的增加,无人侦察机在复杂高危的战场环境下的多功能性为NGLRS的任务达成提供有力支撑。美军现役主要无人侦察机主要有全球鹰、MQ-9死神及正在发展的RQ-180侦察机。

下一代轰炸机为了隐身能力和载弹量,作战半径设计为3900~4600千米,远远不能达到美国潜在对手纵深区域战略目标所在位置,因此,美军“全球覆盖”目标所要求的飞机作战半径显然是需要空中加油作为支撑来实现的。现有的空中加油飞机KC-10A、KC-135和KC-46将会是系统重要组成成员。

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是NGLRS实现远程打击的关键因素,其超远航程和精确打击能力搭配远程轰炸机将是“系统家族”的作用发挥的核心。由战斧、AGM-158、AGM-154、AGM-86、LRSO等巡航导弹和民兵Ⅲ、三叉戟等弹道导弹组成的远程防区外武器将是美军实现快速精准打击重要目标能力的重要支撑。

结 语

利用远程打击力量保证美军“全球到达”和“快速打击”能力,是美军一直致力于维持的战略优势,更是其全球霸主地位的支撑性军事手段。在“空海一体战”概念引领下,美军近年来动作不断,力求在NGLRS中配备更多先进武器装备。可以预料,在“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体系作战能力形成时,美军远程打击力量将会跨越到一个新的高度。

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范张勋 刘 程